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身为W国的君王,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的无视,一再被蔑视挑战权威!

    那个叫平顺的年轻人,绝对不能再多留!

    灵溪湿淋淋站在雨夜中,目送着东方柯羽离开,心底悲凉一片。

    她之前以为只要自己留下来,真相肯定会被揭开,现在看来,显然是她太一厢情愿了。

    那个阔步离开的男人,根本不会在意任何人的悲喜,只在乎他自己的得失。

    这样的品质,真的值得她妈咪当年倾心托付么?

    难怪这么些年来,他都看不出假冒的那个楚凤仪,因为他从始至终,最爱的都是他自己啊!

    灵溪越想越觉得悲哀,这种悲凉从心底蔓延,灌满了她身上每一处骨髓,沉重的令她几乎挪不动脚。

    “快走,王说了,要把你关在陵西宫,不要像个木头桩子似得站在这里!”

    电闪雷鸣的雨夜中,有侍卫粗声粗气催促着灵溪,让她快点过去。

    灵溪无声苦笑了下,微微点头,抬起沉重的步伐,跟着那几名侍卫走向了沉寂的黑暗。

    在她的头顶上,狰狞的闪电还在肆虐,惊人的雷声震得大地仿佛都跟着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侍卫长凝眉看了眼异常的天象,又看了眼远去的灵溪的背影,心中忍不住猜测:这种情形,像极了当年女王退位让贤的那一晚。难道,真的是王做错了什么,才惹得老天震怒?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侍卫长自己的猜测,他吓破胆子也不可能说出半句,而是将疑问深深埋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灵溪很快被带到了陵西宫,这里地处幽静,院子里灯光昏暗,看上去就像废弃多年不用的冷宫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萧瑟的夜景,灵溪无声笑了。

    她不在乎自己住在哪儿,现在唯一想知道的,就是东方柯羽到底会用怎样的态度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到底是想要欲杀之而后快,还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,迫切想要拨开笼罩了多年的迷雾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住在这儿,很快就会有两名侍女来照顾你。”侍卫长说着,压低声音偷偷说了句,“不用怕,这里虽然很久没住人,还是很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侍卫长自己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怎么突然会说出这句安抚的话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他不忍心看到那样澄净的湖蓝色,蒙上半点伤感和忧伤吧?

    侍卫长懒得再去想这些,将灵溪带到这里后,布置两名侍卫留下,就关上门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而他留下的两名侍卫却互相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走到隐蔽的地方,悄悄拨出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号码很快被接通,那边传来楚凤仪威严的声音,“这么晚了,你最好是有天大的事,才敢来吵醒我!”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后,那个,那个海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忙着通风报信的侍卫被楚凤仪冷冽的语气吓得磕磕巴巴,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刚说出海公主三个字,楚凤仪已经一改刚才冷漠的语气,厉声问道,“她怎么了?快说!”

    “海公主和那个年轻人夜闯皇宫,被王留了下来,现在就被关在陵西宫里。”

    侍卫快速说着,生怕自己再紧张地咬到舌头。

    “陵西宫?”楚凤仪沉吟了声,猛地挂断电话,在风雨飘摇中斩钉截铁发令,“立即回宫!”

    她只是临时起意离开,差点就被那个妖精给钻了空子,这绝对不能无视!

    这辆车只有楚凤仪和她最信任的两名心腹,听到指令调转车头,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车速在雨夜中飞快,带起的水花扬起道道水幕,就像即将掀起的浓重杀机。

    楚凤仪坐在车内,精致的脸上面无表情,眼神却凝聚着万千心思,纷繁复杂。

    随着车身的荡漾,她好像跨越时间的长廊,回到了初见东方柯羽的那天。

    那时的东方柯羽就像沐浴在圣光下的天使,一举一动都令她倾心不已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围着他而转动,而他目光中所有的怜爱,却都跟她无关。

    由爱生妒,因爱生恨,为爱痴狂疯魔……

    这大概是对当年的她,最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她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盗取着本属于别人的幸福。

    哪怕心里妒恨到发狂,仍是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东方柯羽身旁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?

    随着灵溪的出现,随着那双蔚蓝的眼眸出现,东方柯羽就像被迷了魂,已经开始无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都绝对不会任由自己费心多年的布局被打碎,宁死也不愿别人打破自己的幸福!

    哪怕这份幸福是虚假的,她都绝对,绝对不会放手!

    车外的灯光偶尔掠过楚凤仪的脸,她好看的眉头拧着,里面藏着无数的心事。

    在飞驰的车速下,后半夜的时候,楚凤仪悄然折返了皇宫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去见东方柯羽,而是风风火火去了陵西宫,冷着脸冲守门的两名侍卫道,“把她叫醒,就说我要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后?”

    这名侍卫之前还为被楚凤仪挂掉电话而担心,完全想不到她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吃惊地嘴巴都合不拢,不敢置信问道,“王后不是拜佛,拜佛去了么?”

    楚凤仪不悦皱眉,她身后的两名心腹立即走上前,抬手就给了这名侍卫一记耳光,“王后的去向需要向你交代么?快去把那个什么海公主给带出来!”

    本来就懵的侍卫彻底被打傻,盯着肿、胀的脸不敢再发出半点疑问,“是,我这就去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灵溪向来浅眠,那名侍卫都没有怎么费工夫,就在窗外把她给喊醒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仍是黑漆漆的雨夜,有些不太明白,这么晚是谁要见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是东方柯羽的话,未免也太小题大做,有什么事明天不能再处理呢?

    心里虽然疑惑,灵溪却仍是温顺从房间里走出来,跟在那名侍卫后面,来到了陵西宫的大厅。

    厅内灯火通明,灵溪刚醒来还有些困,等到了大厅,被风雨吹得瞬间清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