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90章 为了生存,典当了身边唯一的水晶石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柯蒂斯看着自己的这帮手下,气得直翻白眼,“我看也指望不上你们!废物,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只是等柯蒂斯推开众人走出门外,本来行人就稀少的背街上,哪里还有平顺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可恶!又让他给跑了!”柯蒂斯气得调、教,恶狠狠瞪着自己的手下,“收队!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!”

    侍卫们被骂得灰头土脸,却没谁敢多说什么,灰溜溜跟着柯蒂斯往回走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的另一条背街,平顺和灵溪稳稳坐在小白背上,专门捡僻静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是白天,他们不想让豹儿吓到行人,从酒店出来不久后,就让豹儿独自寻找僻静的地方歇息,然后天黑后再循着味道跟他们回合。

    豹儿向来听话,很快跟平顺他们分开,躲起来不见了踪影,静等夜晚的来临。

    平顺拥着坐在自己身前的灵溪,一路往前走着,哪里偏僻就往哪儿走。

    眼下他们被柯蒂斯追着不放,越是偏僻的地方就越是安全。

    其实昨晚平顺如果不用那张金卡,他们还可能没那么快被柯蒂斯给追上。

    只是平顺根本不舍得灵溪受半点委屈,宁愿冒着被柯蒂斯发现的危险,仍是高调住在了酒店里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连金卡也没了,口袋里又身无分文,平顺微微皱眉,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主意。

    他左手扣过灵溪的腰身,稳稳拽着缰绳,右手却摸向贴身的口袋。

    那里藏着他自幼就随身携带着的一颗紫水晶,它是颗只有拳头大的心形水晶石。

    眼下正是用钱的时候,平顺决定暂时将这块紫水晶典当出去,暂时缓解下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等他安顿下来,再赚钱赎回跟了自己多年的这颗紫水晶。

    平顺正沉思盘算着,坐在他前面的灵溪突然掩唇惊呼一声,“哎呦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灵溪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平顺瞬间从沉思中清醒,担心地问向灵溪,生怕她会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灵溪的手仍捂在嘴上,微微摇头,眼睛却惊恐的看向前方,“那里,那里是不是有个死人?”

    此时的灵溪无比的惊恐,湖蓝色的眼眸里写满了畏惧,就连声线都跟着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平顺立即顺着灵溪的视线看过去,这才发现,在前方不远处的半山坡,赫然躺着个浑身是血的人。

    原来不知不觉中,他们已经走出了城市,来到了僻静的乡间小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风景倒也算秀雅,就是半山坡突兀躺着的血人,相当的煞风景,看上去就像具惨死多时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平顺说着,人已经利落跳下马,走向半山坡时没忘了回头叮嘱小白,“保护好灵溪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小白前蹄重重点地,似乎在向平顺做出承诺。

    平顺这才满意地离开,朝着那道血糊糊的身影走去。

    他越走越近,转眼已经来到半山坡,这才看清楚地上躺着的并不是死尸,而是重伤垂危的伤者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身体蜷缩着,脸上的神色灰白不堪,眼睛也无力地半眯着,似乎随时都会闭上眼睛咽气似得。

    “喂!死了没?没死就醒醒!”

    平顺直接问了句,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。

    他不悦地皱起眉头,扭头看向灵溪,轻声道,“并不是尸体,这人只是受了伤,还有口气在。”

    听到人还没死,灵溪这才不感到害怕,细声细气问道,“那……他还有救么?要是我们不管他的话,他大概会死在这里吧?”

    平顺微微点头,“唔,他身上有些刀伤,衣服也被鲜血给浸湿了不少。如果不管他的话,估计到不了晚上,血就会流干。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简直太恐怖了,灵溪立即摇头,“这样太惨了!你可不可以救救他?”

    本来平顺是不愿意多管闲事的,可是看着自己心仪女孩心仪期待的目光,平顺毫不犹豫答应下来,“只是些刀伤,应该能救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毕竟是条性命啊!”灵溪感慨着,坐在马上郑重拜托平顺,“那么你救救他吧!”

    平顺没再多说,直接将那人翻过来,弯腰检查着他身上的伤势。

    之前平顺的猜测并没有错,这人身上的刀伤十分可怖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受了什么刑罚回来。

    “嘶,他身上的伤好像很严重呢。”灵溪忍不住从马背上下来,来到平顺身边。

    “确实,我并没有足够的把握救他,他需要的是医生。”平顺微微皱眉,思考着应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眼下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,如果再带上这个明显重伤的陌生人,只会多一份拖累。

    灵溪却摇摇头,“你看他伤的那么严重,肯定是被人故意伤害的。如果真的交给医生,会不会被那些坏人给发现?”

    平顺好笑地看向灵溪,“你又怎么知道他是个好人,别人就是坏人?“

    这句话问的灵溪哑口无言,确实,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陌生人,更加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可是眼看着他伤的那么重,灵溪觉得就这么丢下他不管,有些过于冷血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下,很快想到个折中的办法,“要不这样?我们先把他救醒,等确定他是好人坏人后,再决定他要不要再继续跟着我们?”

    对于灵溪的善良,平顺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不想多管闲事的,毕竟目前她们自己都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可是灵溪都这么说了,他实在是不忍心让她失望。

    无声叹了口气,平顺只好点头答应下来,“好吧,那就听你的,等他醒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灵溪重重点头,脸上绽放出甜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美丽的容颜就像冬日里绽放的花、蕾,令平顺有一瞬间的失神,看得眼睛都痴了。

    就冲着这么甜美的笑容,别说让他去救人,就是让他去上刀山下火海,他也绝对义不容辞的!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,免得柯蒂斯再追过来。”

    平顺说着,弯腰将仍重伤昏迷的男人扛起来,将他横放在小白的背上。

    灵溪也放弃了骑马,跟着平顺并肩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