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31章 玉溪:我一定要活下去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甚至就连最应该熟悉亲生女儿的楚凤仪,都对她冷漠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样的境况令玉溪窃喜不已,她才不需要什么母爱,只要能吃好住好,一切就都好!

    随着她逐渐长大,随时会被人拆穿的顾虑终于稍减,直到最后确信,并没有谁会对她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直到她慢慢成年,终于说服了自己,遗忘了之前乞讨的生活,确信自己才是真正的公主!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娇贵的金枝玉叶,就应该过着这样人人羡慕的富贵生活!

    只是玉溪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这场富贵梦,被突然到来的灵溪突然打碎。

    那个有着最纯正蔚蓝眼眸的女人,以突兀的姿态闯入她的生活,将她从高高在上的云端,一下子踩进了地狱!

    哪怕是之前她赤脚乞讨的生活,也好过现在千千万万倍啊!

    现在的她就像个臭虫,会悄无声息地死在这里,与这些恶臭的黑水融为一体!

    玉溪越想心里越恨,恨到浑身发抖,嘴唇都咬破了血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早已经沙哑无比,仍咬牙切齿发出声音,“灵溪!灵溪!这辈子我们都不共戴天!有你没我!”

    戾气满身的玉溪狠声喝骂着,尖锐的指甲早已经深陷肉里,刺出了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浑然不觉,脑海里想的是自己挥起利刃,狠狠刺向灵溪心脏的一幕!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沉重的牢门发出声响,在玉溪的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根本不敢抬头去看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的她只是这里最卑微的囚犯,谁又会来这里看她呢?

    “怎么,在这里住的不习惯?你看上去好像气色不太好的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冷冷的嘲讽声由远及近,然后是傲然的脚步声,显然真的有人从上面走进了水牢。

    玉溪立即抬起头,眼睛瞬间瞪大,不敢置信道,“母后?你……你是特意来看玉溪的么?”

    说着,玉溪想到自己现在的落魄模样,连忙用手想整理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忘了自己手腕上还带着铁镣铐,刚一动就带起阵阵的铁链声。

    玉溪尴尬地僵在原地,低下头不敢再去看楚凤仪的眼睛。

    在楚凤仪的面前,她向来是卑微的。

    从前是这样,现在是这样,以后的永永远远,只怕都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“低下头做什么?我又不是看一眼就能勾走别人魂魄的灵溪,”楚凤仪说着,人已经顺着楼梯,来到了玉溪的面前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她还陪着东方柯羽散步,只是身边的灵溪实在是太碍眼。

    无数次楚凤仪都想将灵溪给推开,却碍于东方柯羽在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她思来想去,突然就想到了被自己关在水牢里的灵溪,心里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只怕现在的玉溪,恨不得将灵溪给千刀万剐了吧?

    打定主意的楚凤仪立即找了个借口,离开了东方柯羽的视线,直接来到了水牢。

    而一如她的猜测,如今的玉溪狼狈不堪,哪里还有半点公主的仪态和气质?看上去就像个行将就木的死刑犯。

    楚凤仪满意地看着惨兮兮的玉溪,扬声问道,“玉溪,你说你,怎么就变成这样呢?你本应该享受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而不是被泡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灵溪那个贱……”

    玉溪愤恨抬头,厉声骂着灵溪。

    不过她刚说了半句,就警觉住了口。

    就算她再蠢,也没敢忘了楚凤仪的身份。

    毕竟楚凤仪是灵溪的亲生母亲,自己如果出言不逊,说不定下一秒,就会被楚凤仪给割掉舌头!

    玉溪僵住满身戾气,胆怯看向楚凤仪,卑微出声,“王后,刚才……刚才我出言不逊,请你不要心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为了保命的玉溪抬起带着铁镣铐的左手,重重抽着自己耳光,“是我该打!该打!”

    这巴掌又急又重,玉溪简直用尽了力气,生怕自己打得青了,会无法消减楚凤仪的怒气。

    巴掌下去后,她的右脸就肿了起来,看上去格外的狼狈。

    楚凤仪冷眼看着自打耳光的玉溪,眼神十分的不屑。

    等玉溪嘴角被打得渗血后,她这才懒洋洋出声,“够了,不用费心来讨好我。你现在应该做的,是想好自己该恨谁。如果你获得自由,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后,楚凤仪就头也不回地离开,仿佛多看玉溪一眼,都是对自己的侮辱似得。

    “王后!你别走!求求你可怜可怜玉溪,救救玉溪吧!”

    眼看着楚凤仪要走,玉溪就像遗失了救命的稻草,疯了似得朝楚凤仪追去。

    然而她不仅手腕被拷着,就连腰上都带着枷锁,刚跑两步就被铁链重重拽回,差点摔倒在污水里。

    等玉溪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眼前哪里还有楚凤仪的身影?

    “不!不要走,不要丢下我一个人!”玉溪拼命摇头,拍着污水大声嘶吼着,“我不要孤零零死在这儿!我要活下去,无论多艰难都要活下去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活着,就绝对不会放过灵溪!灵溪,你个该死的女人,我要扒了你的皮,抽了你的筋,一寸寸剁碎你的骨头!将你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,我一定要活下去!只有活着,才可以为自己报仇!”

    “我才是W国的公主,没有人可以取代我!没有人!”

    玉溪待在水牢里拼命嘶吼着,楚凤仪就站在高处,冷眼看着下面几乎疯狂的她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玉溪吼得再也发不出声音,楚凤仪这才低声叮嘱身边跟着的狱卒,“你想办法把她送出皇宫,毕竟我养了这么多年,还是有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狱卒连连点头,“王后真是菩萨心肠,小的一定办的滴水不漏!”

    楚凤仪没再出声,转身离开牢房,大步走进阳光正暖的外面。

    阳光太过刺眼,楚凤仪扬手挡住光线,透过指缝看向那抹温暖。

    东方柯羽就是她此生唯一的温暖,她就算把灵魂卖给魔鬼,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把他从身边夺走!

    所有的罪孽她都认了,也愿意接受任何的反噬,唯独东方柯羽不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