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71章 这个女人想偷我的马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心情大好朗声笑起来,“哈哈,我看你不是棋艺不精,而是心根本就没在这儿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东方柯羽冲那丛娇艳的夹竹桃努努嘴,“那儿,才是你一直在关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被调侃的柯伽也没恼羞成怒,反而爽朗认下,“是的,一晃十三年,馨儿居然奇迹般重新回到我身边,我紧张到眼睛都不敢眨,生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最欣赏的就是柯伽的坦诚,听他这么直言不讳,赞许地点头,“这有什么难的?只要我开口赐婚,兰馨随时都可以被你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的恩典,”柯伽沉声道谢,然后缓缓摇头,“我确实想要把她娶回家锁在身边,不过还需要她点头同意,并不想是因为王的旨意才不得不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这才是真男儿本色!”东方柯羽冲柯伽竖起大拇指,突然想到了这几天宫里沸沸扬扬的传闻,顺口问道,“对了,那位海的公主最近怎么样了?她居然和凤儿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,这简直太令人惊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长得相像也没什么奇怪,她的出现正好可以安抚民心。”

    柯伽滴水不漏的回答着,在兰馨没有弄清楚真相前,他并没有公布灵溪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最敬重的东方柯羽,为了安全起见,柯伽都选择了最谨慎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东方柯羽赞许地点头,“等过几天,你负责筹办新的庆典,庆贺海神眷顾,将他最宠爱的海公主送到我们国度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柯伽重重点头,如今的W国刚经历海啸,民心正不安稳,确实迫切需要举办新的庆典安抚民心。

    两人正聊着,楚凤仪已经领着兰馨走了过来,“看来你们那聊得还不错,在说什么那么热闹?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闻声回头,宠溺握住楚凤仪的手,“凤儿,怎么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再不回来,我怕柯大将军要暴走,他现在可不舍得跟兰馨分开太久呢。”楚凤仪笑着,目光投向柯伽,“不过柯大将军,为了兰馨的名声,从今天起她还是留在宫里的好,免得被人乱嚼舌根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柯伽为难起来,他这趟陪兰馨入宫,只想让她验证王后的身份,并不舍得她留下来冒险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他还没得到兰馨试探后的答案,弄不清眼前王后的身份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如果王后还是当年的女王也就罢了,兰馨留在皇宫绝对安全无虞。

    可如果真像兰馨来之前揣测的那样,眼前的王后根本就不是当年的女王,那此时的皇宫,简直就是危机重重的龙潭虎穴。

    这样的处境下,他是无论如何,都不会任由兰馨留下来的!

    “怎么?柯大将军是不放心兰馨留在宫里?”楚凤仪微微敛眉,板起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满,“难道我还会害兰馨不成?”

    楚凤仪的话堵的柯伽无话可说,只好无奈摇头,“不是的王后,你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王后,柯将军并不是这个意思,”兰馨及时站出来解围,话还没说完,不远处就传来嚣张的吵闹声,“快走!今天我非要把你关起来不可,看你还怎么跋扈!”

    凉亭内的四人愣了下,闻声扭头看去,只见身为公主的玉溪正气冲冲走在最前面,满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跟着几名满脸怯意的侍女,其中一名手里握着缰绳。

    缰绳的另一端,是一匹纯白色的高头大马,看上去有些消瘦,不过眼神却格外晶亮,频频扭头往后看。

    它看得不是别人,正是跟在队伍最后的平顺和灵溪。

    平顺迈着沉稳的步子,和灵溪并肩而行,脸上没有半点惧色。

    看到灵溪出现,兰馨和楚凤仪瞬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兰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完全不明白灵溪怎么会来了皇宫。

    她早上出门时刻意避开了灵溪,就是不想让她入宫的,怎么千算万算,她还是来了呢?

    楚凤仪的眼睛微眯起来,目光落在远远走来的灵溪身上,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东方柯羽奇怪站了起来,喃喃自语道,“嗯?玉溪怎么跟那个女孩在一起?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

    柯伽也是满脸的不解,好奇地看着玉溪领着这帮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王,你要为玉溪做主!”玉溪人还没走过来,就软着嗓子喊东方柯羽,气冲冲指着灵溪指控,“这个女人脸皮真够厚的,居然偷偷闯进来,想要偷走我的马!”

    “居然有这种事?”东方柯羽微微皱眉,不悦地看向灵溪,“看你文文弱弱的,应该不至于去偷马吧?”

    灵溪抬起头,勇敢直视着东方柯羽严厉的眼眸,认真回答道,“我并没有偷马,小白应该跟着它本来的主人,而不是被你囚禁虐待,我只是想带它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?你可真是大言不惭,这匹马是我……是我花高价买来的,怎么就变成你的了!”玉溪气冲冲瞪向灵溪,“偷就是偷!你再狡辩也无法掩盖事实!”

    比起怒气冲冲的玉溪,灵溪脸上始终洽淡冷静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惧怕玉溪显赫的身份,据理力争道,“小白是你花高价买来的?你从谁手里买的?有没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你又有什么证据,可以证明这匹马是你的?”玉溪气得灰色的眼眸都变红了,歇斯底里握着拳,“你根本就是想偷走我的马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吵吵嚷嚷像什么话?”东方柯羽皱眉挥手,语气十分不满,“玉儿,你是W国最尊贵的公主,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保持优雅的仪态。可是现在你看看,你这样不顾形象地大吼,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父王!”玉溪气哼哼跺脚,愤恨瞪着始终冷静自持的灵溪,“还不是这个女人想偷走我的马,你一定要把她给关起来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,你先闭嘴!”东方柯羽厉斥了玉溪一声,然后转向灵溪,“你先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