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66章 十三年前, 她从渔村小孤女变成尊贵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还有那个长得俊俏连名字都不肯告诉她的家伙,更是飞扬跋扈的厉害!

    她可是W国最尊贵的公主啊,那个混蛋居然傲慢到看都不肯多看她一眼?

    简直可恶至极!

    玉溪越想心里越窝火,手里新拿的软鞭抽的呼呼作响,“看我打死你们这些下等人,打死你们!”

    女佣们痛得个个眼睛噙着泪,缩着肩膀无声磕头,就是谁也不敢出声求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院子里突然传出声马的嘶鸣声,“咴咴——咴咴——!”

    玉溪本来就愤怒的眼睛瞬间喷火,气冲冲瞪向一旁的管家,“怎么?那匹马还不肯被驯服么?”

    管家吓得抖了下,立即弯腰回答,“是的,公主殿下,那匹白马很倔强,我们用尽了办法,都不能令它驯服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最喜欢的就是挑战硬骨头!”玉溪眼神狠戾,“那就饿它个三天三夜,我就不信它不屈服!再漂亮也只是只畜生罢了,不能顺从活着也没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管家哪里敢说半个不字?立即点头哈腰走远,吩咐手下以更加严苛的方式来对待那匹捡来的白马。

    等管家走远,玉溪收起手里的软鞭,抬起脚踹向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侍女,气冲冲问道,“说,整个W国谁最尊贵?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,我们最尊贵无比的公主殿下!”女佣们齐声喊着,异口同声到格外默契,看来平时没少这么回答。

    玉溪这才满意地轻哼一声,“哼,算你们识相,都起来吧!”

    女佣们仍诚惶诚恐跪着,谁也不敢第一个站起来。

    玉溪也懒得理会这些在她眼中蝼蚁般的女佣,转身坐在庭院的摇椅上,半眯着眼睛回忆着今晚见到的平顺。

    那个桀骜不驯的家伙,长得可真不是一般的帅。

    如果这会儿自己能够依着他,在月下卿卿我我,肯定格外的浪漫!

    玉溪心里浮想联翩,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正坐在平顺的怀里,被他温柔爱、抚着。

    “玉儿,玉儿?”

    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,陷入幻想中的玉溪才陡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睁着茫然的眼睛看了下四周,这才发现自己的母后楚凤仪就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妈咪?”

    玉溪立即从摇椅上跳下来,一改刚才的嚣张跋扈,瞬间变成了乖巧的小绵羊,“妈咪,你怎么这么晚还走过来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来了一会儿了,你呀,不应该用软鞭抽那些侍女们,”楚凤仪含笑站在玉溪对面,不疾不徐道,“万一打花了她们的脸,别人会说皇室成员太暴力,会引起民众积怨的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皇宫里,玉溪谁也不怕,唯独最怕楚凤仪。

    虽然无论什么时候,楚凤仪都笑着跟她说话,她却总觉得两人之间,有层看不到的厚重隔阂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自己是被关在囚笼里的宠物,而楚凤仪就是以饲养宠物为乐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哪怕楚凤仪总是会送给她各种珍奇的小礼物,人前也总爱看着她笑得满脸慈爱。

    玉溪却总是敏锐地觉得,那些和蔼的慈爱就像轻盈透明的肥皂泡,只需要用手一戳,随时都会破掉。

    就像她被找回来时,怀里抱着的那只小土狗,突然有一天就消失在皇宫,再也找不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楚凤仪格外的宠她,默默纵容她的骄纵跋扈。

    不过玉溪却从来没在楚凤仪的眼中,看到独属于母亲的温情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温情,她从来就没有在楚凤仪眼中看到过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人前没有,人后更没有。

    玉溪虽然性格跋扈嚣张,脑子却并不笨。

    她至今仍想不明白,自己怎么就从偏僻渔村的小孤女,成为了尊贵的一国公主呢?

    不过这些并不重要,明显皇宫的锦衣玉食要优渥的多,远比闭塞的小渔村奢华舒适一千万倍!

    从小她就告诉自己,既然有了新的身份,既然王后说自己就是她走散的女儿,那么她就是!

    她要做的非常简单,只需要做个无脑任性的公主,就可以享受无数人羡慕不来的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因此每当楚凤仪出现,她都像见了猫的耗子,努力想让对方忘记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像此时此刻,面对楚凤仪的叮嘱,玉溪立即摆出平日里一贯的低眉顺眼,“好的妈咪,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微微皱起秀眉,“跟你说过多少次,你是公主,就要有公主的样子,叫我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母后,玉儿记下了。”玉溪连忙应声,生怕会惹怒了楚凤仪。

    虽然楚凤仪脸上仍带着笑,但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,玉溪早就摸透了她的脾气。

    楚凤仪唯有在东方柯羽面前才会格外温柔,脸上的表情才会生动,其他人根本就入不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即便是她这个中途别接回皇宫的亲生女儿,楚凤仪哪怕笑着都保持着距离,更不要提此时微微攒起的眉头,那已经是发怒的征兆。

    见玉溪听话顺从,楚凤仪的秀眉这才舒展开来,“我就知道玉儿最识大体,对了,听说你今天去了将军府?有没有见到兰馨?”

    玉溪的右手不着痕迹轻颤了下,她今天被平顺拒绝,直接掉头离开,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兰馨!

    “母后,我……”玉溪紧张到白了脸,转着眼睛想着借口,“我去的时候太晚,兰馨她……她已经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她是已经醒来,才会再度睡下的了?”楚凤仪紧盯着玉溪的眼睛,等待着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其实从头到尾,玉溪都只顾着发公主脾气,根本就没有见到兰馨,更没有询问过有关兰馨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楚凤仪这么问了,玉溪很快就硬着头皮答复道,“是的母后,她醒来就又睡了。不过我已经告诉了柯将军,让他明天带着兰馨来皇宫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眼眸里的精光一闪而逝,快到没被任何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母后,我当时觉得你思念兰馨,就擅自过去探望……”玉溪忐忑地看向楚凤仪,“不知道这样,会不会太鲁莽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楚凤仪愣了下,很快摇头,“这样也好,我确实十分想念兰馨。认真算起来,我和她,也有十多年没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