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55章 她手里的木簪是柯伽当年送她的礼物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455章她手里的木簪是柯伽当年送她的礼物…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坐的离兰馨太远,等能活动身体后,一定要再坐近一些才行。

    面对强势的柯伽,风习子除了无奈还是无奈。

    他只好又来到兰馨身旁,想着能让她尽快醒来的办法。

    只是等柯伽有力气坐起后,兰馨仍是闭目沉沉躺着,丝毫没有半点起色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柯伽急得眼睛都红了,凶巴巴瞪向风习子,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我都能动了,为什么她还没有醒?!”

    说着,柯伽就支撑起沉重的身子,走到兰馨跟前,坐在了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兰姑娘,我都醒了,你为什么还不醒?”

    柯伽低声说着,眼神无比的温柔。

    风习子头疼地捏了下眉心,解药是他调配出来的,但是具体要什么时候苏醒,他还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平顺抱臂站在一旁,心里有些纳闷。他觉得依着兰姨的面色,早就应该醒了才对,可是为什么就是没有睁开眼睛呢?

    他的疑惑,很快就得到了解释。

    只见柯伽正低头注视着兰馨的脸庞,她猛地睁开眼睛,以迅疾的速度起身,用手臂勒住了柯伽的脖颈。

    她醒来的太过突然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回过神后,柯伽不仅被兰馨勒住了脖颈,还被她用左手抵住了咽喉。

    而她左手握着的,赫然是之前用来刺杀影蛛用的简易木簪。

    “兰姨,你真的醒了?”灵溪开心地差点跳起来,下一秒才开始狐疑,“可是,你为什么要扼住柯将军?”

    “快放开我小叔叔,我不许你伤害他!”

    柯蒂斯黑沉着脸,如果不是顾忌兰馨是小叔叔最上心的女人,刚才他就已经出手折断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风习子满脸都是苦笑,“兰姑娘,你这是干什么?大家久不见面,也不用一上来就都动手动脚啊!”

    唯有平顺定定注视着眼前的一切,他总觉得,这些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刚才他就注意到兰姨已经醒了,至于她为什么突然要扼住柯伽,难道是因为想要擒贼先擒王?

    “少废话,都给我让开!”兰馨断喝了声,因为刚醒来的缘故,她的声音带着几分低哑。

    被挟持的柯伽没有半点惶恐,反而满脸都是庆幸的笑,“馨儿,你终于醒了?”

    “闭嘴!馨儿不是你叫的!”兰馨将手里握着的木簪往前送了几分,“我警告你,立即送我和灵溪离开这里,否则我这一簪子下去,你就一命呜呼!”

    “簪子?”柯伽的注意力显然没有在兰馨的威胁上,而是神情颇为激动地看向风习子,“你快看看,她手里握着的是不是把木簪,是不是之前我常拿着的那只?”

    风习子差点摔倒,“大哥,你能不能清醒点?现在不是攀交情的时候,兰姑娘可是随时会要你的命啊!”

    说着,风习子着急地摆摆手,“兰姑娘,淡定,一定要淡定。你那簪子再进去几分,柯伽的喉咙就要被捅个窟窿啊!”

    “兰姨,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是柯将军救了你啊!”灵溪也是迷惑不解,“是他不顾安危找来了金线蟾蜍,你才能苏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灵溪,不要跟他们废话,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座恶魔岛!”兰馨的目光格外坚定,勒住柯伽的脖颈丝毫没有放松,恶狠狠道,“快,送我们走!”

    柯伽的脸上并没有半点害怕,任由兰馨地木簪往喉咙里刺,仍是转过身,固执地盯着她的眼眸,“馨儿,能再见到你,真好。”

    那根锋利的木簪随着他的转身,在他脖颈处划出深深的痕迹,很快有鲜血涌现出来,血淋淋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兰馨显然没料到柯伽这么执拗,将手里的木簪对准他的太阳穴,“很好,你不怕死,那这里呢?”“馨儿,这里也捅不死人的。”柯伽居然笑了起来,单手握住兰馨持着木簪的手,把它送到自己心口的位置,“要我告诉你几次,想要一击致命,就要对准那人的心脏。用尽

    全力戳下去,只要心碎了,人也就活不久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柯伽的疯狂给震撼到,他们见过各种荒诞的事,却从来没见过谁,这么主动教别人刺死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风习子,你的药是不是出错了?我小叔叔怎么看上去像个傻子?”柯蒂斯低声问着风习子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风习子还真不知道,他头疼地揉着太阳穴,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一场荒诞不已的梦。

    身为神医的他,不但没能治好别人、体内的毒,还把人给医傻了?教着别人杀自己那种?

    灵溪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,这才找回理智,“兰姨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,你先把簪子给放下,我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兰姨,你离开这里十多年,当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?”平顺跟着附和着,隐约揣测着兰姨和柯伽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难道当年是一对怨侣?

    所以才在分别多年后,来这么场你情我愿的虐杀?

    众人的话似乎并没有传入兰馨和柯伽的耳中,柯伽依旧紧握着兰馨的手腕,眼神灼灼,“馨儿,大胆刺进来。这里痛了很多很多年,或许你刺进去后,它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兰馨被盯视地突然没了力气,努力想要挣开自己的手,却发现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看上去气息奄奄的人,大手就像老虎钳子似得,根本不给她半点逃脱的机会!

    围观了半天的风习子这才终于松了口气,挥挥手把众人往外面赶,“好了好了,危机总算过去了,走走走,咱们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灵溪仍是满头雾水,“可是兰姨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还是把空间和时间都留给他们吧。”风习子硬是将灵溪推出去,然后警告地看向原地不动的柯蒂斯,“某些人如果不想被责罚,最好麻溜地跟着我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柯蒂斯想了想被柯伽惩罚的惨痛,认命地摸了下鼻头,跟着风习子走了出去。到底是平顺聪慧些,已经看出了兰馨和柯伽眉眼中的情谊,知道站在这里只会煞风景,比所有人走得都要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