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10章 醒来后看见手臂上有牙印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10章醒来后看见手臂上有牙印…

    他清了下嗓子,语气里带着几分惊魂未定的不安,“我刚才做了个噩梦,很可怕的噩梦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忽视掉自己被东方柯羽躲开的尴尬,仰起头继续冲他笑得温柔,“梦都是反的,说出来就破了。来,告诉我,你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梦到……”东方柯羽回忆着刚才那个惊悚的梦,眼眸里布满了疑惑,“我居然梦到了你,你就在悬崖边上哭泣,骂我有眼无珠。我想要安慰你,却被你狠狠咬了一口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东方柯羽就走回到楚凤仪身边,挽起袖子让他看自己梦里被咬的位置,“呐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到这儿,脸色瞬间变得蜡白僵硬。

    只见自己的手臂上,居然真的出现了一道青灰色的痕迹,看上去就像被牙齿咬过似得。

    这下不仅是东方柯羽,就连楚凤仪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她猛地站起来,伸手指着东方柯羽手臂上的那道新淤痕,“你确认梦里被咬到了这里?不是无意间磕出来的?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十分肯定的摇头,“不是,我敢肯定,这就是梦里才被咬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嘴唇轻颤了下,深深呼吸了好几次,才让自己的声音不跟着颤抖。

    她努力笑得若无其事,“梦都是假的,这应该就是无意中磕碰,你没有发现而已,不用太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东方柯羽眼神有些迷茫,“可是,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,你靠在我的怀里哭,我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我就守在你身边,怎么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呢?”楚凤仪轻笑了声,伸手扣住东方柯羽的腰,将脸贴在他后背上,“答应我,永远都不要离开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傻瓜,忘了你下嫁给我时,我许下的誓言么?这辈子都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,如果做不到,就被天打雷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楚凤仪立即捂住了嘴巴,“不,我不准你这么说,以后都不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对你许下的誓言啊,”东方柯羽顺势拥住了楚凤仪,随口问道,“对了,你不是要去拜佛么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楚凤仪眼神闪烁了下,“我确实是要去的,可是心里又舍不得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去两天而已,老夫老妻的,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,不用放心不下。”东方柯羽柔声安慰着,人却不动声色,将楚凤仪扶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他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,就是不想让自己被她搂着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有些怪异,东方柯羽也懒得去细想为什么,只是身体力行地执行着。

    楚凤仪被扶到床边,心情似乎好了些,仰头看向东方柯羽,“我听说,海公主回来了?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毫不遮掩地点头,“是的,我总觉得她那双眼睛太熟悉,令我下意识想把她留下来,弄清楚她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眼里闪过抹凄凉,转瞬消失不见,“是啊,我也觉得她的眼睛无比的熟悉,简直就跟我年轻时一模一样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楚凤仪没再说下去,而是紧张地盯视着东方柯羽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,东方柯羽听了这话,眉头深深皱了起来,“不可能的,玉溪才是我们的孩子,她只是长得相似而已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紧张的唇瞬间松弛下来,不动声色继续说着,“究竟是不是,还是让医生来检测下的好。等有了确切的结果,再来讨论其他。”

    她这招叫以退为进,毕竟夫妻多年,楚凤仪深知东方柯羽的性子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提出反对,只怕他也会偷偷去做检测,怀疑的种子一种下,必须要尽快扼杀在萌芽状态,绝对不能任由它生根发芽!

    东方柯羽定定看向楚凤仪,良久叹息一声,弯腰坐在她身旁,“凤儿,我是不是太多疑了?”“是我太容易相信别人了,这些年都没有想过要去测验玉溪的身份。”楚凤仪笑得勉强,“她是我们的独女,是我历经生死才生下来的,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这上面做文章呢?

    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无声轻叹了声,“先别想这么多,或许真相并不是我们想的这样,一切等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东方柯羽扶着楚凤仪躺下,“天都快亮了,你还因为放心不下我跑回来,赶紧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温顺躺好,伸手握住东方柯羽的手,“陪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东方柯羽跟着躺下,闭上眼睛后,却再无半点睡意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身旁的楚凤仪,发现她正睁着大眼睛,一眼不眨地盯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睡?”东方柯羽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,”楚凤仪微微摇头,看向东方柯羽的眼里布满了痴恋的狂热,“我真怕自己一闭上眼睛,你就会在我身边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这怎么可能呢?”东方柯羽轻轻拍着楚凤仪的手背,为她驱散心中的不安,“睡吧,不要在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凤仪翻了个身,紧紧拥住东方柯羽的手臂,瘦弱的肩膀微微耸动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她埋下去的脸上,早已经布满了无声的泪花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男人,是她这辈子的致命伤。

    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哪怕出卖灵魂给魔鬼,也绝对不允许他走出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,当年是她一眼就看中的男人,无论是以前,还是现在,她都绝对不会放手给任何人!

    天色很快大亮起来,灵溪正在吃着早餐,就听到陵西宫外传来了吵嚷的刁蛮声。

    “让开,我要进去看看那个不要脸的臭女人!”

    吆五喝六的呵斥声有些耳熟,灵溪稍微想了下,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在哪儿听到过。

    这不是那个想要霸占平顺小白马的刁蛮公主么?她怎么来了?

    灵溪弄不清她的来历,也就没多想,继续斯文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低贱东西,赶紧给我滚出来!”外面的喝骂声越来越近,正是那个人人惧怕的玉溪公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