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19章 灵溪,父王对不起你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灵溪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,脸上并没有因为两人的话出现任何的波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答案,其实早在她被抽血时就已经预料到了。

    甚至没有抽血进行检测时,她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知道,自己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才是W国最尊贵的公主,是应该被万民敬仰崇敬,虔诚跪拜的那个。

    只是她对于这些看得很淡,从来没想过要从玉溪的手里夺回来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东方柯羽,她也完全没想过要去讨回亏欠多年父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楚凤仪的咄咄相逼,她心里最期盼的,其实是和兰姨安安全全离开这个国度。

    然而就连这个最简单的愿望,都无法达成,一次次的迫害令她忍无可忍,只能学着自我拯救。

    她不再软弱不再无能,只想查清楚当年的所有真相,揭露楚凤仪这个冒名顶替者的真面目!

    灵溪就那样矗立在原地,静默的眼神藏起了她所有的思绪,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愣住了似得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的伤口刚刚处理好,还不能挪动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这样,他还是冲灵溪伸出手,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,“溪儿,过来,让父王好好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东方柯羽心里是酸涩的,这些年来,他虽然不怎么宠溺玉溪,可是却没少给她所有公主应该有的吃穿用度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兜兜转转下来,转眼十三年过去,原来他养在深宫里锦衣玉食的那个,竟然跟他毫无血缘!

    而真正体内流淌着他血脉的,正在未知的地方,跟兰馨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。

    整整十三年啊,本应该尊贵无比的她跟着名佣人风餐露宿,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,从没有一天活得像个公主。

    如今她就那样静静站在他面前,脸上没有半点惊喜或感触,甚至连埋怨的目光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对他完全失望了吧?

    是啊,这些年来,他根本就没有尽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,浑浑噩噩养着别人的女儿,把陌生人当成手心里的宝,却不知道自己最应该珍视的珍宝,独自流浪在外……

    东方柯羽越想越心酸自责,鼻头酸沉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愧疚看向灵溪,等待她走向自己。

    坐在东方柯羽身旁的楚凤仪看到他的举动,已经猜出了他心里八成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立即狠拧了自己一把,眼泪瞬间充盈,只眨了几下眼睛就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做足了姿态的楚凤仪立即冲着灵溪,嚎啕大哭起来,“我的宝贝女儿啊,是母后当年思念你太心切,居然把你给认错了!呜呜呜,这些年你受委屈了,快过来,给母后好好看看!”

    灵溪不动声色看着楚凤仪的表演,心里不但没有半点感动,反而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个冷眼旁观者,只扫一眼过去,就看清楚了楚凤仪和东方柯羽各自的心思。

    哈,灵溪心里微微叹息了声。

    其实在迷雾谷林时,她不是没想过自己的爹地和妈咪。

    可是每次只要她问出声,兰姨都会躲起来哭好久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她就放弃了询问的想法,不再去想这些注定永远得不到答案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今她终于能够淡定面对一切,老天去把她推回到生身父亲身边,这是准备好好嘲讽她一番么?

    呵呵,没有父亲的这十三年,她跟着兰姨过得安稳太平。

    如今突然冒出个父亲,而是是根本辨认不出真假的愚昧父亲。

    灵溪觉得,这样的父亲,不要也罢!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想做的,就是查清楚当年事情的真相,揭穿楚凤仪惺惺作态的真面目!

    因此,面对楚凤仪哭着对自己的召唤,灵溪仍旧无动于衷站着,就像没有听到似得。

    楚凤仪喊了几声,见灵溪没反应,瞬间急得变了脸。

    她眼里闪过抹狠戾,很快就恢复如常,呼天抢地哭喊起来,“灵溪,你是不是心里在埋怨母后,怨母后没有早点找到你?这些都是母后的错,就算你生气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听得连连点头,固执地冲灵溪伸出手,“是啊,灵溪,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。你千万不要把不开心闷在心里,都大胆说出来,我们任由你责备,只要你开心就好!”

    如果换了以前,东方柯羽咋然出现,然后情真意切说出这番话,灵溪心中或许还会感动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来到W国后,灵溪经历了太多的变故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目睹东方柯羽毫无原则对楚凤仪的包容后,对他十分的厌恶。

    她心里对东方柯羽的怨恨很深,认为他根本不是真的爱妈咪,也压根不配得到自己妈咪的爱。

    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,他都没有发现,不只玉溪是假的,就连他同床共枕的身边人都是假的呢!

    灵溪越想心里越替自己妈咪感到憋屈,觉得她有眼无珠,爱错了人,这才导致后面的悲剧发生。

    这份憋屈导致她再也忍不住,猛地冲到东方柯羽身边,眼泪夺眶而出,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两句话代表了太多太多的疑问,灵溪却半句都不能问出来。

    在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前,她并不想打草惊蛇!

    东方柯羽看着情绪激动的灵溪,还以为她是在指责自己多年来对她的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深感内疚,这会儿自觉被质问,心里更是歉疚的厉害,不停低声道歉,“抱歉溪儿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。你不管怎么责怪父王,只要能出气就行。”

    如果东方柯羽随意敷衍还好,偏偏他道歉的如此真诚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一国之君,而是位饱含内疚多年的老父亲,在诚心诚意向灵溪忏悔自己的过错。

    灵溪无法直视东方柯羽的眼神,下意识扭过头,正对上楚凤仪冰冷不已的眼神。

    两人眼神撞上,愣怔了两秒,楚凤仪立即变了脸色,“溪儿,我知道你心里是怨恨母后的,都是我不好,当年偏听偏信,居然把别人误认为你。答应我,以后都不要生母后的气,好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