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14章假公主败露…面对哭得撕心裂肺的玉溪,东方柯羽不悦地皱起眉头,声音冷漠至极,“我并没有说你不是,是你自己多想了。具体的结果,要等检测结果出来再说,你看看你现在,哪里

    有半点公主应有的仪态?”

    这句话刺激了情绪本就不稳的玉溪,她猛地抬起头,愤恨瞪着灵溪,“我没有公主的仪态,难道她就有了么?爹地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觉得她才是你的女儿?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无声看了眼灵溪,没有出声,不过目光中的渴望,却已经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玉溪终于再不敢报任何的希望。

    她猛地从地上站起身,伸手从桌上拿起切黄油的银刀,直接横在自己的脖子上,“爹地,你知道你这样做,我有多寒心?”

    “玉溪,你在做什么?快把刀子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被突发的状况吓了一跳,厉声叱责着玉溪,“放下你手里的刀子,你是疯了吧!”

    “对,我是疯了!”玉溪脸上泪痕遍布,猩红的眼里布满了控诉,“明明我才是你养大的女儿,你为什么偏向袒护着她?我才是你的女儿啊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皱起的眉头并没有舒展,冷漠的眼眸从灵溪的脸上扫向玉溪,然后淡淡道,“当年的事确实有些草率,我应该早早就做个基因鉴定,这样对大家都好。”“不!一点都不好!这些年你和妈咪任由我自生自灭,根本就不爱我!”玉溪越说越难过,仿佛自己真的是被遗弃了似得,“你们给我锦衣玉食的生活,却从来不肯多看我一

    眼,我恨你们!”

    “玉儿,先放下你手里的刀,有话好好说。”东方柯羽声音仍是淡淡的,“不管如何,我终究养了你十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十三年,根本比不上你看到她的那一眼!”玉溪愤恨瞪视着灵溪,“我恨她!也恨你们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将手里的银刀松开,朝着灵溪的心口处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玉溪站得离灵溪和东方柯羽都不算近,然后她将刀子横在自己脖颈上时,一步步靠近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从抓起刀子的那一刻起,玉溪心里盘算的,就是怎么把刀子戳进灵溪的心口,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自杀!

    灵溪已经成为她的眼中钉,唯有不惜一切代价除掉,她公主的位置才不会被威胁!

    东方柯羽本来在低声劝说着玉溪,根本没防备她会突然改变方向,朝灵溪刺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看清楚玉溪的动作,整个人的反应速度已经超过了本能,直接挡在了灵溪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锋利的银刀直接戳进东方柯羽的心口,发出短促的闷哼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玉溪吓得脸都白了,下意识摇头,语无伦次道,“爹地,不是我,我不是想要伤害你的!”

    灵溪也被这一幕彻底惊呆,傻眼看着眼前的一切,惊愕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她做梦都想不到,当危险来临时,东方柯羽居然会以身挡刀!

    有声称呼梗在灵溪的喉咙,令她迫切想要喊出来,却到底被自己的理智给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像东方柯羽说的,在检测结果没出来前,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的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用手捂住伤口,脸色苍白地冲玉溪点头,“不用鉴定了,我敢肯定,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是的,我才是真正的公主!”

    刚才还惶恐不已的玉溪被这句话气得瞬间暴走,她用力握紧那把匕首,硬是从东方柯羽身上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闷哼一声,被拔出的伤口处鲜血喷涌,他不得不用手被动捂住,踉跄后退,跌坐在靠背椅上。

    玉溪看也不看东方柯羽,握着那把滴血的银刀,一步步朝着眼神慌乱的灵溪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来这里!为什么想要抢走我公主的位置?该死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的家,他是我的爹地,我不会让你把他抢走的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死了,这一切就一了百了,没有人可以取代我!”

    玉溪眼神癫狂地说着,握紧手中滴血的银刀,步步朝着灵溪逼近。

    鲜血一滴、一滴自刀尖低落,摔在地上溅开血花,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面对穷凶极恶的玉溪,灵溪知道自己眼下根本无法跟她对抗,只能不停躲避,“你冷静点,并没有人说你不是公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!你的存在就在提醒我,别想拿走我的位置!”玉溪咬牙切齿瞪视着灵溪,银刀高高举起,冲着她狠狠刺了下去,“去死!你必须死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捂着伤口坐在椅子上,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,下意识伸手想要阻挡,“住手!快住手!”

    然而他的话根本无法喝停早已经神智癫狂的玉溪,她眼里杀机尽露,一心只想抹杀灵溪的存在!

    就在这危机关头,一枚石子夹着风呼啸而来,直接击中玉溪的手腕,“嘭!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不大,却震麻了玉溪的手,令她下意识松开手,银刀应声而落,咣当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,你都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楚凤仪威严的声音传来,人已经飞一般冲到了东方柯羽身边,弯腰扶住了他,“老公,你怎么了?是谁伤了你?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抬起眼眸,看到楚凤仪惨白的脸,努力挤出抹笑,“没事,小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伤!要是再往上一寸,你就凶多吉少了!”楚凤仪急得脸都白了,怒冲冲瞪着玉溪,杀机四溢,“说!是不是你下的手?!”

    玉溪被吓得一哆嗦,连忙摇头否认,“不是我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?来呀,把她给我抓起来,拖出去乱棍打死!”

    楚凤仪狠戾出声,任何胆敢伤害东方柯羽的,只有死路一条!

    “不要啊母后,求求你不要!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玉溪吓得跪地求饶,头磕得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虚弱抬起手,“算了,我们到底养了她十三年。”“不行,任何胆敢伤害你的,都必须死!”楚凤仪脸色阴沉无比,一心想要处死玉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