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04章 为什么每次见到你,我的心就很痛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04章为什么每次见到你,我的心就很痛…

    戒备森严的皇宫内,突然响起陌生的声响,负责安全的守卫们立即紧张起来,纷纷赶来戒备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好奇走出书房,他倒要看看,是谁那么大胆,居然敢夜闯皇宫!

    外面夜色静寂如墨,几颗寂寥的星辰稀稀疏疏挂在上面,勉强照亮了周围。

    高高的皇宫屋檐上,平顺挺身而立,身旁站着默然不语的灵溪。

    她穿着白色的衣裙,微风拂动了她的衣裙,看上去就像不染凡尘的九天神女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仰起头,看到的就是飘飘欲仙的灵溪,觉得整颗心都被撼动了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也曾经有个这样的女孩,站在月光下与他共舞。

    然而这种感觉,已经消失了很多很多年……

    如今,场景似乎终于重现,东方柯羽清楚听到了自己的心狂跳的声音,噗通,噗通,完全不受他自己的控制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茫然起来,仰望着屋檐上衣袂飘飘的灵溪,迷惑问道,“你……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她又是谁呢?”平顺单手搂住灵溪的腰身,带着她飘然从屋檐上下来,稳稳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爽利飘逸,带着一身白裙的灵溪,两个人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看得呆了,总觉得见到了这世间最登对的金童玉女。东方柯羽整个人都傻了,下意识朝着灵溪走去,低声喃喃着,“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你的眼睛那么的令人熟悉?为什么每次见到你,我都觉得心口好像缺了一块儿

    似得痛?”

    灵溪看着眼神恍惚的东方柯羽,声音灵动优雅,“我谁也不是,只是我自己。”“可是,为什么我看着你那么的熟悉?”东方柯羽的眼神困惑不已,下意识伸出手,似乎想要碰触灵溪的眼睛,“尤其是这双眼睛,为什么我每次看到,都有种想要痛哭一场

    的冲动?告诉我,你的妈咪是谁?”灵溪看着神情恍惚的东方柯羽,正色说道,“我没有妈咪和爹地,是兰姨从山里捡来的。我更不是什么海公主,请王不要为难我们,放我和兰姨离开,我们只是普通百姓而

    已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灵溪说的斩钉截铁,声音清朗娇柔,就像摇动的风铃般悦耳动听。

    她的这番话东方柯羽自然是不信的,从见到灵溪的第一眼,他就有种深深的悸动。

    虽然悸动的原因他也说不清楚,却下意识想要见到那双灵动的蓝眸。

    每当他看到那双眼睛,就仿佛被带到了十几年前,看到了令自己倾心的那汪蔚蓝。

    “你们大晚上闯进皇宫,还说自己只是普通人?”东方柯羽威严看向平顺,“呵呵,普通人有这个胆量么?说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面对东方柯羽的质问,平顺平静地直视着他的眼眸,“东方先生,我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,并不是你的臣民。我的国家也和你们这里一样是君主制,但是却并没有你这么糊

    涂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糊涂?”东方柯羽的脸色瞬间冷凝,“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质疑我?”

    “哈,”平顺轻声嗤笑了声,“是,或许我并没有资格去质疑你,但是你自己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么?这么多年,你真的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对的,是理所应当的么?”

    平顺的话令东方柯羽心里咯噔一声,总觉得有什么被刻意遗忘的东西,就要被从黑暗中拉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他失态地朝平顺走了半步,大声问道,“你把话说清楚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“不要再自欺欺人了,纸里包不住火,假象总有一天会被揭穿。”平顺冷哼出声,“你被迷雾遮住了眼睛,根本看不清身边的真真假假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仍旧无法察觉到异

    常,真不知道是该说你愚蠢,还是根本就是故意如此呢?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怒喝了声,语气十分的愤怒。

    身为W国的君王,他有着绝对的权威,所有人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,唯有平顺敢这么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皇权被蔑视的感觉令东方柯羽怒火中烧,气冲冲瞪视着平顺,“年轻人,今晚你不把话说清楚,就别想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一样,身后的侍卫们立即掏出枪,齐刷刷对准了平顺。

    面对森然林立的枪口,平顺凛然不惧,“是被我说的心虚,所以想要杀人灭口么?哼,我今晚既然敢来,就有把握全身而退!”

    说着,平顺足尖一点,抱着灵溪轻松跃上高耸的屋脊,“想要听我的实话,就拿出你的诚意来,上面空气好,我等着你!”

    平顺的速度飞快,侍卫们都没有反应过来,他就已经稳稳落在了屋檐上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微微皱眉,挥手示意身后的侍卫,“拿梯子来,我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侍卫长顿时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这那那的,快去拿梯子。”东方柯羽已经横下心想上去,他知道平顺这次的到来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也没必要藏头缩尾,爬上去并没有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在东方柯羽的坚持下,梯子很快搬上来,他无视一众侍卫眼中的担忧,身手还算矫健地攀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刚在屋檐上站稳,就听到了平顺的拍手声,“不过,果然不愧是W国的王,有胆气!”“我上来不是为了听你夸奖的,”东方柯羽眸色深沉地凝视着灵溪,专注看着那双湖蓝色的眼眸,“我为答案而来,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每次见到你,我的心总会隐

    隐作痛?”

    灵溪看着表情茫然的东方柯羽,心酸悄然闪过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,很可能是他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他显然不够爱自己的妈咪,不过也不会数十年如一日的被人蒙蔽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深爱一个人,又怎么可能看不出真假呢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灵溪尝试着出声,刚发出这个音就鼻腔酸涩的难受。她在迷雾谷林和兰姨相依为命多年,种种艰辛和狼狈,一时间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