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她还没进去就已经看到,大厅内正等着见自己的那位,根本就不是东方柯羽,而是白天就离开皇宫去拜佛的楚凤仪。

    是她?

    她怎么深夜赶回来了?

    灵溪心里满是疑问,不明白楚凤仪为什么要在雨夜那么着急见自己。

    难道是终于安耐不住,想要趁着夜深人静,神不知鬼不觉地彻底抹杀了自己?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涌上来,灵溪的心里就咯噔一声,有些懊恼自己之前不该托大,硬是留在了危机四伏的皇宫里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皇权大过天,自己对楚凤仪而已,根本就是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捏死的蝼蚁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说什么都晚了,既然已经短兵相接,只能看谁能笑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灵溪慢慢走进大厅,心里的想法已经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她摸不清楚凤仪的态度,将自己的脊背挺得笔直,决定不管等下会面对怎样的情况,都绝对不会向楚凤仪威吓妥协。

    楚凤仪原本背对着灵溪,微微皱眉独自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等听到灵溪的脚步声,立即转身回头,脸上却布满了和蔼的笑。

    “灵溪?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!”楚凤仪笑着走向灵溪,和气地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灵溪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,总觉得楚凤仪的笑容甜美的太假,就像随时会被戳破的肥皂泡似得。

    不过楚凤仪不撕破脸,灵溪也不会蠢到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她回给楚凤仪个明媚的微笑,声音温温柔柔,“王后晚上好,见到你我也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灵溪的回应客套又礼貌,就连脸上的笑都完美的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楚凤仪笑着点头,心里的妒恨却早已经将张牙舞爪,像想要择人而食用的魔鬼!

    就是这种笑容,就是这该死的笑,只要她活着,就绝对不允许这种笑容存在!

    当年东方柯羽就是被这种笑容给迷恋上的,她绝对不允许历史重演!

    楚凤仪的唇角狠狠抽搐了下,深吸口气才努力稳住自己脸上的平静,让自己看上去依旧端庄优雅。

    她心里恨透了这种伪装,可是却又不得不硬顶着支撑下去,努力挤出微笑看向灵溪,“这些天我到处都找不到你,实在是很担心你的安危。还有兰馨,她似乎对我有了什么误解,也悄悄离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楚凤仪故作心酸地摇了摇头,眼里似乎蓄起了盈盈泪光,“唉,这么多年没见,兰馨对我有误解很正常。可是她急于逃离我的举动,实在是令我太寒心了。”

    灵溪静静听楚凤仪说着,等她将别有深意的眼眸投向自己时,才轻声回应道,“我也好几天没有见到兰姨,很是想念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到她?”楚凤仪眼神闪烁了下,突然轻拍着灵溪的手,笑得和蔼起来,“对了,我听说你从小就跟兰馨相依为命,有没有什么好玩的童年趣事说给我听呢?”

    灵溪微微摇头,实话实说道,“我完全记不得小时候,兰姨说我生了场大病,发烧的很厉害,可能影响了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楚凤仪低声说了句,眼睑微垂,不知道在盘算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灵溪跟着微微皱眉,细声说道,“王后,你抓痛了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不好意思,是我失态了。”楚凤仪立即松开紧握住的灵溪的手,笑得比之前更加和蔼,就像望眼欲穿多年的慈母似得,“灵溪,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,就觉得你实在太像我年轻时的样子,如果不是玉溪就在我的身旁,我几乎都要以为,你才是我的亲生女儿。”

    灵溪静静站着,有些摸不准楚凤仪说这些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突然把话题往玉溪身上带,很可能为了弃车保卒。

    毕竟如果真的细究起来,随便一个DNA坚定,就可以弄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公主。

    而她只需要做出被蒙蔽的无辜样,就仍然可以是那个万名敬仰的王后——楚凤仪。

    灵溪瞬间看透了楚凤仪的心思,也没有戳破,而是做出惊讶的表情,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,”楚凤仪假惺惺叹了口气,“玉溪这孩子乖巧懂事,就是相貌和眼眸的颜色越来越不像我。在你出现后,我突然有种担心,担心自己当年遭受了蒙蔽,认错了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灵溪原本以为楚凤仪还会再绕几个圈子才会提这事,没想到她居然直接进入主题。

    这样的直率坦诚,令灵溪一时有些措手不及,完全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。

    楚凤仪始终在凝视着灵溪的表情,再看到灵溪惊讶而圆整的蓝色眼眸后,嘴角无声上扬。

    “当年那场海啸实在可怕,我几乎丢掉了半条命,唉……”楚凤仪边说边摇头,一脸的感慨唏嘘,“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,我已经不想深究。你安心在这里住下来,明天我会安排医生过来,鉴定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楚凤仪做出似乎说不下去的样子,眼眶鼻头都泛红起来,“唉,还是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吧,没有见到结果以前,我不愿意揣测别人的善恶,玉溪她始终都是我最疼爱的独生女。”

    灵溪始终静静站着,既不戳破楚凤仪的惺惺作态,也不做任何的评论。

    她表现的就像个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少女,眼神无辜茫然,似乎根本没听懂楚凤仪在说什么似得。

    楚凤仪显然十分满意这样的灵溪,微微点了点头,轻轻拍了下灵溪的肩膀,“好了,你早点休息。很晚了,等你睡醒再来处理这些事。我只是太迫不及待想要见你,看到你,就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我。”

    灵溪这才温顺点头,“是,一切任凭王后安排,灵溪看到你也倍感亲切呢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立即感慨地红了眼睛,握着灵溪的手不停点头,“好孩子,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啊!”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,明天会有医生来采集你的血样,这件事关系重大,我不得不慎重万千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柔声说着,一路握着灵溪的手,将她送出大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