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屋内光线昏暗,唯有抹月光从敞开的窗口泻下来,照亮了床前不大的一片。

    来人在兰馨床边刚站好,就从后腰抽出把匕首,疯狂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刀刀的歇斯底里直刺后,来人累得气喘吁吁,这才总算住了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巡逻侍卫的脚步声,吓得来人不敢继续逗留,收回匕首鬼魅般溜走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差不多快要天亮,这个满身杀机的人很快融入夜色,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形,已经被一双警惕的眼睛给看到。

    等黑衣人不见后,躲在暗处的那双眼睛才显露出来,分明是早有准备的兰馨!

    原来,兰馨被安排在自己房间住下后,刚睡下不久就机敏起来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睡得不踏实,索性把枕头裹紧被子里,做出自己埋头大睡的样子,然后睡在了隔壁空置的杂物房。

    本来兰馨以为自己太过谨慎了,直到利刃猛刺的声音响起,立即惊醒了本就警觉浅眠着的她。

    兰馨暗自庆幸自己留了一手,不然此时被疯狂刺穿的,将会是已经睡熟了的自己!

    她掩唇屏息静气聆听着,直到来人被巡逻侍卫的脚步声惊走,这才隔着门扉看到了溜走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虽然那道黑影一闪而过,兰馨还是瞬间看了出来,深夜摸过来想要刺杀自己的,分明就是个女人!

    她已经离开皇宫十三年,今晚刚刚住下,根本不会跟任何人结怨。

    唯一利益相关的,也只有亲切握着她的手,让她必须住下的王后了!

    兰馨的心寒凉到不行,看来,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自己的归来,触及到了如今王后的忌讳,这才迫不及待想要对自己下手吧!

    这么看来,她都不用再去试探证实,就已经可以断定,这个所谓的王后就是假的,根本就不是当年的女王!

    只怕她当时中毒昏迷时来行刺的黑衣人,只怕也是这位做贼心虚的假女王吧?

    因为兰馨的存在,就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惊雷,严重威胁到了假王后!

    兰馨眉头紧缩着叹气,她再次感慨女王当年瞎了眼,居然下嫁给东方柯羽,弄到现在整个人被冒充了,东方柯羽都不知情!

    明明朝夕相处的夫妻,哪怕假冒的人再小心谨慎,也不应该分不出其中的差异啊!

    或者说,这名假王后根本就是东方柯羽的傀儡呢?

    要知道当年女王被绿翘刺中心口坠崖时,她清楚听到了绿翘得意的狂笑,说一切都是为了东方柯羽!

    如果真相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即便自己真的揭穿了假王后的真面目,也会被东方柯羽给无视掉……

    兰馨越想越不安,更加坚信东方柯羽就是幕后黑手!

    眼下灵溪又不在自己身边,她必须尽快把这个真相告诉灵溪,让她心里有个防备!

    没错,就应该这样做。

    灵溪打定主意,抬头看了眼即将大亮的天色,无声离开了自己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之前就住在皇宫,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的熟悉。

    眼下想要躲开巡逻侍卫并不困难,很快就来到了议政的大殿前。

    如今天色还早,大殿门紧闭着,兰馨机警躲在后殿,耐心等着柯伽来早会的时间。

    躲好后的兰馨并不知道,与此同时的某个殿内,毫无血渍的匕首刚被狠狠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!没想到她居然早有防备,那就更加留不得了!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声音阴森可怖,戾气满满,一字一句都充斥着嗜血的杀机……

    天色一点点大亮起来,皇宫里已经开始有大臣们陆续赶过来,参加每日必到的早会。

    W国自建国后,就始终沿用着旧时的制度,哪怕使用的电器全部现代化,早会的习俗却始终雷打不动。

    兰馨多少了解柯伽的习惯,知道他总爱早到,这才谨慎躲在大殿后面。

    她耐心又等了会儿,这才看到柯伽远远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,这里。”

    兰馨压低声音,抛弃早就捡到的一颗小石子,朝柯伽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柯伽原本目不斜视地走着,听到声音看过去,发现是兰馨,立即走过去,“兰馨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嘘,”兰馨警惕看了眼四周,拽着柯伽的衣服往大殿后面走,“跟我来,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柯伽困惑跟在兰馨身后,随着她走到殿后偏僻的角落,这才压低声音问道,“怎么了?是什么重要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问这些,就先告诉我,灵溪呢?她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兰馨心里最牵挂的,就是灵溪的安全,其它的事都可以往后压压。

    “唉,她被那个平顺带走了。”柯伽叹了口气,“昨天王后命我把灵溪送进皇宫,哪知道平顺直接将灵溪带走,到现在还没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幸好灵溪没有被送进来啊!”

    兰馨夸张地拍了拍心口,心里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幸好那个叫平顺的小子机灵带走了灵溪,不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    一旦灵溪被送进宫里,天知道那个假王后会在使出什么手段来!

    柯伽听得满头雾水,“什么叫还好?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灵溪的安危?她可是被那个平顺给带走了呀!”

    “比起平顺,这里更可怕。”兰馨重重摇头,沉声说道,“如果能有选择的机会,我宁愿灵溪从来都没有回来过W国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这么说?她不回来,我哪里还有机会见到你?”柯伽说着,突然想到了什么,奇怪问道,“对了,你怎么会在这儿啊!昨晚你不是被安置在后宫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后宫不住也罢,如果不是我机警,你现在看到的,就是我的尸体。”兰馨说着,将声音压得更低,“就在人最容易疲惫的天亮时分,有人闯进了我的住处,用匕首连捅数十下我的床铺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有这事?”柯伽的眼神震惊无比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“你抓到人没?到底是谁干得?受伤了没有?”

    说着,柯伽就仔细检查起灵溪,生怕在她身上看到伤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