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15章你还真是该死!

    灵溪站在一边看得愣神,有道人影已经跃到她身旁,低声关切问道,“幸好我出手及时,你没受到伤害吧?”

    灵溪这才注意到,进来这人居然是柯蒂斯。

    她茫然看向柯蒂斯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灵溪,”柯蒂斯夸张拍着自己的心口,冲灵溪不停眨眼睛,“刚才要不是我急中生智,你就被她给刺中了!难道你都没发现,我是救美的英雄么?”

    灵溪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刚才打掉玉溪手中匕首的那块小石子,是柯蒂斯丢进来的。

    她立即冲柯蒂斯道谢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嗨,我是那种小气的人么?大恩不言谢,”柯蒂斯得意扬起下巴,“如果真要谢的话,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我接受你的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风习子跟在柯蒂斯后面进来,听到他这句话,差点当场喷饭。

    这人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,听说自己要进宫为灵溪检测就非跟着进来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让柯蒂斯跟着没好事,果然,又在这里丢人现眼了!

    风习子眼瞅着灵溪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接柯蒂斯的话,立即走过去帮她解围,“灵溪,不要听他胡说,那颗石子是我扔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柯蒂斯一巴掌拍向风习子手臂,气得脸都红了,“还是不是兄弟了?这么拆我的台?”

    风习子嫌弃拍了拍被柯蒂斯打到的位置,然后不紧不慢摇头,“别弄脏我的衣服,还有,谁跟你是兄弟?我可不比你小叔叔小几岁,你少乱攀辈分。”

    柯蒂斯彻底抓狂,“我小叔叔也只比我大几岁而已,不要把我说的像你的晚辈一样!”

    说完,柯蒂斯立即扭头看向灵溪,仍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,“灵溪,刚才真的是我救了你,我不介意你以身相许的。”

    灵溪越听越尴尬,赶紧扭头看向倒在地上哭泣的玉溪,想要看看王后会怎么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母后,玉溪知道错了,真的错了,求你放过玉溪吧!”

    玉溪狼狈跪在地上,脸上的妆早已经被哭花,整个人看上去像熊猫似得。

    楚凤仪震怒瞪视着玉溪,根本不准备轻饶她,“谁借给你的胆子,居然敢伤害他?你就算再磕头求饶都没用,我不会让他的血白流!”

    说着,楚凤仪怒冲冲瞪视着站在玉溪身后的侍卫,“你们都聋了么?刚才都说了,让你们把人拉下去乱棍打死!还不去执行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啊母后,玉溪真的不是故意的,以后再也不敢了啊!”

    玉溪死死抱住楚凤仪的腿,根本不敢撒手。

    她已经从楚凤仪眼中看到了深恶痛绝,眼下只有牢牢抱紧她的腿,不然被拖出去后,只有死路一条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楚凤仪早已经被东方柯羽身上的血刺激到失去理智,恨不得将玉溪给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她一脚将灵溪给踹翻,面容扭曲狠戾,“我们养了你十三年,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,活该千刀万剐!带下去,把她给我带下去!”

    灵溪默默注视着眼前的一切,楚凤仪的反应有些出乎她的预料。

    没想到楚凤仪居然这么在意东方柯羽,甚至不惜要活活打死玉溪。

    看着跪在地上苦苦祈求怜悯的玉溪,灵溪心里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尤其是玉溪额头磕得鲜血直流的模样,看上去极为凄惨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这样,灵溪也不会失去理智帮她求情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那么圣母,在玉溪冲她扬起刀子的一刹那,她们就注定了这辈子都是敌人。

    而对敌人心慈手软,最后被伤害的,只能是自己!

    灵溪静静站立着默认不语,早已经吓得犹如烂泥的玉溪哭得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宛如天上纤尘不染的仙子,一个犹如污泥里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,简直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侍卫们惧怕怒火中的楚凤仪,一左一右硬是将浑身发软的玉溪给掺了起来,准备将她给带到外面。玉溪这下更是被吓得魂魄全无,面无血色看向东方柯羽,“父王,玉溪刚才只是一时糊涂,现在已经知道错了,求你饶恕我这一次,求求你!我是你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,

    你放过我吧父王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身上还带着伤,听到玉溪的话无力摇头,伸手握住楚凤仪的手,“算了,她还只是个孩子,饶了她的性命,到底是我们养大的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满心想要杀了玉溪泄愤,不过听到东方柯羽这么说,还是顺从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弯腰看向东方柯羽,语气格外柔顺,“好,你不让我杀她,我就不杀,你不要开口说话,想让神医帮你治伤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凤仪怒视向风习子,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过来给国王治伤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楚凤仪喊这一嗓子,风习子还真没发现胸口受伤的东方柯羽。

    他从进门后,视线就被灵溪和柯蒂斯的争执给吸引了,心里还暗自琢磨,哪儿来的血腥味呢。

    “国王受了伤?”风习子连忙冲了过去,“快,把他放平,我来检查下伤口!”侍卫们手忙脚乱,将受伤的东方柯羽平放在灵溪的床上,风习子弯腰仔细检查,下意识惊呼了声,“好险!这个伤口要是再往上半寸,就切入心脏了。到时候就算是大罗金

    仙,只怕也是没办法救过来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楚凤仪的脸更黑沉了,阴鹜盯视着玉溪哭花的脸,咬牙启齿道,“你还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“母后,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不是想要伤害父王,我的目标,目标是……”玉溪竭力解释着,手指颤巍巍指向一旁的灵溪,“是她啊!我真没有想要刺伤父王!”

    楚凤仪下意识看了灵溪一眼,匆忙闪过的眼眸里注满了嫌恶。

    她扭头再看向玉溪,声音冷的就像冰块,“好,我可以不要你的命,但是责罚难逃!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!”楚凤仪断喝出声,“把玉溪鞭打一顿,然后关进水牢!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准把她放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名侍卫应声,这次终于把玉溪给硬拽了下去。“母后,绕了玉溪吧,玉溪以后再也不敢了!绕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