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94章 姬飞栾:向阳而生,重新启航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一来是为了买些生活用品,另外就是可以趁着买东西的时候,顺便像那些消息灵通的小商贩们,打听下想听到的信息。

    等两人采买了些必备的生活用品,宫里的消息也真的打听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据说兰姨已经在皇宫消失,王后正发了疯地到处寻找,甚至还贴出告示,凡是有知道兰馨下落的,重赏一千金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平顺还打听到,在皇宫张榜的告示旁,还贴着他跟灵溪的素描画像,能提供下落者,能得到三千金币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显然不怎么好,平顺谨慎地压低自己头上的竹帽,然后催促灵溪离开了都城。

    他们出城门时,果然看到了自己的画像。

    不过画像明显失真,根本就没有画出他们本人的精气神,贴在那儿简直是冒牌货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平顺瞅了下上面写着的通缉犯三个字,不由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想他好歹也是P国的王子,如今竟然变成了通缉犯,被人贴在城门展览。

    灵溪看到平顺摇头,以为他是心里不痛快,偷偷握住他的手,轻声说道,“对不起,都是我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”平顺揉了下灵溪的头,握紧她的手快速离开了城门,“这次咱们算是彻底被锁在了一起,就当这两张画像,是咱们的证婚图吧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说这个,瞬间令灵溪赤红了脸颊。

    “谁在跟你说这个,讨厌。”

    灵溪低声说了句,想要抽开自己的手,反而被灵溪握得更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许再抽出自己的手,否则我就停下来,直接向所有人宣告,你是我的这辈子都不会放手的女人!是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平顺淡淡说道,语气却格外的郑重。

    灵溪直视着平顺的眼神,知道他向来说到做到,不敢再有别的动作,乖乖任由平顺牵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平顺无声扬唇,他就知道,这个女孩最怕的,是连累他身处险境。

    如今这里这么多人,她才不会让他被别人发现呢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带着点小小的胁迫,可是平顺早已经认定,这辈子除了灵溪,他根本懒得再去理会谁。

    他心情大好地握着灵溪的手,跟她并肩走回租住远离都市的小村子。

    等到了院门外时,天已经黑透了。

    平顺推开院门,还没进去,却意外嗅到了食物的香味。

    他惊奇地看向灵溪,发现她眼中同样是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白天他们出去打听消息,怎么回来就已经做好了饭,难道,是捡来的那个人?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冒出来,厨房里就走出个身形高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的五官十分立体,面容清隽秀雅,带着几分金贵的气度。

    男人手里端着盆热汤,看到平顺和灵溪站在门口,笑着冲他们点头,“回来了?饭已经做好,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平顺微微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多问任何,就那么自然地洗过手,坐在院内的石桌上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灵溪远没有平顺那么平稳,她惊奇地洗手走过来,终于忍不住问道,“你身上的伤好像很严重,就已经可以做饭了?”

    陌生的男人递了双筷子给灵溪,抿唇轻笑出声,“只是些皮肉伤罢了,养几天就没事,死不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灵溪还是咋舌不已,她白天是看过他身上的伤口的。

    那样严重的伤势,如果换了别人,估计这会儿还下不了床,他是怎么做到行动自如,然后可以做饭的?而且还做得色香味俱全?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你们离开了大半天,又走了那么远的路,难道不饿么?”

    陌生男人说着,将做好的一叠菜推到灵溪跟前,“先吃饭,有什么想问的,都等吃饱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既然别人都那么说了,灵溪也不好再继续问,埋头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还别说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走了很久的路的原因,觉得今晚上的饭简直特别的香。

    平时灵溪根本吃不了多少东西的,这一次却足足扒了两大碗饭。

    三人无声吃着晚饭,平顺始终一脸的淡定,唯独灵溪眼睛不时偷瞄陌生男人,满脸堆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那陌生男人跟平顺一样端坐着吃饭,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,并没有被灵溪好奇的视线所干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吃完晚饭,灵溪终于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,“你叫什么名字?从哪儿来?身上的伤真的没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陌生男人眼神恍惚了下,然后轻笑着摇头,“我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,或者,你帮我取个新的名字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?”灵溪吃惊地张大嘴巴,“难道你伤到了头?”

    听说有些人如果不小心伤到头,就会影响记忆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人被捡到时受了很重的伤,说不定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听了灵溪的话,那人脸上的笑容更甚,静默了两秒后,淡淡摇头,“有些东西不用受伤,可能也会遗忘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灵溪有些不懂,正迷惑不解时,一旁的平顺笑着说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取个全新的名字,重新开始吧!”

    聪慧的平顺已经看出,眼前这个男人肯定有着不一样的故事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愿意再提,他们又何必多问呢?

    毕竟人这一生中,遇到的很多人注定都是过客,没必要每个相逢都追根究底。

    听完平顺的话,灵溪才跟着明白过来,她想起陌生男人说要让自己取名的事,随意想了下,很快就有了个好名字,“就叫姬飞栾吧,向阳而生,重新起航。”

    “姬飞栾?”陌生男人重复着这个名字,“姬这个姓并不好,不过既然是你起的,以后我就叫这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正色看向平顺和灵溪,“很高兴认识你们,我是姬飞栾。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,以后我就是你们最忠诚的仆人。”

    平顺始终无声注视着姬飞栾,这个陌生男人无论从气度还是谈吐上,都绝对不是普通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如今竟然要当他和灵溪的仆人,想来是一心想要丢掉之前的身份的。

    也罢,既然相遇,就证明是种缘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