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一说灵溪又羞又窘,两只耳朵红的滚烫,简直想找道地缝儿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尴尬地轻咬了下下唇,狠狠踩了下平顺的右脚,然后挣脱他的怀抱转身,“讨厌!谁说还有下次?”

    平顺知道灵溪是害羞,连忙握住她的手,轻轻在她掌心里画圈,“好好好,你说什么我都依,这总行了吧?不要生气了,乖。”

    灵溪想要挣出自己的手,奈何平顺握得紧,根本就抽不出来,只好无奈继续任由他握着。

    “快别生气了,我向你赔不是,好不好?”平顺耐心哄着灵溪,丝毫不因为她的小性子而不耐烦。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暗暗用力,将灵溪往自己怀抱里拉。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就又要重回平顺的怀抱,灵溪立即想到自己刚才被吻得忘情的一幕。

    不行,她才不要再被平顺给蛊惑!

    灵溪想到这儿,立即晃了下手臂,转移话题道,“我们出来了那么久,也该回去了。毕竟姬飞栾身上还有伤,我们不应该独自把他丢家里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他可以照顾好自己的。”平顺说着,顺口提醒灵溪了声,“我们跟他到底不熟识,有些东西该提防的,还是要提防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些天姬飞栾确实将他们照顾的很好,可是平顺的第六感仍是隐隐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姬飞栾这人心机很深,本来就人心隔肚皮,这样心机深沉的人,谁能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呢?

    其实不用平顺提醒,灵溪心里也格外通透

    她久居在迷雾谷林里,除了兰姨外就很少与外人接触,本来就戒备心比较强。

    唯有平顺能令她毫无条件的信赖,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这个待遇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灵溪轻轻点头,“咱们只是凑巧碰上,以后跟他总会分开的,能不说就尽量不多说。”

    平顺这才彻底放下信赖,轻轻捏了下灵溪的鼻尖,“这样才对,走吧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踏着晨曦回到了小院,发现姬飞栾已经不在,不知道人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平顺和灵溪也没放在心上,毕竟大家只是偶遇罢了,分开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现在有了新的计划,也不方便再带着姬飞栾。

    他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,反而更好。

    这天平顺和灵溪没再奔波,而是留在小院里,仔细商量着晚上夜见东方柯羽的事。

    毕竟在拿不住东方柯羽的真实心意前,他们这样过去冒着很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而且平顺又要照顾着灵溪,想要闯戒备森严的皇宫,必须耐心规划,才能确保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耐心策划着各种细节时,平顺将紫水晶典当的那家店铺,却发生了异常。

    这家当铺位于都城的西侧,是整个W国最大的现代典当行。

    当时平顺来典当时,狡诈的老板就发现自己捡到了好货,二话不说就给了平顺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这几天那名老板都乐不可支,每天都会把那块紫水晶拿出来把玩一番。

    这天,他正捧着那块心形的紫水晶,悠然坐在摇椅上,边晃边小声嘀咕,“呵呵,那个年轻人可真是愚蠢,居然把这么稀世的宝贝典当给我。哼哼,这辈子他都别想再赎回去,宝贝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然而他话音刚落,那块紫水晶突然光芒大作,发出刺眼夺目的光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烫烫烫!”

    正得意的当铺老板不仅眼睛被晃花,就连手心也被那块突然变热的紫水晶烫得捧不住。

    他差点将水晶摔出去,下一秒又赶紧接住,“这可是宝贝啊,千万不能摔了!”

    可是紫水晶落入掌心,仍是烙铁般的烫,当铺老板再次抛出去,又贪财地下意识接住。

    几个抛接的来回当口,这名当铺老板的双手已经被烫出了很多大水泡。

    好在他后面学聪明了,用椅子上的垫子包住紫水晶,这才避免了手臂也被烫出水泡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,”当铺老板一脸的心有余悸,“看来你还是个有脾气的好宝贝,这是不允许我说你的前主人吧?”

    果然,当铺老板话音一落,那颗紫水晶再次绽放出刺眼的光芒,比上次更加夺目璀璨!

    这才可高兴坏了当铺老板,哪怕他被烫得满手是包,却坚信自己真的是误打误撞捡了个稀释珍宝。

    “很好很好,我不说他,不说他。”

    当铺老板低声说完,那块紫水晶终于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,温度也从滚烫恢复到冰冷。

    他拿来另一块垫子将紫水晶全部包起来,然后慎重放进保险箱里,然后叫来自己的伙计,“去,把这个送去我的老家,不准让任何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身为当铺老板,他可是没少见各种好宝贝。

    眼前这块紫水晶居然能听懂人话,绝对是不得多的的珍宝,他已经决定私藏起来,留作传家宝!

    伙计不敢怠慢,立即按照老板的吩咐,立即带着那个层层密封的保险箱出了都城,往老板的家乡赶去。

    确认紫水晶已经离开,当铺老板的心再次悠然自得起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打算让这件宝贝被赎回,以后还可以拿它去展览,肯定能大赚特赚,简直就传家用的聚宝盆啊!

    只是当铺老板的如意算盘还没高兴多久,下午就被一个电话给白了兴致。

    电话是伙计打来的,语气里带着哭腔,“老板,我按你的吩咐已经带保险箱回了家,可是里面是空的啊!”

    “放屁,这根本不可能!”当铺老板大声骂起来,“我们店里的保险柜从来不会出错,你要是搞砸了,老子弄不死你!”

    伙计带走的密码箱是平时存放贵重典当物品特质的,那名伙计根本不知道密码,肯定是中途掉了包!

    “不是啊老板,我到家是摔了一跤,等爬起来再抱保险箱,发现它的重量变轻了,跟之前根本不一样!”伙计又惊又惧,“老板,你要相信我啊,我真的没做什么手脚!”

    这边伙计在哭诉着,当铺老板突然觉得身后的摇椅有点硌得慌。

    他握着电话往后一看,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