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灵溪迷迷糊糊呓语着,抬手就拍向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睡的正香,却有个不识趣的蚊子,时不时飞过来骚扰,实在是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只是灵溪没想到的是,自己拍过去,巴掌却落在宽厚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平顺眼疾手快K抓住灵溪的手,笑盈盈看着仍睡得迷迷糊糊的灵溪,声音清新怡人,“嗨,早安!”

    灵溪愣怔看着平顺,眼睛越瞪越大,然后像被马蜂蜇了似得,猛地坐了起来,“我我我,你你你,我们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睡在一起?”

    看着如此可爱灵溪,平顺哑然失笑,眼神里满是宠溺。

    他淡然冲灵溪看着,“昨晚你靠在我肩膀就睡着了,我不忍心吵醒你,就也睡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……”灵溪连忙低头检查自己身上的衣服,脸色潮、红低语着,“糟了,糟了,兰姨说过的,如果和男人睡在一起,就会生小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慌乱,忍不住用手摸向自己平坦的小腹,“惨了惨了啊,我不会已经有小宝宝了吧?天呐,兰姨要是知道的话,会不会打死我?”

    平顺差点被惊掉下巴,在他的印象中,灵溪是个十分聪慧可人的丫头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听她这么说,怎么这么耸人听闻?

    她是不是吃可爱多长大的,所以才会问出这么蠢萌的问题?

    平顺心里笑得前仰后合,脸上却摆出副正经的模样,低声问着灵溪,“你确定,只要跟男孩子睡在一起,就会生小宝宝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灵溪郑重点点头,表情十分的严肃。

    她看着问的一本正经的平顺,以为他居然连这都不知道,带着哭腔再次重重点头,“都怪我太笨了,居然忘了这么严重的事!我怎么能靠在你怀里睡着呢!天呐天呐,这下该怎么办才好!”

    平顺真想捧腹大笑,可是看着灵溪可爱到爆的小表情,心里实在是不舍得就此戳破她的小迷糊。

    他不但没有解释清楚,反而继续扭曲事实,“这么说,我们俩,已经有了小宝宝?”

    说着,平顺坏笑着看向灵溪平坦的小腹,“他是不是就藏在你这儿?我是不是就要当爹地了?”

    灵溪整张脸都垮下来,叹着气无奈点头,“是啊,我……我还那么小,要是真的当了妈咪,兰姨肯定会打死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怕,我会保护你的!”平顺简直爱死了灵溪可爱稚气的小表情,一把将她拥在怀里,无比郑重承诺道,“这辈子我都会保护好你,谁让你是我宝贝的妈咪呢!”

    这句话平顺说得半点都不违心,虽然眼前是灵溪弄出来的乌龙事件,不过他是真心实意,想让这个绝无仅有美好的女孩成为他孩子的妈咪。

    不管有没有这个乌龙事件在,这辈子他都认定了她了!

    灵溪仍在纠结自己会有小宝宝的事上,单手捂着自己的肚子,满脸都是纠结,“可是兰姨说过,女孩子要洁身自好,不能随便就跟男孩子睡在一起,这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乖,别想这些了。以后你就是我最爱的小妻子,我会用生命保护好你和宝宝的。”

    平顺根本不打算解释清楚,他就是要让灵溪认为自己真的有了他的宝宝,切切实实确立两人的恋爱关系。

    灵溪脸上认识纠结的厉害,“可是,可是我们这样是不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再用这种可怜楚楚的小表情看我,我发誓我会吻你!”

    平顺说着,行动已经快过思想,低头稳住那抹殷红的唇瓣。

    那是他睡醒后就肖想到不行的美好,不管有没有合理的理由,他都会一亲芳泽的。

    两抹青涩的唇相接,味道果然如平顺渴求的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他忘我的深深轻吻着,动作格外的轻柔,生怕会吓到了灵溪。

    逃不开的灵溪下意识想要推开平顺,然而手刚放在他胸前,就被平顺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他只用一只手就轻松裹住了灵溪的两只小手,声音因为忘我的投入变得粗噶沙哑起来,“乖,给我你的甜美。”

    灵溪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,浑身的力量似乎都从唇瓣处被抽走似得,软的坐都坐不稳。

    她就那样无力靠在平顺怀里,任由他予取予夺,心跳渐渐变得快速不可控起来。

    窗外的天色早已经大亮,一支招展的粉、嫩桃枝斜斜伸过来,上面绽放着的花瓣美得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鸟儿跃上枝头,偏头看了眼窗内的情形,叽喳哼起了歌,一起都是那么的美好。

    平顺在房间里忘我拥吻着灵溪,早已经忘了今夕是何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他什么都不想再去多想,只想醉在她娇艳的红唇下,最好时间就此定格凝固。

    “快给我搜!他们就住在这个小院子里!”

    屋内的气氛正和谐,门外突然传来声暴戾的断喝。

    突兀的声音令平顺瞬间恢复清醒,慢慢放开脸颊红润不已的灵溪,警惕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听清楚,刚才那道声音的主人,正是他顺手拿走金卡的主人——柯蒂斯。

    看来是柯蒂斯发现了金卡不见,然后顺藤摸瓜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平顺从窗口看出去,只见不大的庭院里,柯蒂斯正努力冲冲领着队侍卫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立即握住灵溪的手,低声说道,“这里已经不能再逗留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灵溪被平顺吻得昏头涨脑的,这会儿听到他这么说,顿时跟着看向窗外,“糟了,怎么是柯蒂斯?“

    “应该是顺着金卡找过来的,昨天我就说过,这里我们只能暂时住一晚。”平顺说着,看向神情紧张的灵溪,“有我在,你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怕,主要是怕连累……”

    灵溪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平顺牢牢捂住嘴巴,“傻瓜,上次我都说过了,不要再分彼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大手故意指了下灵溪平坦的小腹,继续误导着她,“毕竟我们已经有了宝宝呢,以后就是一家人,不可以再分彼此。”

    他不这么说还好,说完灵溪的脸就从耳根红到了脖颈,羞涩的恨不得找道儿地缝钻起来。

    “搜!每个房间都给我搜仔细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