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76章 父王,我要你把他赐给我!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毕竟她已经离开W国那么久,那些伤痕也可能是她离开后才出现的。

    她决定不动声色留在皇宫里,慢慢观察王后的一举一动,来印证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任凭一个人伪装的再精巧,也无法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兰馨相信,只要自己多加留意,肯定能找出其中的不同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会这么想,其实心里已经认定眼前的楚凤仪是假的,只是苦于还没有证据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楚凤仪让柯伽把灵溪送、入皇宫,兰馨认为与其东躲西、藏,还不如索性站在明处的好。

    这样无论楚凤仪或者东方柯羽想耍什么手段,她也好及时帮衬提醒灵溪,免得灵溪上当吃亏。

    兰馨打定了主意,暗暗吐出口气,暂时将所有的担心都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真相未弄清楚前,所有的猜测都只能是猜测罢了。

    等她找到证实楚凤仪是假冒的证据,再来思考下一步怎样揭开她虚假的面目。

    这边兰馨的心中百转千回,各种想法飞快在脑海中闪过;那边玉溪却硬将东方柯羽拽到身边,然后不管不顾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父王,你平时最疼玉溪了,我不管,你要把那个少年赏赐给我!”

    玉溪边说边抹眼泪,哭得相当伤心。

    她的肩膀抖得厉害,一张脸更是被手捂得严严实实,根本就看不到挤出来的眼泪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听了这话,简直气不打一处来,“胡闹!把他赏赐给你?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玉溪从手指缝里偷偷看了眼楚凤仪,发现她正眼观鼻鼻观口地看向一旁,顿时来了胆气,“我想让他做我的驸马!”

    玉溪的话音刚落,东方柯羽就气得脸都红了,“简直是胡言乱语!这样狂妄自大的人必须要严惩,怎么能把他胡乱指给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让他当驸马,就是把他当成我的玩物罢了。”玉溪说着嘟嘴撒娇,声音格外娇滴滴的,“父王,你就把他赏赐给我的,好不好嘛?你看他武功那么的高强,那么多人都拦不下,父王肯定也想得到这样的爱将的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认真想了想,轻轻摇头,“恐怕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,这个人根本不好收复!刚才你也看到了,那么多人都留不下他,他又怎么会为你而留下呢?”

    玉溪想到平顺刚才骑在马上气宇轩昂的样子,眼里写满了跃跃欲试的期待,“父王,你放心,只要你答应把他赏赐给我,我绝对能够收复他的!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自信?”东方柯羽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玉溪立即抬起下巴,满怀自信道,“放心吧父王,只要我出手,就没有拿不下来的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未置可否地看向一旁,轻声说道,“这件事需要慎重考虑,那个年轻人,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屈服就范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……”玉溪见东方柯羽始终不肯松口,索性拽住他背后的衣服,撒着娇轻轻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楚凤仪看得眉头越皱越高,不满地看向仍在苦苦哀求着的玉溪,低声道,“好了好了,你父王都说了从长计议,你最好给我安分些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的话比谁说的都管用,玉溪立即飞快收回拽住东方柯羽的手,讪讪点头,“是,女儿一切都听母后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唔,这才乖,”楚凤仪似乎很满意玉溪的回答,微微颌首点头,“那就乖乖回去待着,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母后。”玉溪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,脸上是怎么都藏不住的喜悦,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楚凤仪淡淡点头,“好了,不要这么没有仪态,没事的话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溪立即收敛起脸上夸张的笑,恭敬退了下去,“是,母后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看着离去的玉溪,忍不住看向楚凤仪,“凤儿,你对玉儿是不是有些太严格了?她毕竟还小,女孩子家家的,还是天真烂漫些比较好吧?”

    楚凤仪却不认同东方柯羽的说法,“她都已经成年了,不能像普通人那样随随便便,公主的仪态必须时刻铭记,我也是为她好。”

    在争论对玉溪的教养方面,东方柯羽向来是说不过楚凤仪的。

    他无奈地摇摇头,“好吧好吧,这些年都是你说了算,随你。只是不要太苛刻,有时间我看到玉溪郁郁寡欢的样子,总觉得有些心疼呢,她到底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不要毫无原则地宠她,”楚凤仪板着脸,“既然身为一国公主,就应该有公主应该有的样子,不然以后弄出什么差错,丢的是皇室的脸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向来听楚凤仪的,见她态度这么坚决,也就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只要你开心就好。”东方柯羽说着单手揽住楚凤仪的肩膀,声音格外的温柔,“累不累?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休息?”

    楚凤仪轻轻摇头,“还好,我和兰馨很久没见,想多聊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们就在凉亭里多坐会儿,我去让人给你煲点参汤。”东方柯羽说着转身离开,临行时没忘了耐心叮嘱着一旁始终静默不语的兰馨,“凤儿她身体不太好,你们不要聊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兰馨应声点头,目送东方柯羽远去。

    等东方柯羽走了,楚凤仪看向兰馨,“兰馨,陪我去凉亭里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兰馨说着伸出手,扶着楚凤仪朝凉亭走去。

    她们并肩前行,兰馨心里却暗暗泛起了嘀咕,眼前闪过当年女王坠崖的种种惊险场面。

    “兰馨,到了。”楚凤仪淡淡出声,眼神锐利地看向兰馨。

    “哦,”兰馨立即从恍神中清醒,恭敬扶着楚凤仪坐了下来,“女王,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?”楚凤仪直视着兰馨的眼眸,“之前我都说过,以后都不要再叫我女王。自从退位后,我只想安心当好他的王后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兰馨恭敬点头,“没想什么,只是突然重逢,心里感慨万千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