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东方柯羽受伤无法点头,只好用手轻挥了下,“那就下午,必须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风习子点头答应,拿起装着血液样本的盒子,恭敬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时,扭头看向目光始终追随着灵溪的柯蒂斯,“还愣着干什么?你不是说要帮我搭把手么?快走啊!”

    柯蒂斯满心的不情愿,不过想到这事关灵溪的身份,必须慎之又慎,只好快步跟了上去,“好。”

    刚走两步,柯蒂斯回头看向灵溪,“放心,我一定会帮你弄清楚,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公主!”

    虽然嘴里这么说,其实柯蒂斯心里已经默默认定了灵溪才是真正的公主。

    毕竟放眼整个W国,也就只有灵溪和楚凤仪长得最像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双蔚蓝的眼眸,更是W国最耀眼纯净的那个。

    至于毫无修养的玉溪,柯蒂斯这些年都没把她当成公主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他之前厌恶玉溪并没有错,她分明就是个名不副实的冒牌货!

    风习子和柯蒂斯离开,楚凤仪不动声色看了眼自己身后的侍卫,其中一人立即无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静悄悄的,楚凤仪挥手驱赶灵溪,“这里由我来照顾就好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灵溪还没来得及点头,东方柯羽已经摇手阻止,“不,凤儿,把她留下来,我想多看她一眼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的脸立即黑沉下来,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,”东方柯羽眼神格外温柔,“我看着她时,完全是以一种慈父的心态。不管鉴定的结果如何,我都想成为这孩子的父亲。你知不知道,她简直太像年轻时的你了,尤其是那双眼睛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已经不是东方柯羽第一次在楚凤仪面前说了,她紧抿了会儿唇,用胳膊肘顶了下身后的侍卫,然后弯腰坐在东方柯羽身边,“好好好,都依你,只要你好好的,怎样都行。”

    灵溪尴尬站在原地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楚凤仪看向自己时的目光带着刺,不过却不明显,等自己看过去时,立即又恢复到面无表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楚凤仪实在深沉的太可怕,灵溪谨慎站在原地,觉得分外的累。

    好在东方柯羽的目光始终柔和,轻声问着灵溪,“趁着这会儿我终于不用工作,难得有空闲,你可不可以给我讲讲,你小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灵溪愣了两秒,慢慢摇头,“小时候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些我儿时闹出的乌龙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东方柯羽轻轻点头,看向灵溪的目光中满是鼓励的宠溺。

    在他和善的目光中,灵溪心中的不适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她努力忽略楚凤仪时不时扫过来的阴沉眸光,努力去回想跟兰姨在一起的儿时生活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我很笨,兰姨说我又爱哭,每次天上打雷下大雨,我都怕的缩成一团。”

    灵溪低声说着,自己先忍不住笑了,“每次都要兰姨给我唱歌,哄我很久才能睡着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眼眸变得恍惚起来,“我的女儿小时候胆子也很小,每次天上打雷下大雨,都要赖在我的床上不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东风柯羽看向楚凤仪,“凤儿,你还记不记得,小时候那丫头都要你哄着唱歌,才肯乖乖睡觉?”

    楚凤仪眼神闪过抹不自然,很快笑着点头,“记得,怎么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歌词么?小小姑娘,真的漂亮,聪明勇敢又善良……”

    楚凤仪尴尬笑了下,“那些都是多少年的往事了,你还提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话题聊到这儿,顺便说说而已。”东方柯羽低声笑了下,然后将目光投向灵溪,“让你见笑了,这首歌谣是我的凤儿自己编来哄孩子的,是不是很幼稚?”

    灵溪却郑重摇摇头,“不,因为这首歌,我也会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不由自主地跟着东方柯羽刚才的调子,慢慢哼起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旋律。

    “小小姑娘,勇敢善良,每天晨起辛劳忙,甜甜笑容,暖暖拥抱,是我最爱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听得眼神一震,目光更加柔、软,“好听,继续,继续唱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已经隐隐闪烁起泪花,哪怕鉴定结果还没出来,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首歌是楚凤仪当年随性做的,根本流传不到宫外去,就连伺候楚凤仪的贴身侍女兰馨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灵溪却能唱的这么熟练,自己的女儿不是她,又会是谁?

    灵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不由自主唱了起来,这首歌并不是兰姨教给她的,而是一直在她脑海里回荡,心情不好时就会跃然跳出来的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聪慧的灵溪已经猜到了什么,并没有多说,而是继续重复着这首有些调皮的旋律。

    “小小姑娘,真的漂亮,聪明勇敢又善良……”

    她悦耳的歌声在房间里流淌着,听得东方柯羽如痴如醉,简直是这世间最美的旋律。

    一旁的楚凤仪静静坐着,眼眸微垂,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走廊上,风习子正捧着装有血液样本的盒子,和柯蒂斯快步走向检测室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去没多久,柯蒂斯就警觉出声,“小心,后面有人跟梢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跟梢?”风习子有些奇怪,“这里是皇宫,你少在这里疑神疑鬼的。”

    柯蒂斯却十分肯定,“那人一直悄悄跟在我们身后,不管我们拐去哪儿,他都跟去哪儿。我敢肯定,他绝对是冲着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风习子想了下,低头看向手里捧着的盒子,“该不会是为了这个吧?”

    柯蒂斯慎重点头,“不然呢?你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别人肯觊觎的?”

    风习子帅气轻笑,“当然有,比如,我的美貌。”

    柯蒂斯立即做出呕吐的表情,“咳咳,饶了我吧,比我脸皮还要厚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归笑,很快想出该怎么对付盯梢者的好办法,“走,我们来个守株待兔!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快步走到拐角处,藏在了围墙后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