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81章 平顺表白:我会把你当手心里的宝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灵溪只觉得整个人如遭雷击似得,浑身都颤、栗到不行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的唇瓣,被平顺的手指摁着,那里火热滚烫一片。

    而且这份火热就像带着电流的火花,在她四肢百骸里扩散,撞的她的心扑通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灵溪努力控制住如擂鼓般的心跳,根本不敢跟平顺深邃的眼眸对视。

    她立即低下头,躲开平顺滚烫的手指和火辣的视线,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,“我们……我们还是先住下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娇羞不已的灵溪,平顺朗声大笑起来,“好,我这就去办理住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帅气翻身下马,牵着缰绳走进了这家酒店内。

    平顺很快办理好了住宿,跟着服务生走进了酒店后面的四合院里。

    这是酒店的民宿特色,虽然贵了些,但是想到四合院清净,还能安置小白,平顺就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服务生走后,灵溪看着眼前舒适的小四合院,赞叹出声,“酒店里居然还有这种服务?好漂亮的小院子啊!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平顺安置好小白,含笑走向灵溪。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,不过,这里应该很贵吧?”灵溪说着,奇怪地问向平顺,“对了,你那儿来的钱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的?”平顺低笑着,神秘兮兮凑近灵溪,“刷卡。”

    “卡?”

    灵溪这下更迷惑不解,他们都是第一次到W国,平顺什么时候去办的卡?

    平顺脸上的笑意更浓,伸手掏出张卡,“刚才跟柯蒂斯打斗时,顺手从他口袋里摸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灵溪恍然大悟,“原来你偷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”平顺故技重施,再次用手指封住灵溪的唇,凑近笑得温和,“这叫借,不然今晚我们就要睡大街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他和灵溪是在海里被那群蓝海豚意外载到W国的,身上根本没有分文。

    而平顺自己的卡,显然不能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岛通用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平顺跟柯蒂斯打斗时,已经神不知鬼不觉顺走了柯蒂斯的信用卡。

    至少有了信用卡,他们可以解决掉今天住宿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样等柯蒂斯发现,会不会来找麻烦?”灵溪说完,自己跟着乐了,“我还真是笨,就算他不发现,只怕也不会少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平顺爱怜轻揉着灵溪的发顶,“是啊,所以你就别多纠结了,我们只是借用下方便今晚找地方暂住,明天就不能用了,免得被他循着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灵溪这才释怀,顺口问道,“对了,豹儿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白天它出现在街上容易引起骚乱,晚上它会嗅着小白的气味找过来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平顺说着,贴心问向灵溪,“对了,你饿不饿?我帮你叫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灵溪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觉得时间过得还真快,转眼就到了傍晚,她还真有点饿了。

    平顺叫酒店服务员送餐,两人坐在精致的四合院里,等吃完饭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服务员收拾完残局,平顺已经揽着灵溪的肩膀,在小院子里闲适踱步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夜幕四合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这个小四合院里亮起温馨的路灯,照得墙角茂密的竹林婆娑,别有一番意境。

    灵溪和平顺就在那片竹林下漫步,走着走着,灵溪轻叹一声,“也不知道兰姨怎么样了,我是真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如果你实在不放心,今晚我溜进皇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,兰姨刚进宫,暂时是安全的。”灵溪看得通透,“我就是瞎担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兰姨刚留在宫里,哪怕再是有些人的眼中钉,也不会那么快对她下手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年她几乎没跟兰姨分开过,所以心里才这么的不安定。

    平顺将灵溪拥入自己怀里紧些,鼻尖缭绕着醉人的清香,忍不住深吸口气,这才轻声道,“灵溪,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情,跟我离开这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灵溪没想到平顺会突然说这个,整个人呆在当场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好不好?跟我一起离开这儿,”平顺误以为灵溪不愿意,紧张地伸出双手扣在灵溪肩膀上,仔细打量着她的神情,“不要拒绝我,这辈子我都会好好照顾你,把你当成我手心里的宝。”

    灵溪的脸唰的通红,心跳跟着加快,无声呐喊起来:她这是,被表白了么?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表白来得太突然,令灵溪很是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敢跟平顺的眼睛对视,娇羞垂下湖蓝色的眼眸,整个人又羞又窘。

    灵溪小女儿的姿态分外诱人,看得平顺本就宠溺的眼神更甚,手上稍微用力,就将灵溪给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灵溪完全没防备,整个人撞进平顺怀里。

    她刚闷哼了声抬起头,就看到平顺俊朗的脸压下来,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灵溪的声音飘忽破碎,几乎语不成句。

    平顺嘴角的笑容越扩越大,薄唇吐出两个字,轻的几乎听不到,“吻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灵溪确实没听清,懵懂刚问出声,平顺的鼻梁已经贴到她的鼻头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唇瓣上被贴了层微凉,然后覆盖了她整个红唇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并不陌生,令灵溪瞬间想起自己在水下时,平顺渡气给自己的那慕。

    她的脸烧得更加厉害,终于慢半拍地反应过来:自己这是被亲吻了!

    原来刚才平顺那声低语,是在说想要吻她!

    现在再拒绝的话,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?

    灵溪的脑海中各种念头千回百转,湖蓝色的水眸忽闪忽闪,长长的睫毛刷子般在平顺脸上刷过。

    痒痒的感觉令平顺哭笑不得,他单手收紧灵溪的腰身,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迫使她离自己更近些。

    眼前的甜美简直就是世间最美味的蜂糖,促使他不停探索汲取,只想要更多更多。

    灵溪被迫感受着灵溪微凉的唇变得灼热起来,烫的她心尖儿都跟着打起了卷儿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被拥吻的新奇感觉中,这才终于明白,原来上次平顺真的只是在帮她渡气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