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却并不觉得痛,而是用深深的眸光,定定看向神色慌乱的兰馨,沉声道歉,“对不起馨儿,是我情不自禁冒犯了你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兰馨被柯伽盯视的话都说不利索,脑海空白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找到个词汇,“你以后不许在这样,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软绵绵的,明明应该是叱责的语气,说出来反倒像唱歌一样好听,根本就没有半点威吓力。

    柯伽显然没有在听,而是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唇瓣,若有所思的表情分明是在回忆着刚才的美好。

    兰馨被他弄得越发窘迫起来,觉得车厢里变得越来越热,只好催促起柯伽,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开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柯伽用手指给了兰馨一个飞吻,笑得满面春风,“我知道你肯定会生气,但是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兰馨被气得语塞,索性扭过头去,不再去看柯伽那张堆满笑容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心爱的姑娘,长得真是漂亮,有着弯弯的眼睛和甜甜的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柯伽继续开车上路,心情倍儿好地唱起了歌。

    兰馨觉得他很可能是疯了,自己焦头烂额的,他居然还有心情在唱歌。

    兰馨越想越窝火,索性飞给柯伽几个白眼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白眼显然并不管用,正在兴头上的柯伽根本视而不见不说,甚至还会用手指给她甩飞吻。

    疯了疯了,这个男人是彻头彻尾的疯了!

    兰馨无语摇头,干脆闭上眼睛,不再去看举止癫狂的柯伽。

    看着娇羞不已的兰馨,柯伽整个人通体舒坦,觉得眼前的天格外的蓝。

    他今天鼓足勇气,终于吻到他最爱的女孩啦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中午时分,平顺和灵溪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下棋,就听到偏房里响起了微弱的声响。

    耳聪目明的平顺立即放下手里的棋子,“应该是那家伙醒过来了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灵溪连忙跟了过去,等她走到,就看到平顺正低头检查那人的伤势。

    她就没再往里走,站在门口低声问道,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烧已经退了,问题就不大。”平顺笃定说道,“像这种伤势,只要死不了,肯定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灵溪愣了两秒,目光微讶看向平顺,她怎么觉得平顺刚才是在说废话呢?

    不过他她心里这么想,却并没有说出来,而是低声问道,“那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?“

    “不清楚,”平顺轻轻摇头,“咱们尽人事,他就听天命吧!”

    眼下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,毕竟他们住的地方穷乡僻壤的,别说找个神医,就是找个庸医出来,只怕也比登天还要难!

    平顺又灌了那人一些水,这才和灵溪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以为那人伤的厉害,就算体质再好,也要到明天才能苏醒。

    谁知道到了傍晚,捡来时还有如死尸般的那人,居然奇异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先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,然后将视线投在平顺和灵溪的身上,笃定问道,“是你们…救了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平顺直接点头,并没有否认这点。

    他以为点头后会听到道谢声,谁知道下一秒,那人却低低问了声,“为什么要救我?你们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这下换平顺愣住了,他还真不知道,自己难得好心一次,居然还救错了?

    灵溪显然也有些搞不清状况,纳闷问向那人,“你是遇到什么事了么?怎么会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你们不用管我!出去,都出去,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!”

    刚才还无力躺着的男人突然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声,呼喊着让平顺和灵溪出去。

    平顺看向灵溪,后者同样是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眼前的陌生人肯定有着不寻常的故事,不过都没有多问,无声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等到了外面,灵溪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他……是不是摔坏了这儿?”

    平顺微微摇头,“不清楚,我想,他或许更盼着自己摔坏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等平顺和灵溪走出去后,房间内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来那人虽然刚醒来,而且还带着伤,但是明显火气很大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灵溪犹疑地看向平顺。

    平顺静听了下里面的东西,“不用,如果他铁了心不想活,咱们怎么劝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有道是有理难劝绝命人,有些东西,毕竟当事人自己想开才行。

    刚才那人身上伤痕累累,明显是被人暗算或者是追杀的。

    他们对他并不了解,就算是想劝,只怕也是无从劝起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让他自己静一静,等他想清楚再说。”

    平顺说着,握住灵溪的手走出小院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暂时安顿了下来,但是灵溪心里记挂着兰馨的安危,白天里两人商量了下,准备去打探下兰姨的现状。

    当然,像她们住的这种闭塞小乡村,肯定没什么消息可以打听。

    想要了解目前兰姨的状况,他们还必须到热闹的城市去。

    为了掩人耳目,他们装扮买竹笋。这次平顺和灵溪没有骑马,而是简单装扮了下,步行前往皇宫所在的城市。

    他们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,才从闭塞的乡镇,来到了繁华的城镇。

    平顺将肩膀上扛着的鲜嫩竹笋放下来,戴好头上的竹篱,大声吆喝起来,“唉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!新鲜可口的竹笋,营养健康又美味啊!来自深山的纯天然食品,都过来看看啊!”

    灵溪也弄了块头巾包住脸,跟着细声细气附和着,“鲜嫩的竹笋啊,路过的都来看看吧,我们便宜买了!”

    他们的吆喝声很快吸引了不少行人,平顺挑过来的一筐竹笋,很快就卖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来之前就准备好的,那些竹笋随处可见,城市里却没有,平顺才提出这个意见,顺便赚些生活费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主意果然奏效,俩人很快赚了不少的钱,喜滋滋背着空箩筐,在热闹的集市转悠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