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09章 东方柯羽梦见厉鬼咬他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09章东方柯羽梦见厉鬼咬他…

    外面风雨依旧,灵溪瘦弱的身影跟在侍卫背后,很快走得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回头,如果这时回头的话,肯定能看到楚凤仪脸上怨毒满到几乎要溢出来的杀机!

    夜色依旧深沉,风雨依旧飘摇,此时是黎明前最浓重的黑暗,压抑又沉闷。

    不过再怎样的黑暗,也有即将迎来破晓的那天,终会被黎明冲破!

    灵溪回到房间,安静躺下,心里已经猜透了楚凤仪的做法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猜的并没有错,楚凤仪已经打算将自己撇干净,完全置身度外。

    不管明天医生的鉴定结果是什么,她永远都是被蒙蔽的那个,甚至会是思念独女多年,却被无良手下欺骗的可怜母亲。

    呵呵,真是好一手金蝉脱壳的大戏。

    灵溪微微摇头,无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她早就不需要证据就知道,自己的母亲,那个曾经将W国治理的风调雨顺的女王,绝对不会是这么狡诈市侩!

    不管这个假冒的王后到底是谁,灵溪都已经暗暗立下决心,一定要拆穿她的伪善面目,令她公布天下!

    抱着这个坚定无比的信念,灵溪躺在床上,却怎么都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她听着外面滴滴答答的雨水声,眼前闪过平顺离开时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想到平顺,灵溪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,心里的惆怅跟着一扫而光,像灌满了蜜糖似得甜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都是她和兰姨相依为命,平顺的出现为她的生命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她的天空是灰蒙蒙一片,如今平顺的出现,就像风雨过后的彩虹,为她撑、开了斑斓缤纷的天幕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她们能不能顺利的,挺过这场危机……

    灵溪想到这儿,愉悦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眉心悄然陇上了淡淡的哀愁。

    是的,她虽然立志想要拨开一切的迷雾,可是心里却并没有什么把握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,将已经被掩映了多年的真相给找出,更拿不准东方柯羽的真正心思。

    他既没有伤害自己,也没有来见自己,这样的态度实在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灵溪无声叹了口气,躺在床上凝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空,明天,等待她的又将是怎样的考验呢?

    眼下她人在皇宫,唯一能做的,就是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兰姨,你一定要坚持下去,让我们找出当年的真相,涤净所有的迷雾!

    灵溪在房间里辗转反侧时,东方柯羽昏沉沉睡着,时不时翻来覆去的,显然睡得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他从回来后,就觉得浑身疲惫,直接倒在了床上,陷入了昏沉的梦境。

    这个梦境很长,四周都是黏稠的雾气,东方柯羽茫然站在雾气当中,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他似乎摸索着,想要离开这个地方,缺发现无论他朝哪个方向走,那些雾气就像有生命似得,根本不肯远离。

    就在东方柯羽一筹莫展时,雾气中突然传来低低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他愣了下,虽然心里觉得奇怪,还是迈步走了过去,“是谁?是谁在哪里哭?”

    随着他声音落下,眼前的雾气突然淡了许多,再不是刚才雾茫茫的样子。

    脚下虚无缥缈的场景跟着变幻,变成了陡峭险峻的悬崖,周围隐隐雾气流动,寒风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在悬崖边上,背对着东方柯羽坐着个瘦弱的身影,正低头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并没有看到她的样子,心却狠狠一痛,就像被用力攥住了似得。

    他立即大步走了过去,不敢置信地问道,“凤儿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这些年的夫妻相濡以沫,东方柯羽早就牢记着楚凤仪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哪怕她只是背对着他在哭泣,他也已经猜出了她此时伤心落泪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令他心疼到不行,已经顾不得弄清楚自己怎么会到了这儿,脚步匆忙走了过去,直接抱住了低头哭泣的楚凤仪,“凤儿,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?”

    怀里的人儿冰冷无比,就像刚从千年寒冰窟里捞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她猛地抬头,脸上血色全无,眼耳鼻口处带着隐隐的血痕,看上去瘆人的厉害,也吓得东方柯羽差点蹲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凤儿,你……你怎么变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心里惊惧不已,却又不舍得放手,生怕自己的鲁莽会摔倒本就浑身冰冷的楚凤仪。

    而窝在他怀里的楚凤仪,正仰着带血的脸庞,恨恨咬牙切齿道,“因为我恨!我恼!我怨!”

    此时的楚凤仪面容扭曲,毫无半点令人怜香惜玉的美感,看上去就像从地狱跑出来的狰狞恶鬼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却并没有害怕,而是低声继续问道,“凤儿,是不是我做的哪里不好?你告诉我,我改,只要你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眼无珠,有眼无珠!”

    楚凤仪眼睛猩红,长大嘴巴化身食人恶鬼,猛地朝东方柯羽扑来。

    她死死咬住东方柯羽的手臂,眼神愤恨地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殷红的血很快自她唇角渗出,东方柯羽并没有觉得手臂痛,心儿却像破了块儿洞,痛到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“不,凤儿,不要!”

    心疼的快要碎掉的东方柯羽猛地坐起,用力拍着自己憋闷不已的心口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自己刚才是做了个噩梦,满脑袋都是密麻的冷汗。

    深深几个惊魂未定的呼吸后,东方柯羽勉强平复下心绪,失魂落魄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明明睡得好好的,怎么会做这个怪异的噩梦。

    正百思不得其解时,房间的门被推开,楚凤仪慢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屋里的灯光太昏暗的原因,还是东方柯羽刚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楚凤仪,总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梦中的楚凤仪面目狰狞愤恨,眼前的楚凤仪笑得温婉可人,可是他却忍不住想要去拥抱梦里的楚凤仪……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呢,那么入神?”

    楚凤仪慢慢走到东方柯羽身边,像往常一样,靠在了他的肩头。东方柯羽立即站起来,似乎并不想跟楚凤仪做太多接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