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16章楚凤仪妥协…

    玉溪哭号的声音越来越远,屋内就只剩下灵溪众人,气氛格外的凝重。

    楚凤仪眼神冰冷地横了灵溪一眼,然后快步走向风习子,担忧问道,“怎么样?国王的伤势没什么大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呼,”风习子长舒口气,收起手里的银针,这才扭头向楚凤仪禀告,“我已经用银针封住了他身上的穴位,阻止了血流不止。伤口需要卧床静养,最少需要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说需要多久,我需要你告诉我,国王他安然无恙!”楚凤仪眼神霸气凌厉,“如果他有什么事,你们所有人,都要给他陪葬!”

    风习子还是第一次见到王后这么失态,不过想到东方柯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也是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他只好无奈点了点头,“王后,国王的伤暂时没有性命之忧,但是卧床静养还是要多加注意,一旦伤口感染,后果将十分严重。”“刚才我已经说过了,不要跟我扯这些,我只要他好好的!”楚凤仪眼神森冷的厉害,“我只给你半个月时间,这半个月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必须把国王医治的康健如故!否

    则,我不敢保证你会受到什么惩罚!”

    风习子尴尬地摸了下鼻子,说实话他在W国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被王后如此呵斥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国王受伤,他能理解深爱国王的王后,所以并不在意她语气的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倒是东方柯羽自己听不上去,伸出手握住楚凤仪下垂的右手,“凤儿,我受伤跟风习子无关,你不可以迁怒到别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他,还有这些侍卫!”楚凤仪瞪视着屋内的侍卫,“我只要一想到是因为他们的疏忽,才导致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就恨不得把他们拉出去砍头!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两名侍卫吓得噗通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,“王后饶命,王后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拖下去,各打五十大板,赶出皇宫!”楚凤仪愠怒未消,气冲冲下令,“这里不需要废物!以后凡是不能尽心尽力办事者,都是这样的下场!”

    倒霉的两名侍卫刚被刁蛮任性的玉溪鞭打一顿,这会儿又莫名其妙被赶出宫,简直想哭都没地方说理去。

    他们灰溜溜离开,心里很是愤愤不平,却又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谁让他们生活在最底层呢?毫无任何人格可言!

    处理完侍卫们,楚凤仪这才扭头看向灵溪,眼神犹如毒蛇般凶狠,“还有你!刚才那把刀子,为什么没有刺中你,偏偏刺在了他的胸口?”

    这句话此时就是楚凤仪期盼着的,最真实的内心写照。

    她期望那把刀子刺中的是灵溪,而不是自己深深爱着的东方柯羽。

    灵溪当然听懂了楚凤仪话里的意思,想到东方柯羽是因为自己受的伤,无奈低头道,“对不起,他是为了保护我,才受的伤。”她不说这句还好,一说楚凤仪立即炸毛,眼睛惊悚地看向东方柯羽,然后再惊惧地挪到灵溪身上,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,“你说,他是为了保护你,奋不顾身为你挡的刀子

    ?”

    灵溪被她暴怒的眼神吓了一跳,却又不想说谎,诚实点了点头,“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你怎么配?你凭什么配?!”楚凤仪早已经被妒火燃烧了内心,准备大步朝灵溪走过去,狠狠给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楚凤仪身形刚晃动两下,东方柯羽就轻轻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,却仍是被楚凤仪给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低头,对上的是东方柯羽祈求的视线,“凤儿,你失态了,灵溪她……她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东方柯羽的提醒,楚凤仪这才像想起什么似得,立即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她立即扭身,低眉顺眼看向东方柯羽,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乖乖躺着,不要再防雷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脸上那腾腾的煞气已经不见,而是笑着握住了灵溪的手,“我知道他为什么要奋不顾身保护你了,因为你很可能才是我的亲生女儿。”

    灵溪有些愣怔站在原地,不敢相信楚凤仪居然变脸这么快。

    明明刚才还是一脸愤恨,恨不得将她给撕吃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怎么就这么一会儿,她就变成了望眼欲穿,准备相认的慈母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刚才肯定是我吓到了你。”楚凤仪自我解释起来,“不要怕,我从来没那么可怕,刚才是因为太过担心,才会失态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转眼就变脸的能力实在太强,令灵溪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她努力挤出抹笑容,硬着头皮点头,“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她完全不能明白,楚凤仪究竟是怎么做到,能瞬间切换表情的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这个并不重要,因为灵溪知道,依着楚凤仪的狡猾,肯定还会有下文。

    她一心针对自己,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这么放过自己的。

    果然,灵溪并没有猜错。

    楚凤仪亲切握着她的手,扭头看向风习子,“既然来了,那就为她做个基因鉴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基因鉴定?”风习子一头雾水,不是让他来给灵溪检查身体么,怎么又变成基因鉴定了?

    楚凤仪眉眼波澜不惊,淡淡说道,“事到如今,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我们怀疑灵溪才是真正的公主,为了慎重起见,才把你叫来,为她和国王做个基因比对。”

    风习子看了看神似楚凤仪的灵溪,又看了眼受伤躺在床上的东方柯羽,心里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他之前怎么没想到这些,说不定真的有这种可能呢!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来。”风习子说着来到灵溪跟前,“把你的手指给我,我需要采集血样。”

    灵溪知道眼下已经由不得自己,她心里也很想知道,东方柯羽到底是不是她的生父。

    她微微点头,默默将手指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风习子用采血针采集了灵溪的血液样本,然后又从东方柯羽那里采集了些,慎重将它们锁在盒子里。“样本已经采集完毕,我需要拿去比对化验,结果要到下午才能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