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很快,侍女脚步匆匆走了进来,困惑说道,“王后,我找遍了整个后宫,都没有找到兰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楚凤仪微微皱眉,目光不善地盯向这名侍女,“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侍女打了个哆嗦,立即双膝一软跪在地上,“王后,我真的找遍了整个后宫,可是都没有找到兰馨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这名侍女把话说完,楚凤仪已经猛地站起身,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瓶指甲胶,猛地砸向那名侍女。

    “让你去找个人都找不到,还留着你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伴随着楚凤仪森冷的低斥,那瓶被摔出去的指甲胶在半空中划出道圆弧形的抛物线,重重砸在了侍女的额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玻璃材质的大瓶指甲胶重重砸在侍女脑门上,然后反弹掉在地上,发出啪的轻响,落地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那名可怜的少女早就吓得浑身发抖,匍匐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,“王后饶命,王后饶命啊!”

    她的额角因为被砸已经有些渗血,这会儿再加上侍女不停磕头饶命,变得更加可怖不已。

    楚凤仪却并没有消气,脸色比之前还要黑沉的厉害,冷眼斜睨着地上哀求连声的侍女,“饶命?我有说要你的命么?既然你这么怕,我当然不能让你再继续担心下去!”

    “谢王后,谢王后。”

    满头血痕的侍女连声道谢,头磕得梆梆响,以为自己终于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自从她分到王后身边伺候,每一天都过得提心吊胆,生怕一个伺候不好,就会重蹈那些莫名其妙消失的侍女们的后辙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这次自己毕竟幸运……

    小侍女的脸色刚刚想舒缓,楚凤仪已经冲守在门口的侍卫们招手,“来人,把她拖下去,不要再让她胡乱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名侍卫起步上前,一左一右搀扶着那名额头满是鲜血的侍女,眼中闪过抹怜悯。

    接触到他们的目光,这名侍女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并没有那么的幸运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好像已经被宣判了死刑,不然这两名熟识的侍卫脸上不会是这样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小侍女顿时吓软了腿,惶恐看向黑着脸的楚凤仪,“王后,饶了我呀王后,求你饶了我!”

    然而楚凤仪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,而是将目光投向别的侍女,“还有谁肯帮我,去把兰馨给我喊过来的?”

    偌大个宫殿内伺候的宫女有几十人,但是这是听了楚凤仪的话,都吓得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废物!统统都是废物!养你们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刚才还冷着脸的楚凤仪,在看到侍女们畏缩害怕的表情时,瞬间勃然大怒!

    她索性抓起桌上摆满的指甲胶,暴戾朝着侍女们砸了过去,“你们这些废物!个个都该死!”

    大瓶大瓶的指甲胶在空中飞舞着,呼啸朝着那群侍女砸去,这次却再没有谁敢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她们宁愿被指甲胶砸得头破血流,也不愿意领命去寻找兰馨,重蹈新来的那名小宫女的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楚凤仪看着下面满脸惧怕的侍女,怒火烧得越发厉害,继续抓着桌面上的东西摔砸起来。

    “蠢货!废物!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“去!立即把兰馨给我找到,否则你们谁也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!”

    楚凤仪厉声怒骂着,吓得宫内的侍女们个个惨白了脸,慌忙跪在地上祈求,“王后饶命啊,王后饶命啊!”

    她们的说词和那名小宫女一样,就连求饶声也一样,简直气炸了楚凤仪的肺。

    “统统不许再哭,否则就当场割下来你们的舌头!”

    楚凤仪高声怒骂着,脸色狰狞不已,像极了歇斯底里的女巫。

    而本来就吓得魂不附体的侍女们,更是彻底没了魂儿,跪爬在地上哭得更加大声。

    整个殿里想着侍女们的哭号求饶声,还有楚凤仪的摔砸怒骂声,喧闹的好像菜市场的大街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如果听到这种声音,肯定不敢相信这声音居然来自W国最显赫的皇宫。

    就在侍女们哭喊着跪了满屋时,一道威严的声音陡然响起,“你们哭喊乱嚷的,这都是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W国如今的王——东方柯羽。

    他刚从早朝下来,还没回内殿,远远就听到杂乱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入皇宫多年,很少听到这么吵杂的声音,不由皱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,心里最担心的是楚凤仪的安全,脚步都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谁知道等他走进来,看到的却是哭喊成一片的侍女,还有满地狼藉的碎玻璃,以及挥散成滩的各种颜色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困惑不解,威严瞪视着那片哭个不停的侍女们,“说!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再没有得到楚凤仪的应允前,这些侍女就算是撑破胆子,也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因此哪怕东方柯羽厉声询问,也没谁敢出声,只是低着头小声啜泣着。

    楚凤仪没想到东方柯羽会在这时出现,愕然了两秒后,恢复到往常温柔的样子,缓步来到东方柯羽身边,“你怎么回来那么早?平时的早会不都至少要一个小时么?”

    “哦,今天并没有什么事,而且柯伽今天有事,并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随口答了句,这才轻声问着楚凤仪,“这是发生了什么?怎么她们哭喊着跪成一团?”

    楚凤仪听到柯伽没来参加早朝时,脸色瞬间变白,都顾不上回答东方柯羽的问题,就径直问道,“不会吧?柯将军不是每天雷打不动必到的么?会不会是到了,然后有事离开?”

    “到了又离开?这不可能。”东方柯羽直接摇头,“我可是了解柯伽的,在他眼里最重压的是国事,这些年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私事缺席过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说的确实没错,身为大将军的柯伽是个十分稳妥的人,这些年从来不会因为个人原因缺席早朝。

    不管是雷鸣闪电,还是生病有恙,都从未缺席过半天。

    “对啊,所以我才肯定柯将军肯定来了皇宫,然后又因为什么事突然离去了。”楚凤仪说着,语气冷戾问向国王身后的侍卫,“说!你们今天早晨有没有见过柯将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