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身为一国的公主,那种雍容尔雅的气度是与生俱来的,根本就无法伪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提前知道了玉溪的身份,肯定会不加犹豫的认为,灵溪才是真正的公主!

    恐怕在场的每一个人,此刻跟他心中的想法一样。

    假的终究是假的,哪怕掩饰假装的再好,终究也不会变成真的!

    至于东方柯羽到底是被蒙在鼓里,还是始做怂恿者,平顺根本懒得去理会。

    他迈步走到灵溪前面,切断了东方柯羽那不断探究的视线,朗声说道,“这匹马是我的,一个星期前它不小心和我走失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平顺转身看向仍面目狰狞的玉溪,违心道谢,“多谢公主帮我照顾小白这么久,现在我要带它回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怎么都没想到,这匹马居然会是平顺的,整个人楞在原地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。

    而平顺已经转身握着灵溪的手,朝着旁边的小白走去,“灵溪,小白,我们走,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小白原本乖乖站在不远处,这会儿听到平顺的指令,激动地扬蹄嘶鸣,恨不得立即驮着平顺冲出皇宫。

    灵溪已经看到兰姨安然无恙,心里已经放心,安心跟着平顺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这个奢华的皇宫,她根本就没有半点留恋,只要照顾她多年的兰姨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在众人楞神的时间,平顺已经和灵溪来到小白跟前。

    通人性的小白当即跪倒前蹄,等待灵溪坐到自己的背上。

    眼瞅着灵溪要离开,东方柯羽这才如梦初醒,震怒地瞪视着平顺,“大胆!你们以为这皇宫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随意走的么!”

    之前东方柯羽在柯伽的将军府见过平顺,当时还觉得平顺的拳脚功夫不错,是个可造之材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平顺竟然来到王宫,没有拜见他,说走就走的态度触怒了东方柯羽,这分明是在挑战他绝对的权威!

    面对东方柯羽的雷霆之怒,平顺并没有半点惧怕,而是淡然转身,冷漠直视着东方柯羽,“国王,我想进来,自然就进来了。怎么,你的意思是不让我走?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年轻的平顺身上彰显的桀骜,反而比东方柯羽更像一国之君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就是你说话的态度?”东方柯羽气得不行,在W国,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肆无忌惮的怼话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我该怎么说?”平顺淡淡反问,眼里的不屑越发浓郁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因为W国国力弱小才鄙视,而是觉得东方柯羽根本分辨不出真假,严重鄙视他的智商。

    平顺那嘲讽不屑的眼神彻底触怒了东方柯羽,这里毕竟是王宫,身为一国之主的东方柯羽,怎么可能容忍有人对自己这么不敬?!

    “可恶!”东方柯羽脸色阴沉下来,大手一挥,招呼守在不远处的侍卫们,“来人!把他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王宫里的侍卫都是精心培育出来的高手,他就不信了,这些高手合力之下,会拿不住眼前这个狂妄的年轻人!

    哼,看来不给点教训,这个年轻人根本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!

    随着东方柯羽一声令下,侍卫们立即弯弓搭箭,将平顺团团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就连灵溪和小白,都被围在了密不透风的包围圈里。

    尖锐的箭头齐刷刷对准他们,周围的气氛变得森寒起来,充斥着令人胆寒的肃杀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满眸阴沉,隔着人对平顺说道,“想走可以,把这匹白马留下。既然玉儿说马是她花钱买来的,现在就归她所有。”

    平顺之前只是有些瞧不上东方柯羽,如今听了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话,心里更是不屑的厉害。

    就连灵溪也惊诧瞪大了眼睛,怎么都不想不到身为一国之君的东方柯羽,居然有着这样蛮不讲理的丑恶嘴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平顺仰头大笑起来,不屑冲东方柯羽冷哼,“可惜啊可惜,这匹马你们买不起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彻底被激怒,几乎当场暴走。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了,眼前的年轻人是从哪儿来的狂妄的资本,竟然说他买不起?这简直就是笑话!

    “年轻人,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东方柯羽高高在上说完,再次挥手下令道,“立即把公主的马给我拦下,好生照看!“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手持弓箭的侍卫们立即听令,后退半步用力拉开手里的弓箭,纷纷后退,只等东方柯羽的一声令下,就万箭齐发!

    眼前的形势变得更加森严起来,平顺却丝毫不为所惧。

    他弯腰将灵溪打横抱起,帅气跃到小白的背上,单手拉住缰绳说道,“小白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咴咴——!”

    小白原本跪倒的前蹄已经站起,此刻正上扬着嘶鸣,叫声带着对自由的向往。

    它被玉溪关在马厩了很久,这会儿只想带着平顺和灵溪尽快离开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眉头紧皱,再也无法容忍平顺的狂妄,冷声下令道,“放箭!”

    “嗖!嗖嗖!”

    锐利的箭头破空袭来,森然的箭雨瞬间将平顺和灵溪笼罩,不放过半点空隙。

    就连小白也被笼罩在死亡即将到来的阴影下,随时都会被齐发的万箭射成血窟窿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地脸色微变,就连玉溪都跟着惨白了脸。

    她是真心喜欢跨坐在马背上的平顺啊!

    只可惜他怀里抱着的却不是她,而是那个比她还要漂亮到要死的灵溪!

    妒恨像毒蛇般啃噬着玉溪恶毒的心灵,此时此刻,她虽然有些遗憾平顺很可能会中箭而亡,心里却忍不住扬起抹得意的嘲讽。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谁让他瞎了眼不抱着自己,非要抱那个眼睛太过蔚蓝的臭丫头!

    唯有死亡,才能洗刷掉之前她遭受的羞辱!

    柯伽和兰姨原本站在东方柯羽和王后的身后,这会儿看到平顺和灵溪有危险,下意识想要冲过来阻止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行动,平顺已经潇洒脱掉身上的风衣,在空中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烈烈风衣宛如一面旗帜,被平顺舞得梭梭生风,产生的气流截住了所有射来的箭雨,半根没有纰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