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凤儿,你真的变了。”东方柯羽不赞同地摇头,看向楚凤仪的目光里带着审视,“你真的是我认识了多年的凤儿么?为什么最近我总是感觉,你就像……就像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停顿下来,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表述自己的想法似得。

    楚凤仪心中顿时警铃大作,紧张问道,“就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说了吧,怕你生气。”东方柯羽低声笑起来,伸手揉了下楚凤仪的发顶,“算了,既然你那么想去,就去好了,我会派人保护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有两名身手高强的贴身侍卫,他们会保护好我的安全,难道你忘了?”楚凤仪说着,低声试探着东方柯羽,“你刚才到底想说什么,不要吞吞吐吐的,让我在这里瞎猜,到时候整晚都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看着楚凤仪委屈巴巴的小脸,东方柯羽无奈摇头,“好吧,刚才我也是突然就那么一想,你别太在意,都是些胡乱冒出来的荒唐想法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不依不饶抱住东方柯羽,撒娇轻晃起来,“不行,你今天必须说清楚,不然我就自己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怕了你啦。”东方柯羽笑起来,不以为意道,“我刚才就是突然想起了部叫画皮的电影,觉得你会不会是故意披着人皮接近我的妖怪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柯羽看着楚凤仪瞬间惨白的脸色,以为她生气了,赶紧轻咳了声转移话题,“咳咳,当然,你这个妖怪肯定是看中了我的美色,才会想法设法都要留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楚凤仪觉得自己的心,就像被人攥在手心里捏似得,痛的几乎快要爆掉。

    她想到自己真实的处境,不由凄然苦笑了下,“如果,如果真的有一天,你发现我就是披着人皮接近你的妖怪,会不会也像那个负心汉一样,找道士杀我?”

    “傻瓜,这怎么可能嘛?”东方柯羽一把将楚凤仪拥入怀里,轻声安抚着明显受惊的她,“你是我最宠爱的小妻子啊,怎么可能会是丑陋龌龊的妖怪呢?那种居心不良的妖怪,注定了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

    楚凤仪无声埋在东方柯羽怀里,眼泪早已经无声滚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要真的是那个妖怪呢?

    她深深爱着的白月光,她这辈子都无法离开的暖阳,也会毫不犹豫地举起飞剑,将她当场斩杀么?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楚凤仪的微颤,东方柯羽拥住她,仍在低声安抚,“凤儿乖,我们结婚时我就承诺过,要永生永世守护你,这句话永远不会变!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,我都会遵循我的誓言,坚定不移地守护着你!”

    楚凤仪目光更加凄凉,是啊,这个誓言是他新婚是许诺给他的小妻子楚凤仪的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都跟她无关啊……

    整个晚上,楚凤仪睡得都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好几次都被东方柯羽叫醒,问她是不是在发噩梦,怎么不停地发抖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楚凤仪强笑了下,敷衍着就搪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从灵溪来到W后,楚凤仪就觉得自己陷入了令人恐惧的噩梦里,无法逃离,随时都可能窒息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不愿意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掌控,与其心神不宁的左思右想,倒不如主动出击,及早做个了断!

    半梦半醒熬到天亮,楚凤仪不再多迟疑,带上自己的两名贴身侍卫,直接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没有像上次出宫时弄得声势浩大,而是一切从简,三人坐上辆绿色的翻山越野车,在东方柯羽的目送中远去。

    对于楚凤仪执意要去拜佛,东方柯羽虽然心里不怎么支持,却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他静静目送楚凤仪离去,就像往常无数次目送她出去游玩一样,心里根本不以为意,转身回了皇宫。

    楚凤仪坐的越野车很快离开了皇宫,风驰电掣般穿过热闹的街道,渐渐来到僻静的高速公路上。

    “王后,我们还要去那间寺庙么?”负责开车的侍卫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楚凤仪眯着眼睛微微点头,“嗯,跟之前一样,你们安心等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侍卫不敢再出声,全神贯注开车,朝着W国最负盛名的龙岩寺驶去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注意到,在身后不远的车流里,有一辆重型皮卡,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。

    龙岩寺在W国的最西侧,依山靠山,巍峨的寺庙高高矗立在半山腰,重檐飞阁很是气派。

    楚凤仪是这里的常客,侍卫自然熟知上山的路,车子一路都没有停顿,直接开进了庙里。

    吉普车停稳后,侍卫率先下车,恭敬为楚凤仪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楚凤仪板着脸从车内出来,目不斜视朝大殿走去,两名侍卫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等他们终于进了大殿,那辆白色的皮卡车跟着驶入了院内,停在了较为偏僻的角落。

    车门很快被推开,从里面走下来两个人,居然是刻意戴着副墨镜的平顺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无意中撞见楚凤仪的车子,而是从楚凤仪出宫起,就悄悄尾随而来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楚凤仪这次悄无声息离开皇宫,他能及时跟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灵溪的安全,平顺始终在密切注视在楚凤仪的一举一动,生怕她会在背后偷偷搞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毕竟依着目前楚凤仪害怕被戳穿的阴暗心思,肯定巴不得早点除去灵溪这个眼中钉。

    所以平顺仗着自己那无人能及的身手,始终在不动声色监视着楚凤仪。

    就连上次楚凤仪去天牢,平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虽然无法跟进牢房亲见楚凤仪到底说了什么,不过闭眼睛想都能猜出来,楚凤仪肯定是在玉溪身上泄愤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她才能找到宣泄戾气的地方,维持住王后应有的仪态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虽然楚凤仪的的确确是进了寺庙,平顺却仍觉得这趟出行并不单纯。

    记得之前楚凤仪就说过要去什么寺庙,平顺才不信楚凤仪现在还有静心礼佛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里面,肯定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!

    平顺推了下鼻梁上夹着的墨镜,脚步无声往前走,目光紧盯着楚凤仪行走的路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