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明明灵溪像足了楚凤仪年轻时的模样啊,为什么他看到灵溪时,心跳会莫名其妙的失控,隐隐约约会有种痛痛的钝感呢?

    其实这两天,东方柯羽就因为纠结这个没有睡好,尤其是今天,在目睹了楚凤仪歇斯底里对待宫里的侍女和侍卫们后,他突然对楚凤仪升起抹淡淡的排斥。

    他突然不想再跟楚凤仪再贴近,不管是肢体上的接触,还是亲昵的交谈,甚至就连话都不想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觉得自己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,却又说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,一双朗眉高高拧着,眼神里蓄满了困惑。

    楚凤仪看着这样的东方柯羽,瞬间红了眼睛,带着哭腔问道,“你是不是开始嫌弃我了?我问你话你都懒得回答?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摇头叹息,“不是,凤儿,我最近是不是魔怔了?总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,好像哪里做错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的脸瞬间蜡白,就连声音都跟着发抖起来,“你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?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拧眉想了下,足足迟疑了十几秒,才困惑摇头,“我自己也说不清,总觉得是哪里不对,可是究竟哪里不对呢?”

    楚凤仪挥手示意宫女和侍卫们下去,然后用手挽住东方柯羽的手臂,“你呀,肯定是最近太忙了,这才会精神恍惚。走,陪我去喝参汤,然后再睡一会儿,等醒过来精神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因为这样么?”东方柯羽心里有些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他的理智告诉他肯定是哪里不对,可是想要理清脑子里缭绕的混沌,却远没有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,说起来我今天变得这么暴躁,也是因为没有喝参汤的原因呢。”楚凤仪说着,已经挽住东方柯羽的胳膊,大步朝内殿走去,“走啦走啦,你之前明明答应过的,要陪我喝一辈子的参汤。”

    似乎早就习惯了楚凤仪的撒娇,东方柯羽虽然眉头仍旧皱着,却仍是跟着她朝内殿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有种困惑,并没有告诉楚凤仪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真的弄不清自己是怎么了,为什么一想到灵溪那双湛蓝的眼眸,就有种想要哭的感觉呢?

    心口那儿钝钝的,就像有人在用生了锈的锯齿,在一点点缓慢拉动似得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以前,东方柯羽肯定毫不隐瞒的将这种状况告诉楚凤仪,今天他却闷声不吭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无法说通的,索性都一起闷在心里,全程沉默跟着楚凤仪回了内殿。

    两人刚进门,楚凤仪就命令侍女去端每天必须熬煮的参汤。

    负责内殿的侍女动作很快,没一会儿就端来了仍冒着热气的参汤。

    楚凤仪连忙接过来,端到了东方柯羽跟前,冲他笑得温柔,“呐,你说过的,要陪我喝一辈子参汤哦!”

    氤氲的参汤冒着热气,东方柯羽看着楚凤仪那张被热气缭绕的面庞,心头突然升起抹淡淡的厌恶。

    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,连忙接过参汤,低头小口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确定东方柯羽在喝着参汤,楚凤仪自己也端了一碗,慢慢走到窗前,“我们一起喝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并没有抬头去看楚凤仪,而是机械喝着手里的参汤。

    等他喝完抬起头,才发现楚凤仪已经端着空空如也的汤碗,冲他扬唇浅笑,“看,还是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杯温热的参汤下肚,东方柯羽这才发现,眼前的楚凤仪仍旧像以前那样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他心头那淡淡的厌恶被挥散,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得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觉得自己的头也昏沉沉的,睡意悄然袭了上来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揉了下眼睛,状态不佳道,“我……好像有点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困了就睡一会儿,不用强撑。”楚凤仪走到东方柯羽跟前,伸手帮他揉着肩膀,“来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东方柯羽轻声点头,觉得脑袋重的厉害,眼皮子更是沉重的根本掀不开。

    楚凤仪屏蔽完内殿的侍女,搀扶着昏沉沉的东方柯羽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放下厚重的床帷,东方柯羽已经发出了轻鼾。

    楚凤仪继续手里的动作,眼睛看着已经陷入熟睡的东方柯羽,眼神森然地可怕。

    “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,眼里看的心里想的,都只能是我!”

    楚凤仪的语气阴森的可怕,手上因为用力,指骨变得根根泛白起来。

    等她放下所有的床帷,贴身躺在东方柯羽身旁,抓起他的手,与他十指紧紧扣在一起,“所有想要阻碍我们在一起的,都要死!我要他们统统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睡得很沉,对发生的一切根本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楚凤仪紧贴着东方柯羽,就像卷缩在冬日寒巢的鸟儿,笑着闭上眼睛,依旧在地声喃喃,“你只能是我的,这辈子,下辈子,永永远远,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皇宫内发生的变故无人知晓,当太阳从地平面跃起时,平顺已经拥着灵溪醒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怀里仍睡得香甜的女孩儿,根本就不敢动,生怕自己的动作会惊扰到她。

    窗外的天色逐渐大亮,平顺一直静静注视着灵溪睡得香甜的脸庞,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是他认定了的,如今正毫无防备睡在他的怀里,脸上写满了对他的信赖。

    看着她光洁如象牙般的额头,平顺忍不住凑近了些,轻轻印下枚轻吻。

    等这枚轻吻过后,他却意犹未尽起来,忍不住又偷偷吻了下她好看的眉毛。

    然后是小巧秀气的鼻梁,红润诱人的脸颊,精致可人的小下巴……

    唯独那抹殷红的唇,平顺始终没有敢造次。

    他有些怕自己太贪心,会吵醒沉睡中的睡美人儿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他肯能早就已经安耐不住,去尝试那令人沉醉不可自拔的甜美了。

    平顺这边小心翼翼偷吻着命中的女孩,动作轻柔的就像蜻蜓点水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他一而再,再而三的小动作,还是吵醒了沉睡中的灵溪。

    “唔,哪儿来的蚊子?好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