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496章 为什么还要听她的指令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等烟雾散去,两名黑衣人已经消失,地上只剩下浓烈烟雾灼烧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柯伽定定看着那片痕迹,眼中闪过若有所思的光。

    房檐上的平顺静静俯瞰着,心里暗自猜想,看来柯伽已经猜到了那些黑衣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紧闭着房门在这时被推开,兰姨从里面快步走出,担忧地问向柯伽,“你有没有事?他们有没有伤到你?”

    柯伽回头凝望着兰馨,笑得无比自信, “就凭他们这种跳梁小丑,怎么可能会伤到我呢?”

    兰馨这才长长松了口气,“只要你没事就好,不知道他们跟上次的黑衣人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柯伽眼神闪烁了下,似乎在犹豫着什么。

    兰馨对柯伽最为了解,立即问道,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柯伽微微点头,“是的,刚才看他们逃离的身法,十分的熟悉,很多年前,我好像见过。”

    兰馨微微皱眉,“你见过?”

    刚才她躲在房间里,透过窗户看到两名黑衣人丢下烟雾弹逃离,觉得十分惊奇。

    这样鬼祟的逃跑方法,她还真是第一次见,不知道柯伽怎么会见过。

    “没错,多年前我确实见过,”柯伽微微点头,眼神恍惚,似乎陷入了多年前的回忆,“那时候我跟着大哥,还有当时还不是国王的东方柯羽远航,中途遭遇了风暴,流落到一个叫瀛洲的小岛,就见识过这种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没听你提起过呢,”兰馨对那个小岛来了兴趣,“想必那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历险,才让你记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唉,当年我们年轻冲动,跟岛上的人发生了冲突……”

    柯伽说到这儿,似乎不愿意再说下去,苦笑了下转移话题,“不过那座海岛距离这里很远,当年那些人也不会追踪到这儿,估计只是身法相似而已。”

    兰馨知道柯伽不想再多说,也就没有追问下去,淡淡笑道,“只要你没事就好,当年你遭遇的已经过去了那么久,我想也应该只是相似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柯伽微微点头,“只怕他们这次没得手,下次还会再来。到时候绑住一个,就能逼问出他们的来历。倒是你,一定要小心照顾好自己。现在到处都贴着你的画像,宫里的那位显然铁了心要抓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害怕她来抓我,就怕连累了你,”提起这个,兰心就一脸的忧心忡忡,“尤其是到现在还没找到灵溪的下落,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躲在房檐上的平顺听到这儿,就想探出头打个招呼,免得兰姨再担心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动作,柯伽就单手拥住了兰馨,“不用担心,那个叫平顺的小子身手很不错,应该足够保护她的。不过我有皇命在身,下次再遇到,还是会抓他。”

    平顺只好将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,心里无声腹诽着柯伽,觉得他真的是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而兰馨显然跟他的想法一样,不满出声道,“你明知道她是假的,为什么还要听她的指令?”

    “现在到底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,目前我还是要遵从皇命的。”柯伽叹了口气,语气里满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兰馨抿唇藏起眼底的失落,幽幽叹息道,“现在我在这里挺好的,灵溪能照顾好她自己就行,最好不要冒冒失失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柯伽知道兰馨已经不开心,歉疚看向她,“抱歉兰馨,我知道是我太迂腐,你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立场不同,我不能强求你为我做什么,”兰馨笑得勉强,“很晚了,我该回去休息了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兰馨就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,背影带着几分落寞。

    “兰馨……”

    柯伽低喊了声,看到兰馨低头仍旧走着,无声叹了口气,到底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只是兰馨夹在其中,他赴汤蹈火都会站在兰馨那边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如果王后真的是假冒多年,那么如今的玉溪公主只怕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而那个有着最纯净眼眸的女孩,可能才是真正的公主。

    一旦真相揭开,整个W国都会被震动,绝不是一两个人受牵连。

    所以柯伽不得不谨慎,在真相未揭开前,他会不遗余力保护着兰馨的安全,至于其他,也只能择形势而动。

    至少那个叫平顺的少年,他如果遇到,是一定会依照命令抓起来的。

    而兰馨最关心的灵溪,一旦遇到,他还真不知道是该送进皇宫,还是将她像兰馨一样,偷偷藏在将军府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柯伽的心头百感交集,呆立在月光下,整个人就像凝固了似得,久久无声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最想保护的,唯有兰馨而已。

    宫中的那些真真假假,是是非非,他并不想参与……

    柯伽在院子里静静站着,兰馨躲在房间里,脸上早已经布满了无声的泪痕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知道柯伽的为难,可是眼下她和灵溪已经暴露,早已经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不管柯伽以后是怎样的立场,她们都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命运早就早早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兰馨无声叹了口气,无力坐在窗边。

    她知道柯伽此刻就站在外面,可是,自己却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,当年她背负着小公主被迫害坠崖,就不应该侥幸生还的。

    兰馨苦楚笑了下,低头挽起衣袖,看向左臂上至今仍能看到的累累刀伤,心里泛起大片的苦水。

    如果那时候她就死了,大概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的难受了吧。

    这世间最难做的就是取舍,而她,又该如何抉择……

    窗外月凉如水,却远远比不过兰馨此时的心凉。

    她托腮静坐了一会儿,缓缓垂下眼睑,一颗泪珠悄然无声自眼角滚落。

    其实早在多年前,她就已经做出了选择的。

    日后无论遇到怎样的阴谋险境,她依旧是初衷不变,会坚定地站在公主那边。

    至于柯伽……

    如果对立的那天真的到来,她不用去深思,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房间里静悄悄的,站在院内的柯伽依旧无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