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们身后,跟着驮着陌生男人的小白。

    为了避开柯蒂斯的追寻,平顺尽量带着灵溪往僻静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最终,他们来到人烟稀少的乡下。

    这里风景秀美,房屋也是典型的四合院,四周炊烟袅袅,远处隐隐传来孩童的嬉笑声,一看就是个和谐安宁的小村落。

    “我看,咱们就暂时住在这里吧。”平顺扭头询问灵溪的意见,“看着这里民风挺淳朴的,柯蒂斯的爪牙应该伸不那么长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灵溪重重点头,“我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她新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宁和的小村落,无论是快速跑过的黄狗,还是远处躲起来偷看的小孩,都那么的令人亲切。

    这是她住在迷雾谷林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,也不是住在将军府时的陌生拘束,这里的空气中,写着大大的自由!

    “你先待在这里不要乱走动,我去找个地方住下来。”

    平顺说着,不放心地看了眼灵溪,这才转身去找住宿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到来,小村落里的人并没有流露出太大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很快,平顺就租下来一间简单小巧的四合院,处处都流露出寻常可见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不算雅致却十分干净的小院,灵溪越看越满意,握着小白的缰绳找到马厩,“呐,小白,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扬脖低鸣了声,对自己的新住所似乎也比较满意。

    平顺已经将带回来的那名重伤员扶了下来,半扛着他进了西面的偏房。

    灵溪安顿好小白,跟着进了房间,刚进门就看到平顺正帮捡来的那人脱上衣,露出精瘦却又血肉模糊的臂膀。

    “哎呦,”灵溪连忙转过身,羞涩地捂住脸,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脱他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伤势那么严重,不脱掉衣服怎么治啊。”平顺不以为意道,然后抬头看向灵溪,关切道,“你走了那么久,肯定很累了,先去房间里休息会儿吧!”

    “好,”灵溪刚准备走,突然想想到什么似得顿下脚,扬声问着平顺,“对了,我是想过来问你,你从哪儿弄来的钱,租赁下的这个小四合院?”

    平顺闻言笑了,知道灵溪是怕他故技重施,再去捞柯蒂斯的钱。

    他笑着冲灵溪的背影说道,“放心吧,这次跟柯蒂斯没有关系,是我当了自己身上的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灵溪吃惊回头,等看到平顺正低头给那人擦拭伤口,立即又转了过去,语气格外焦急,“那怎么行呢?你怎么能把自己的东西给当了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只是暂时典当而已,很快我就会把它重新赎回来。”平顺自信说着,没忘了叮嘱灵溪先去休息,“你还是先回房间里睡一会儿,等我忙完这里,就过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灵溪乖巧点头,走之前犹如蚊子嗡嗡般留下一句,“记得别太累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她说的很轻很轻,不过却仍是被平顺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朗,就连心儿都跟着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,果然还是在乎他的!

    等平顺为捡来的那人处理好身上的伤,已经是大半个小时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仔细清洗了下手,这才朝灵溪住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,平顺想到自己之前携灵溪离开时,为了能有方便使用的钱,只好典当了怀里自幼带着的紫晶石。

    那块紫晶石从小陪伴着他,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他确实没了什么好办法,是绝对不会典当掉的。

    当时平顺实在是不舍得,临典当前将那块紫晶石摸了又摸,嘴里还喃喃自语着:小石头,我只是暂时把你寄存在这里,不要怕!很快我就会把你给接出去的!

    而当平顺的话音落下后,那块紫晶石似乎听懂了他的话,居然互闪着明灭了几次。

    这下平顺更加不舍,却不得不为了大局,狠心将紫水晶交到典当行,换了很大一笔资金。

    而平顺的未雨绸缪并没有错,如果不是当时他及时将紫水晶典当出去,现在拿到这偏僻的乡下估计也没多少识货的。

    如今既然大局已定,他决定好好筹谋该怎么立足,然后争取用最短的时间,把伴着自己一块儿长大的紫水晶给接回来!

    平顺心里这么想着,人已经迈步来到了灵溪的门前。

    他轻轻敲了下门,声音格外温柔,“灵溪,你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开了,灵溪浅笑着出现在平顺面前,声音犹如莺啼般动听,“你忙完了?他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太乐观,”平顺摇摇头,“他身上的伤势很重,我已经尽力为他上了治伤的药。至于能不能撑过来,就要看他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听平顺这么说,灵溪也没再多说什么,转身走到窗户旁,托腮坐下低声叹息起来,“我们已经远离了皇宫,就是不知道兰姨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平顺想了下,笃定道,“大概也像你思念她一样,正在思念着你吧?”

    他的猜测并没有错,就在灵溪牵挂着兰姨时,兰馨也在为灵溪担忧着。

    彼时的她坐在柯伽的车里,眼睛焦灼直视着前方,“你刚才说灵溪就住在酒店里?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到?”

    “再有两公里,”柯伽看了眼导航,将车子调整方向,加速前行。

    他们是刚从皇宫出来的,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回将军府,柯伽就接到了柯蒂斯的电话。

    原来柯蒂斯在发现平顺和灵溪居住的酒店后,就立即给柯伽致电告知位置,然后带人先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兰馨皱眉看了眼导航,“这导航是不是不太靠谱,我总觉得这两公里我们已经走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柯伽轻咳了声,有些窘迫地打起哈哈,“刚才我是怕你担心,才说就剩下两公里。不过现在,是真的只剩下两公里。”

    兰馨无奈白了柯伽一眼,觉得他嘻哈不正经的模样,简直像极了十三年前。

    她心里这么想着,嘴里却没有说出来,而是静静坐在副驾驶,无声凝望着正在全神贯注开车的柯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