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她突然想就这么沉、沦下去,什么也不用去想,什么也不用去背负。

    就这样被他护在身后,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凉亭内的气氛越来越暧昧,柯伽越凑越近,目标是他肖想了多年的红唇。

    那比红梅还要娇艳的颜色,味道一定无语伦比的棒。

    这一刻,柯伽丢掉所有的正人君子,只想趁着兰馨被蛊惑愣神的当口,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哪怕过后被兰馨揍他也忍了,这抹馨香,他已经渴望了许多许多年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柯伽的鼻梁几乎就要贴在兰馨娇俏的鼻头旁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嗅到兰馨嫩滑肌肤的香气,心儿都跟着颤抖起来,为着即将到来的美好狂跳如擂鼓。

    “兰姨,我带了你最爱吃的蒸鱼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煞风景的声音响了起来,令守在凉亭四周的守卫大翻白眼。

    拜托,某些人说话前就不能先看下气氛么?

    他们跟了将军那么久,从来就没发现他稀罕过哪个女的!

    现在倒好,眼看着就要亲上盖个戳儿,怎么就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呢?

    吃什么蒸鱼啊!

    他们将军早已经饥、渴难耐,就不能长点眼力劲儿么!

    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刚蒸好鲈鱼端过来的灵溪。

    她一路只想着尽快把冒着热气的鲈鱼拎过来,根本就没仔细看凉亭里多了个柯伽。

    灵溪喜滋滋刚说了半句话,就接收到亭子外守卫的白眼。

    她正纳闷着,眼睛这才慢半拍看到,亭子里似乎有场好戏正准备上演。

    天呐,刚才的刚才,那个柯将军,是想亲她的兰姨么?

    呃……她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?

    灵溪连忙转身捂住眼睛,“啊,兰姨,我什么都没看见,你们继续,你们继续啊!”

    说完,灵溪就放下手里拎着的蒸鱼,脱兔般溜进夜色里。

    看着她快步离开,几名守卫默默对视了眼,无声走远了些。

    他们决定扩大范围,严禁任何人再靠近这座凉亭!

    事关他们将军后半生的幸福,必须严阵以待,格外慎重才行!

    凉亭内只剩下柯伽和兰馨两人,然而柯伽的唇却再也无法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兰馨脸颊微红地伸着手,牢牢捂住自己的唇,目光恢复清明,“柯将军,请自重!”

    “唉,”柯伽心里溢出抹无声的轻叹,十分的怨念。

    他觉得灵溪一定是对他有意见,这才会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在他即将一亲芳泽时跳出来煞风景!

    眼下兰馨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清明,他除了扼腕长叹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柯伽无奈起身,“我去拿她蒸好的鲈鱼,记得你最喜欢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兰馨心不在焉地点头,一颗心仍狂跳不已,喉头也干渴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有些庆幸灵溪出来的及时,不然自己真的跟柯伽有什么牵绊,反而会害他更深。

    只是兰馨的心里,悄悄扬起了抹小小的失落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说不清楚,这份失落到底是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这边凉亭里两人千百滋味不一,那边灵溪慌不择路,一头撞进某个宽厚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被撞得头晕眼花,揉着脑袋道歉,“抱歉,我没有看路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灵溪,没撞疼你吧?”

    被撞的人淡然出声,正是还没睡下的平顺。

    灵溪发现是平顺,不好意思笑了起来,“还好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铁做的,估计额头都要起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看看。”平顺立即紧张起来,不由分说摁着灵溪的额头检查起来,“包倒是没起,就是红了一块儿。下次走路一定要注意,不能这样不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灵溪有些哭笑不得,她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哪知道就被硬摁着头检查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跟平顺的身高差,除了认命接受,灵溪觉得就算抗议估计也没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慌慌张张去哪儿啊?”平顺顺口问着,大手轻轻帮灵溪揉着撞红的额头,力道格外轻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听到平顺这么问,灵溪的脸瞬间红成了苹果。

    她刚才冒冒失失的,好像搞坏了气氛。

    兰姨的幸福要是就这么被她给冲散了,她可不能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脸这么红,发烧了么?”平顺并不知道灵溪刚才的小插曲,还以为她是不舒服,直接用手心贴着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才纳闷摇头,“体温正常啊,怎么脸红成这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,是我……是我不小心煞风景了。”灵溪磕磕巴巴告诉了平顺自己刚才的笨蛋行径,心虚地吐了下舌头,“都怪我太鲁莽,我觉得兰姨还是蛮喜欢那个柯将军的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,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平顺有些不敢相信,他还记得兰姨醒来后,第一件事就是把木簪刺向了柯伽的咽喉。

    当时兰姨眼中的狠戾可是做不得假的,那是准备置人于死地的杀机。

    灵溪很肯定地点头,“不会错的,兰姨养了我这么久,我不会弄错她的眼神。现在想想,她当时攻击柯将军,只是想安全带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灵溪微微叹了口气,“你知道的,我和兰姨被困在迷雾谷林那么多年,很可能是因为W国的大阴谋。”

    平顺凝视着满脸倦容的灵溪,想到不久前才来大闹一场的那个玉溪。

    果然这世间唯有对比,才能凸显美丑善恶。

    如今的灵溪在他眼中,更是宛如仙子般出尘脱俗,绝无仅有的美好。

    他牵着灵溪的手,坐在花圃旁的石凳上,低声问道,“灵溪,你想做回公主吗?”

    灵溪认真想了下,郑重摇头,“不想,我只想弄清楚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兰馨已经将当年那场变故从头到尾说给了灵溪听,并且表示,完全尊重灵溪的选择。

    如果她想做回公主,兰馨拼死也会带她闯进皇宫,为她找回显赫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灵溪的回答和兰馨想的一样,她根本不在乎什么尊贵的身份,只想弄清楚所有的真相。

    当年到底是那个地方出了问题,身为亲生母亲的王后,怎么会随便就错认了民间找回的玉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