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至于是善缘还是恶缘,就都交给时间来检验吧!

    平顺打定主意后,淡淡点头,“也好,我们正好缺个帮手,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”姬飞栾笑着点头,眼中终于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那是抛却不堪过去,终于新生后的焕然璀璨,简直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!

    灵溪一脸懵地看着两个男人,不明白说着说着,姬飞栾怎么就成了他们的仆人呢?

    她总觉得仆人这个词并不太好,轻声说道,“嗯,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,相互照顾是应该的,不用做什么仆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世间最难偿还的,就是人情债。”姬飞栾坚定摇头,坚持要当平顺和灵溪的仆人,“唯有鞍前马后的伺候你们,估计才能偿还掉你们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见姬飞栾坚持,灵溪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只好无奈点头,“那好吧,以后麻烦你多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从那天晚上开始,姬飞栾就成了平顺和灵溪的仆人。

    他做事十分细致周到,无论是做饭还是洒扫,都能做到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而且他从来不多言语,闲了就会陪着平顺和灵溪去收竹笋,然后做好晚饭等他们从都城回来。

    弹指一挥间,他们三人已经在这个小院子里,又过了几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两天的时间里,平顺和灵溪每天都必去都城售卖竹笋,和打听兰姨的下落。

    只是结果都一样,兰姨始终没有什么消息,他们的头像依旧被贴在城门上通缉。

    他们还偷偷去将军府外面蹲守,见过几次柯伽和柯蒂斯进进出出,只是并没有兰姨的身影。

    灵溪心里十分担心兰姨的安危,好几次都想冲过去询问柯伽,都没平顺给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平顺发现,将军府外并不只是他们在蹲守,明显还有另外一帮人。

    而看那帮人的穿着,分明是从皇宫里出来的,应该是王后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他猜测王后肯定也像他们一样,怀疑兰姨就住在将军府里,因此才及时阻止了灵溪的举动,提议夜探将军府。

    这样既能避人耳目,他一个人还不用太过于担心灵溪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平顺安抚好灵溪,就穿好便利的黑色衣服,直接来到了将军府外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多高的墙头,平顺微微纵身,就轻飘飘跃了上去,落地无声,宛如只轻盈的猫儿。

    平顺刚上了墙头,就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藏好,就看到草丛里走出两个探头探脑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跟自己一样,也是来夜探将军府的。

    平顺心里这么想着,纹丝不动待在原地,无声盯视着这两人的举动。

    只见两人合作着爬上了围墙,然后顺着墙边的树滑了下去,轻车熟路朝着将军府的后院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平顺之前在将军府里住过,知道后院是女眷的住处。

    将军府里并没有夫人小姐,那边住着的多是女佣。

    难道,兰姨就被柯伽藏在了哪里?

    平顺心里想着,隐藏着身形从墙头攀上房檐,居高临下看着两人走着。

    他屏息静气,脚下没有半点声音,自然也不会被任何人给发现。

    而院子里的两名黑衣人却不同,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,脚步匆匆直奔后院,然后停在了一处房间前。

    那间房子亮着灯,明显有女人的身影投在窗帘上。

    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,同时点头,似乎已经认定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同时朝那间房走了过去,手却跟着背向身后,猫着腰很快到了门边。

    平顺居高临下看得无比清楚,那两人的手里,分明都握着把异常锋利的匕首!

    虽然隔得那么远,但是目力极佳的平顺也已经看清,那两把匕首,分明跟他上次从黑衣人手中夺过的一模一样!

    看来,稳坐在皇宫的那位假王后,终于再也沉不住气了!

    平顺伸手在身边摸索了下,用手轻轻掰下来两小块屋檐,无声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他猜测这两名黑衣人就是冲着兰姨来的,如果等下他们推开门,确实是要对兰姨不利的话,那么这两块小屋檐,他就直接丢过去了!

    眼看着两个黑衣人越走越近,平顺的手微扬,准备在他们推门的刹那,出手了结了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断喝骤然响起,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柯伽的身影从旁边的隐蔽处出现,显然早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两名黑衣人这才意识到中了计,眼看着逃跑已经来不及,只好硬着头皮,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朝着柯伽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闪着冷光的匕首在黑夜中异常醒目,两人齐心朝着柯伽攻了过来!

    身为大将军的柯伽丝毫不乱,稳稳站在原地,等两人靠近,抬手敲向两人的咽喉!

    他这一招十分的惊险,可以说是完全放弃了防守,主动强攻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实力相等的,这样的招式简直是以命搏命的打法。

    不过放眼整个W国,能跟大将军柯伽抗衡的,只怕也没有几个人!

    所以他才有这个自信,根本不去防守,而是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果然,在柯伽果断的雷霆一击时,两名黑衣人明显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他们不进反退,转身就往后面跑,“糟了,我们中计,撤!”

    只是柯伽哪里会给他们逃走的机会?他一个猛扑,决意留下这两个鬼祟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柯伽重拳如疾风般赶至,狠狠砸在仓皇逃窜的黑衣人后背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两人踉跄着往前几步,终于不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柯伽这才满意地晃了下脖颈,大步朝摔倒的两名黑衣人走去,厉声问道,“说,你们是谁?!”

    躲在房檐上的平顺却暗叫不好,他上次不是没有遇到黑衣人,最后却一个大意被他们给逃了。

    只怕这一次,黑衣人还会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平顺的担忧并不是无的放矢,果然,就在柯伽快要走到两名黑衣人跟前时,他们猛地朝地上丢了样东西,“撤!”

    那东西瞬间炸开,浓烈的烟雾霎时遮蔽了他们的身影,浓的看不清任何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