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68章 你以为王宫什么人都能进的?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怀里的楚凤仪,语气有些怨念,“凤儿,自从你归来后,跟我在一起就总是爱关灯。就不能打开灯,让我好好看看你么?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每当东方柯羽想跟楚凤仪亲热,她都会娇羞着关掉所有的灯光。

    刚开始东方柯羽也没在意,可是这都已经十多年了,楚凤仪依旧坚持不肯亮灯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多想和她共同沐浴在明亮的光线下,仔细看看身下可人儿那婉转莺啼的娇俏模样啊!

    楚凤仪依偎在东方柯羽的怀里,伸手攀上他的脖颈,主动送上芬芳的红唇,“你知道的,我最怕羞,尤其是这种私、密的事。”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红唇宛如最蛊惑人心的毒药,散发着蚀骨的馨香,令东方柯羽刚才还清明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整个人深深陷在这独特的芬芳中,早已经忘了刚才提问的初衷,低头啃噬过去。

    “凤儿,我的凤儿,你知道自己有多甜美么?”

    楚凤仪攀附在东方柯羽身上,回应着他……唯有贴在他后背的双手,指骨早已根根泛白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此时的她是因为情难自持,还是努力想要压抑某种无人得知的情绪。

    窗外依旧黑沉一片,唯有寝殿里隐约看到两人,依旧做着亲密的事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。

    柯伽早早就带着兰馨出了门,朝皇宫赶去。

    他们昨晚慎重讨论了下,认为眼下最重要的,是赶紧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灵溪的身份,暂时还是不曝光的好。

    所以天才刚大亮,柯伽就开车载着兰馨去了皇宫,并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们刚离开没多久,灵溪就满院子找起兰馨来。

    她找遍了前院没见人,只好在后院继续找起来。

    清晨的空气格外的清新,后院宽阔的空地上,平顺正专心练武做早课。

    他自小跟着查玛练武,早就养成了天不亮就起来锻炼的习惯,而且是赤着上身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将早就烂熟于心的太极拳耍得虎虎生威,一招一式都格外的飘逸有力。

    朝霞映照下,平顺健硕的脊背上滚满了汗珠,看上去很是吸引性感,就像尊行走中的荷尔蒙。

    灵溪没想到拐进后院就看到这么一幕,下意识定住脚,无声看着晨练中的平顺。

    他的肩膀宽厚伟岸,肤色古铜,犹如古希腊的雕塑般狂野不拘,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浓郁的男性魅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细密的汗珠,颗颗顺着健硕的脊背滚落,更是平添了无法比喻的性感。

    灵溪不由看得愣神,目光紧紧锁在平顺身上,久久无法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平顺的太极拳打得宛如行云流水,投入到根本没察觉灵溪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套拳法他是跟洛克学的,据说来自于古老的东方,不仅可以强身健体,更有四两拨千斤的功效。

    等平顺一套拳打完,这才收息敛气,发现灵溪就站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灵溪?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    看到喜爱的女孩就在眼前,平顺笑得格外灿烂,三两步来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灵溪拘谨地笑了,“刚过来不久,我想问问你,有没有见到兰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她不在将军府?”平顺下意识问了句。

    灵溪点头,“嗯,我早上醒来后,就没看到她,前院已经找了一圈,这才来后院看的。”

    昨晚柯伽安排灵溪和兰姨住在了前院的客房,平顺被安置在后院,跟将军府的侍卫们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平顺想了下,眼睛一亮,“啊,我想起来了,昨晚好像来了位什么公主,兰姨该不会进宫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进宫?”

    灵溪愣了下,这才想起昨晚听将军府的侍女们说过,好像确实有位公主来过。

    不过兰姨却并没有说要入宫的事,难道,是不放心她的安全?

    毕竟兰姨至今都仍在忧心忡忡,认为皇宫内危机四伏,而她绝对无条件相信兰姨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因为明知道皇宫里危机四伏,兰姨才更不应该独自去冒险啊!

    她们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,无论面对怎样的艰险,都应该齐心协力才对!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让兰姨独闯皇宫!”灵溪慌乱起来,一把抓住平顺的手,“我要去找她!”

    平顺看着着急的灵溪,斩钉截铁道,“好,我陪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牵着灵溪的手,两人大步朝将军府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还没走出两步,身后就传来柯蒂斯凉凉的嘲讽声,“呵呵,你们要不要这么天真?真以为皇宫是谁想去就能去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灵溪猛地回头,眼神里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她只记得在迷雾谷林的事,再没有别的记忆,根本不知道进皇宫的规矩。

    尤其是眼下灵溪心里记挂着兰馨的安危,听着柯蒂斯的话,总觉得特别的刺耳。

    比起记忆缺失的灵溪,平顺到底是从小在皇宫长大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跟P国不同,不过皇室的规矩向来是大同小异的。

    毕竟身为一国的皇室,当然不会随意任由他人出入。

    平顺看向抱臂而立的柯蒂斯,低声问道,“说吧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片好心,想要带你们过去。”柯蒂斯耍帅地撂了下额前短发,然后慢悠悠道,“可惜灵溪好像不太领情。我这一腔热诚,恐怕要付诸东流了。”

    灵溪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,“如果你诚心想帮忙,我必定道谢。但是你要是戏耍开玩笑,只会让我更讨厌你。”

    “更?”柯蒂斯眯起眼睛,不满抗议起来,“灵溪,我确实是真心诚意想要帮你的,你怎么可以怀疑我的诚意?还有,你为什么要说更讨厌?难道之前你就很讨厌我?灵溪,你这样针对我是不公平的!”

    面对柯蒂斯的质问,灵溪并不打算敷衍,而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,“我只是很讨厌整天无所事事的公子哥,并没有刻意针对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针对我就好,”柯蒂斯刚才还愤慨的脸上,立即换上灿烂的笑容,仗着长腿迈到灵溪跟前,“相信我,我会让你发现,我并不是无所事事的公子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