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30章 你母亲之前也吃过花瓣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30章你母亲之前也吃过花瓣…

    他国王的身份尊贵无比,无论走到哪儿,都会被人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唯独眼前这狂妄的小子,居然从来没有把他给放在眼里!

    等哪天有了合适的机会,他绝对要好好教训下平顺这个臭小子,让他知道天多高地多厚!

    眼下他忙着陪自己的宝贝女儿出门闲逛,懒得为了这点小事破坏了心情。

    因此东方柯羽秉持自己高贵的涵养,只是用眼睛白了平顺一眼,就转身跟着灵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兰馨见屋内的紧张气氛终于消除,总算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满瞪了眼平顺,握拳小声威胁,“别以为你暂时哄住灵溪,就真的能娶到她!我会紧紧跟在她身边,你休想再沾她的便宜!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后,兰馨就快步走出,去追远去的灵溪一行人。

    平顺哭笑不得地摸摸鼻子,看来自己好不容易在兰姨那里赢得的好印象,这次又彻底消散了。

    多了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兰姨,他未来的日子,估计要糟。

    皇宫内阳光正好,灵溪陪在东方柯羽身边,两人并肩前行,悠闲漫步。

    兰馨和平顺跟在他们身后,侍卫们远远跟着,并没有敢过来打扰。

    他们走着走着,来到了皇宫修建精致的花园里,这里花儿正开的姹紫嫣、红。

    灵溪随手摘了朵花,看它长得肥美,索性摘了片花瓣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甜滋滋的味道立即充盈她的味蕾,令灵溪开心到眉眼弯弯,“唔,好甜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出神看着灵溪,总觉得自己像跨越时空,回到了当年年轻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前的并不是灵溪,而是他深爱着的楚凤仪,正俏皮吃着新鲜的花瓣。

    “凤儿……”东方柯羽眼神动容,手下意识伸出,想要碰触楚凤仪精致的下巴。

    灵溪吓了一跳,连忙避开东方柯羽的手,轻声问道,“父王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唤回了东方柯羽的神智,他立即摇头收回手,讪讪道,“刚才我恍恍惚惚的,好像跨越了时空,看到了你母后年轻时的样子。你吃花瓣的样子,简直像极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也喜欢吃花瓣么?”灵溪立即问道,心里有些小雀跃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跟妈咪一样,也有这些小爱好呢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轻轻点头,“是啊,不过自从她受伤回来后,已经丢掉了这个坏习惯。她觉得那些花儿很脏,吃起来也没有什么味道。”

    灵溪静静听着没有说话,心里却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因为受伤后回来的那个,根本就不是她真正的妈咪啊!是冒名顶替的楚凤仪!

    那样污浊的灵魂,怎么可能吃得下花瓣呢?

    那些花瓣一如既往的纯洁无瑕,真正污浊的,是那个处心积虑的冒牌货!

    “你们父女俩在聊什么呢那么开心?阳光这么好,也不叫我一起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听上去格外温柔,灵溪下意识回过头,看到了脸上铺满笑容的楚凤仪。

    她从远处走过来,很快来到东方柯羽和灵溪跟前,无比自然地伸出手,挽住了东方柯羽的胳膊,“好啊,你们父女俩在这里悠闲晒太阳,居然都不叫我!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原本笑得开怀,见楚凤仪过来,更加开怀不已。

    他相当自然的偏了下头,挺直的鼻尖蹭了下楚凤仪光洁的额头,“哈哈,刚才居然忘了喊你一块儿来晒日光浴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哼,算了,我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你了。”楚凤仪呵呵笑着,用眼角的余光看向灵溪,“宝贝女儿,见到母后怎么很不高兴的样子?”

    灵溪心里十分厌恶楚凤仪的到来,气恼她打破了自己跟东方柯羽相处的融洽。

    不过当着楚凤仪的面,灵溪自然不会被她识破。

    她立即淡笑了下,轻声道,“怎么会呢?我正想和父王商量,要不要去找母后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灵溪努力笑得很真诚,楚凤仪却仍是觉得那笑容十分的虚假。

    她无法接受东方柯羽跟灵溪那么亲密地并肩走着,这样的画面太和谐,就好像她是多余的那个似得!

    尤其是眼前灵溪笑着的模样,分明像极了当年的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楚凤仪深吸口气,压住心里的戾气,做出慈爱的模样看向灵溪,“你这孩子,就会甜言蜜语哄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凤仪拽着东方柯羽的胳膊摇了摇,娇嗔着摇头,“你看看你,也不管管咱们的宝贝女儿,就由着她笑我。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显然心情很好,他张开双臂,将楚凤仪和灵溪一左一右搂在怀里,朗笑出声,“哈哈哈,有你们在我身边,这辈子都完美了!”

    楚凤仪和灵溪同时低头,各自藏起眼中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样的画面,却令在场的侍卫看得羡慕不已,都想要有这样完美的妻女。

    三人并肩渐行渐远,看上去无比和谐,却各自藏着不为人知的心思。

    阳光暖暖洒在众人的身上,此时此刻,却没有谁想起那个被关在阴暗水牢里,几乎奄奄一息的假公主玉溪。

    水牢建在最底层,这里光线昏暗无比,就连空气都污浊的厉害。

    玉溪气息奄奄被浸泡在冰冷污浊的水里,已经出气无多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哭过、喊过、骂过、求饶过,用尽了各种各样的方法,喊得嗓子都哑了,却没有任何人理睬。

    她就像被遗弃了似得,从被关进来的那一天,就再也没有人来看过她。

    玉溪的眼泪早已经哭干,至今仍无法接受,昔日里锦衣玉食的自己,居然落得这样凄惨的境地。

    曾经的她高高在上,万人追捧,谁见了都要匍匐跪地,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自己却像最肮脏的老鼠,被所有人抛在记忆之外。

    她承认当年自己确实是说了谎,可是那也是就着楚凤仪的谎言啊!

    如果不是楚凤仪带着一队人找到她,信誓旦旦说她就是失踪了的公主,她一个小小的孤女,哪里会有那样的胆子?

    自从入宫后,她每个晚上都睡不安稳,生怕自己的身世被拆穿。不过随时时间的流逝,并没有谁跳出来,揭穿她假冒的身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