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25章 这辈子你是我唯一的新娘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25章这辈子你是我唯一的新娘…

    灵溪猛得摔下来,下意识搂紧平顺的脖颈,眼神里是心有余悸的后怕。

    刚才平顺毫无防备倒下来,她还以为两人就要摔倒在地呢。

    幸好,倒下来的位置是床上,并没有摔疼他们两个其中的谁,就是姿势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灵溪低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平顺,脸上布满了娇羞的潮、红,下意识挣扎起来,“你放开我,让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,此时自己娇羞的模样,呈现在平顺的眼里,有着何等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毫无章法的挣扎,没意识压在身下的平顺,令他眼眸陡然变得深沉,里面燃起了熊熊的火苗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平顺紧紧搂着灵溪,声音暗哑低沉,眼角微扬警告着她,“不要挑战我的耐性,我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野猫,刚才无意识地乱扭,直接挑动了他的心绪,某处早已悄然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灵溪微讶轻咬红唇,眼神里满是茫然,蔚蓝的眼眸犹如怯生生的小鹿,“我怎么了?你先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用力想要挣脱平顺的怀抱。

    只是刚动了两下,就觉得一个翻天覆地,被平顺翻身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平顺原本沉寂的眼眸里有火苗在窜动,直勾勾注视着身下鹿儿般可爱的女孩,深深吸了口气,这才勉强压住几乎冲体而出的邪念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不要惹火,”平顺声音沙哑的厉害,因为隐忍脖颈上的青筋跟着暴起,“在没有得到你的允许前,我是绝对不能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灵溪听得更加困惑,粉、嫩的小舌无意识划过唇瓣,“伤害我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平顺本就在极力克制蠢蠢欲动的欲念,灵溪舔唇的举动就像大坝上突然多出来的缺口,瞬间令好不容易阻拦下来的洪水崩溃……

    在平顺低咒出声的同时,他骨子里的雄性荷尔蒙掌控所有理智,立即低下头,重重封住了肖想了千百次的红唇。

    这个吻来得猝不及防,灵溪直接愣怔住,完全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明明她在挣扎着脱离平顺的怀抱,怎么突然就被锁在怀里,还被他……

    灵溪羞红了脸刚想出声,却被平顺趁虚而入,攻城略地搜刮走每一处唇舌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吻宛如夺命咒似得,瞬间吸走了灵溪的大半个灵魂,令她昏沉软绵躺在,甚至失去了挣扎的力气。

    平顺微眯着眼睛,彻底沉醉在对眼前甜美的掠夺上,不肯放过任何的甘琼。

    他激动到灵魂都在颤抖,从头到脚都像被电击似得,每一寸末梢神经都贪婪叫嚣着,还想要更多,更多……

    欲念一旦被开启,就像潘多拉的魔盒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尤其是眼下,平顺全身热血沸腾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灵溪无助地看着平顺,任由他予取予夺,直到感到肩膀上有些微凉,理智这才重新回归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这样!

    想到这儿,灵溪立即偏头躲开平顺的深吻,伸出手推搡着他的胸膛,“停,我们不可以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这微弱无力的声音,传到平顺耳中,瞬间如同雷击。

    他失控的理智终于重归脑海,低头看着身下衣衫凌乱的灵溪,还有她被吻得红肿的唇,瞬间自责不已。

    自己刚才都干了什么!

    平顺重重掐了自己大腿一把,强迫仍在蠢蠢欲动的某处恢复冷静,然后立即站起,歉疚地看向灵溪,“抱歉,灵溪,我刚才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是他太大意了,居然屈从于心魔,差点就毁了灵溪的清白!

    这样的行径,跟毫无理智的禽、兽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灵溪无助地坐起来,将被扯开的衣服扣好,娇小的脸庞早就红城了苹果。

    她的心狂跳的厉害,唯有低头不语,才能掩饰此时内心的悸动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,她也差点迷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陡然而来的冷空气,说不定她比平顺还要失控。

    毕竟那种异样的躁动,并不是谁都能控制的住的。

    “灵溪,你是在生气么?对不起,刚才我真的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平顺还以为灵溪在生气,立即诚恳致歉,目光紧张地注视着灵溪,生怕她下一秒会伤心落泪。

    不过他话音刚落,灵溪已经轻咬朱唇慢慢抬头,“我并没有生气,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灵溪支支吾吾卡壳了半天,后半句话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,“因为我并不排斥那种异样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如果不是平顺耳聪目明,还不一定能听得到。

    好在他向来目力听力都十分过人,灵溪那句语焉不详的话,传到他耳中格外的清晰,瞬间令平顺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他激动地弯下腰,双手握住灵溪瘦弱的肩头,“你并不排斥对不对?谢天谢地,我还以为你会生我的气。”

    灵溪本就是下意识吐出来的话,被平顺重复后,本就通红的脸充血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她羞怯扭着肩膀,想要甩开平顺的大手,避开视线不敢跟平顺对视。

    平顺却不让她退缩,单手轻捏住灵溪的下巴,深情凝视着她慌乱的蓝色眼眸,“灵溪,不用害羞,两情相悦并没有任何丢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灵溪羞得眯起眼睛,根本不敢去看平顺那灼灼的眼。

    她从未有过这种陌生的体验,总觉得自己有这种感觉是不对的。“没有可是,”平顺视线格外温柔,就连语气都像沾了糖似得甜,“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,我就想让你做我这辈子唯一的新娘,做梦都想跟你坦诚相见。不过不是现在,刚

    才是我失控了,我保证在你没有嫁给我之前,绝对不会辱没了你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平顺这席毫不避讳的话,听得灵溪心脏砰砰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她就说刚才的景象太暧昧,果然,那些是只有结过婚的小夫妻才能做的……

    看着灵溪越埋越深的头,平顺不用猜也知道,眼前这个小东西,脑袋不知道又在想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无奈摇摇头,伸手拉过床上的薄被子,将灵溪裹了起来,然后拥着她入眠。“很晚了,你的床分我一半,我保证不会再做出任何逾越的举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