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77章 她太像年轻时候的我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楚凤仪跟着感触起来,“是啊,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十三年,我们都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楚凤仪轻叹口气,幽幽道,“十三年的时光,足以改变很多,我再也不是当年的女王,你也不再是当年的兰馨了。”

    兰馨静静听着没有答话,静等着楚凤仪的下文。

    从她见到楚凤仪的第一眼,就觉得她不是当年的女王。

    可是真要兰馨拿出证据来,她又说不上来,只是凭着敏锐的直觉罢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兰馨决定留在皇宫的原因,她愿意孤身返险,看看眼前这个当了十三年王后的人到底是谁!

    不过眼下,兰馨聪明地滴水不漏,就当面前的人就是真正的楚凤仪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兰馨见到楚凤仪后就盘算好的,不过却碍于在皇宫里,没有来得及告诉柯伽。

    之前初见柯伽时,兰馨整个人都开心到不行,仿佛重回到十三年前,自己还有着羞涩笑脸的少女时代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形势不同,兰馨不得不逼迫自己沉静下来,强迫自己斩断当年和柯伽的情愫,不想因此拖累他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大概都不会再去回应柯伽了。

    有些爱恋,注定了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彻底结束……

    兰馨低着头想心事,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落寞。

    楚凤仪静静看着,误以为兰馨也在感慨流逝的时光,随口安抚了句,“好了,不说这些不开心的,你能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兰馨不动声色附和着,“是的,能再见到王后,已经是兰馨这辈子最大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显然对这句话很受用,惬意眯上眼睛,过了一会儿才故作随意问道,“对了,刚才那个女孩,叫什么名字?我几乎都以为她是我的女儿,太像我年轻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兰馨的心警惕地狂跳起来,知道之前的所有攀谈都是铺垫而已,眼下才是楚凤仪真正想问的。

    稍微想了下,兰馨故作无知道,“王后,她是我从山里捡到的,当时看她孤苦无依的可怜就养着了。谁知道后来竟然长得跟你有几分相似,我还以为她是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兰馨偷偷仰着头,注意着楚凤仪的神态。

    果然,在楚凤仪听到兰馨以为灵溪是公主时,嘴角不自然地紧抿了下。

    兰馨看了下就立即垂下眼眸,楚凤仪凌厉的目光这是扫了过来,并没有发现兰馨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她是公主?”楚凤仪说着这句话,紧紧盯着兰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啊,当年我可真傻,怎么会把捡来的孤女错认成公主呢?”兰馨故意笑得憨厚,“公主好好住在皇宫里呢,是我太笨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兰馨这么说,楚凤仪满意地点点头,声音变得温和起来,“是啊,当年那场暴风雨导致咱们分离,我也是用了很久才找回了公主。为了庆贺她劫后余生,还给她改了名字叫玉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名字改得好,璞玉般的溪流,更加显得公主冰清玉洁。”兰馨小心说着恭维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,”楚凤仪微微颌首,伸手握住兰馨的手,“当年的事不要在玉溪面前提起,我不想让她再想起这些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兰馨猛地被握住手,觉得浑身都不好了,后背就像灌了冷风似得湿寒。

    她立即抽出自己的手,双手合在一起给楚凤仪行礼,“是,王后,兰馨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今晚暂时住下,随后我会命人给你添置新衣。”楚凤仪扬起下巴,不再去看兰馨,“没事的话就先退下吧,这里你已经离开了十三年,下去转转熟悉熟悉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一切都听王后安排,兰馨告退。”兰馨恭敬说着,后退着离开凉亭。

    等出了凉亭后,兰馨才转过身,大步朝远方去了。

    凉亭内只剩下楚凤仪独坐着,她的目光始终锁在兰馨的身上,直到彻底看不到兰馨,脸上优雅的表情瞬间消失,双手也紧紧握了起来,似乎在强行压抑着什么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凉亭,并没有带来芬芳的花香,反而带来无尽的肃杀……

    看似平静的皇宫内波涛暗涌,宫外却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平顺骑在马背上,小心呵护着身前的灵溪。

    现代化的W国内,已经很少有人骑马,尤其是平顺和灵溪看上去是那么的登对,引得路人频频侧目。

    “多么漂亮的白马啊!上面坐着的两人真是郎才女貌,这是对小情侣吧?”

    “我瞅着那个女孩,怎么那么像海公主呢?看她那湛蓝的眼眸,只怕咱们整个W国都没有比她更纯净的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海公主是海神最疼爱的小女儿,她的出现会为我们W国带来好运,保佑咱们五谷丰登呢!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都跪下,咱们向海公主祈求,让她保佑咱们不要再被海啸给侵袭!”

    路人们说着,纷纷放下手里的东西,虔诚跪拜在地上,齐声央求起来,“尊贵无比的海公主,请你保佑我们W国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你掌控着海神的力量,保佑我们不要再被海啸侵扰,让我们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吧!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了海公主,一定要保佑我们啊!”

    灵溪原本怡然靠坐在平顺的怀里,没想到那些路人指指点点后,居然纷纷向自己跪了下来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们嘴里念念有词的,分明是向自己在祈求什么东西,这令灵溪更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她哭笑不得地仰头看向平顺,“他们……他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平顺身为P国的王子,对民众的跪拜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环顾了下,已经了然这些人的祈求,压低声音告诉灵溪,“他们认为你是掌控着海神力量的海公主,在向你祈求风调雨顺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灵溪有些哭笑不得,跟平顺窃窃低语,“现在都什么年代了?他们居然还相信这个?”

    “有些时候,信仰比什么都重要。”平顺淡定拥着灵溪,驱使着小白平稳向前,“走,我们回将军府,你只要循着豹儿的气味就可以找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