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到底是有意为之,还是被别人给蒙蔽了呢?

    如今高坐在王位上的东方柯羽,到底是真心爱着王后,还是另有图谋?

    这些谜团就像一个个问号,灵溪只想弄清楚真相。

    至于所谓的父爱母爱,自从她跟着兰馨坠崖侥幸生还后,就早就遗忘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真要认真说起来,她心里最崇敬依赖的,反倒是常年板着脸的兰姨。

    这十三年来,是兰姨给了她新生,照顾她成长,早已经宛如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对于灵溪的回答,平顺心里早有答案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眼前这个女孩比莲花还要温婉纯净,又怎么可能会在乎那些虚浮的名利呢?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陪着你找到答案。”平顺轻声许下承诺,“等确定你安全后,我才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陪了我那么久,不过你一直不跟家里联系,真的没关系么?”

    灵溪认真问着,这里还是有通讯工具的,可是她却始终没见到平顺跟家里人联系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他们知道我很独立,不会太挂念的。”

    平顺这样回答着,其实他不是没有往家里打过电话,却根本打不通。

    他估计是这个岛国太闭塞,信号并不能通达到P国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人也没什么事,就准备等处理好灵溪的事情,再带着她突然出现在爹地和妈咪面前,到时候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平顺心里这样盘算着,格外的自信。他认为自己都用不了几天,就能顺利带着灵溪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然而今晚月色清朗,却注定不只有灵溪才会煞风景。

    就在平顺和灵溪靠坐在一起欣赏月色时,柯蒂斯怨妒的声音幽幽传了过来,“呵呵,他还想回家?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灵溪听到声音抬头,就看到柯蒂斯懒散从花园的小径中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很不满平顺离灵溪太近,直接坐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灵溪立即起身,拉开跟柯蒂斯的距离。

    刚才平顺虽然坐的很近,却没有贴在她身上。如今柯蒂斯再挤、进来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灵溪,你都可以让他坐在你身边,我为什么不可以?”柯蒂斯很是不爽,直接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坐在我身边,而不是像你这样挤着我。”灵溪答了句,然后问道,“对了,你刚才说他回不了家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,多简单,因为他被这里的公主给看上了,估计马上就要做国王的乘龙快婿。”

    柯蒂斯说着,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平顺,“呵呵,恭喜恭喜啊!未来的驸马。”

    驸马?

    灵溪的心骤然下沉,怎么也无法接收刚听到的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她幽蓝的眼眸就像蒙上了层水雾,楚楚看向平顺,“你……真的要当驸马?”

    平顺狠狠地瞪了柯蒂斯一眼,心里很不爽他故意在灵溪面前搬弄是非。

    别说那个玉溪公主刁蛮粗野,就算她是天上的仙女儿,他也根本懒得多看一眼!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唯有灵溪才是最独一无二的存在!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夜色幽静洽淡,灵溪眼眸盈盈凝视着自己,令平顺突然就想让时间定格,永远停留在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至于碍眼的柯蒂斯,一拳打飞最好!

    平顺暗自深吸口气,压住想要暴揍柯蒂斯一顿的冲动,冲灵溪笑得帅气,“灵溪,你觉得我就这么没有眼光,放弃眼前的稀世璞玉去捡块庸俗的烂石头?”

    灵溪如水的蓝眸轻轻眨了下,里面藏满了不解和困惑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在说平顺要去当驸马的事么?跟璞玉和破石头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看着表情困惑的灵溪,平顺忍不住伸出手指,轻轻点了下灵溪秀气的鼻尖,“好啦,我这次说清楚些,驸马什么的谁爱当谁去,反正我是不可能当的。”

    没等灵溪出声,柯蒂斯就已经抱臂冷笑起来,“哦,是吗?记住你这句话,这辈子都不要当什么驸马!”

    “那当……”平顺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想到灵溪敏、感的身份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只有兰姨承认灵溪是才真正的公主,不过平顺相信,迟早有一天,灵溪尊贵的身份会真相大白下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自己以后会被打脸,他立即改了口风,“当然不是,除非灵溪成为公主,那么驸马之位,必须是我囊中之物!”

    平顺这句话令灵溪瞬间醍醐灌顶,她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刚才平顺是在拐着弯夸自己是稀世璞玉呢。

    她低头抿嘴轻笑,娇羞的脸庞宛如月下初开的虞美人。

    平顺和柯蒂斯都被灵溪的美给震撼,目光直直盯视着她,久久不舍得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直到灵溪察觉到不对抬头,才发现这两个人前倨傲无比的大男孩,都在愣神盯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立即浮上两朵红晕,掩面扭头跑开,俏丽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小花园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佳人远遁,平顺和柯蒂斯不服气互相对视了眼,异口同声道,“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同时转身,躲瘟疫似得背道而驰,身影也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将军府的小花园重归宁静,谁也不知道,这份宁静是不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征兆。

    而与将军府的宁静不同的是,皇宫内的公主府邸内,正上演着喧嚣的闹剧。

    “可恶!混蛋!居然敢拒绝本公主!”

    从将军府败兴而归的玉溪公主,此时正拿着手里的软鞭,不停抽、打着跪成一排的侍女们。

    她们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抽的斑驳,娇嫩的肌肤渗出的血痕更是触目惊心,却没有谁敢呼痛求饶。

    因为她们深知玉溪的脾气,越是求饶,她就会打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“不识抬举的混蛋,下次再遇到他,绝对要把他给绑回来!”

    玉溪仍在骂骂咧咧,心头的怒火怎么都消不下去。

    本来她今晚闲着无聊,就随意拐去了将军府,想去瞧瞧母后那位消失多年的女佣。

    没想到将军府的佣人狗仗人势,居然将她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本想教训下那些下人就转身走开的,那知道身为大将军的柯伽和那个柯蒂斯太目中无人,简直没把她给放在眼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