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夜里的村落静寂无声,就连村外的竹林都没有半分晃动。

    竹林下有着一大片池塘,在夜色里泛着白光,就像面异常宽大的镜子。

    平顺看了眼豹儿,低声道,“既然来了,咱们不下去看看是不是有点不像话?”

    说完,就已经率先朝脚下低洼的那处村庄走去。

    豹儿无声摇头,似乎很不赞成平顺这样冒失的探险。

    不过它也只是甩了甩尾巴而已,仍是迈步往前蹿去,瞬间就抢到了平顺的前面。

    看着精神抖擞的豹儿,平顺也跟着精神一震,仰着唇角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一人一豹前行的速度很快,却完全没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这是已经差不多半夜,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沉睡,偶尔会有些光从院子里泄出来。

    平顺皱眉看了下眼前的环境,随意指了处院子,“我觉得,咱们应该先去这家打探一下。”

    豹儿尾巴微微晃动,似乎在赞同平顺的话。

    这处院子离他们很近,走了几步就到,眼前是简陋的土墙,以及用竹子编制的篱笆。

    平顺看着勉强刚过自己膝盖的竹篱笆,无声冲豹儿抿抿嘴,示意它表现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豹儿也不含糊,直接越过那道简陋的竹篱笆冲进院子,一巴掌就拍烂了人家本就破烂的木窗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窗户被豹儿拍出个大窟窿,里面的灯光透过窟窿眼儿泄出来,将院子都照亮了些。

    紧接着,屋内传来惊惧的低呼声,“我的天呐,外面那是头什么?毛绒绒的,该不会是豹子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我们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,豹子怎么回来这里?”

    一男一女争执起来,明显男人不相信女人刚才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响亮的巴掌声后,是女人不高兴的低吼声,“老娘都说了是豹子,你居然还不信?不信自己出去看吧!”

    “哐!”

    紧闭着的木门被踢开,一个男人被踹了出来,踉跄着前行好几步,才总算勉强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老娘们真是不讲理,呸!”

    男人低声暗骂了句,刚抬起头,就跟豹儿偌大的脑袋顶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!”男人不爽低喝了声,等看清楚跟自己对视的是什么,连声惊呼都没有,直接眼一翻后仰倒地。

    平顺惊讶地张大嘴巴,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这么胆小。

    他本来打算让豹儿随便吓唬下人家,然后自己再跳出来赶走豹儿,取得他们的信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起来,几乎似乎并不是那么的顺利,豹儿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挥啊!

    “唉,”平顺摇头叹息,无奈看向豹儿,“做戏做全套,屋里你还得去一趟、”

    他的言外之意十分明显,计划虽然发生了意外,但是好在屋内还有个女人可以吓唬。

    豹儿毫不遮掩地翻了个白眼,就像个表情丰富的人,这才甩着尾巴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敢回来,看老娘我不……”凶悍的女人话说到一半,这才转头发现了进屋的豹儿,整个人立即吓得缩成一团,“豹……豹子,真的是豹子,你别、别过来!”

    然而豹儿既然存了心吓她,又怎么可能露个脸就退场?

    它十分有风度地扬起锋利的前爪,然后重重拍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响声过后,地上赫然出现个被豹爪拍出来的深坑。

    女人吓得都忘了尖叫,整个人缩在角落里哭起来,“你千万别吃我,我的肉不好吃,平时用多了化妆品,你吃了会拉肚子的。”

    站在外面的平顺听了这话,差点喷笑出声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自己的计划,立即憋住笑,大步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刚才并没有等到豹儿传来任何信息,证明屋里的女人并没有光着,他完全可以肆无忌惮走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门,平顺就看到个黑瘦的女人缩在墙角,清了下嗓子道,“咳咳,我可以帮你赶走这只豹子,不过你也得帮我个忙,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只要你赶走那只豹子,别说一个问题,十个百个都没有问题!”女人欣喜点头,指着豹儿大声道,“赶紧把他赶走!”

    平顺冲豹儿弹了下响指,豹儿听话地走了出去,看得屋内的女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。”平顺并不需要女人崇敬的目光,他更想要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女人连连点头,已经完全折服在平顺的男性魅力里,“好,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们这里,有没有住着外乡人?”平顺说着比划着,“她大概这么高,年龄四十岁左右,高高瘦瘦,白天还去山上背了捆柴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那个疯子啊!”女人不屑冷哼了声,“她是鲍叔从海边捡来的,神智不清楚,疯疯癫癫的,我们见了她都绕着走,根本懒得跟她多说。”

    平顺眼神一亮,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即将得到证实,“那个鲍叔是什么时候捡到的他?”

    女人微微皱眉,“我也记不清楚了,反正这个疯女人在我们这里住了很久,差不多有十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,都没有说过自己来自哪儿么?”平顺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她清醒的时候少,疯癫的时候多。”女人摇头,“鲍叔是看她可怜才把她捡了回来,就像女儿一样照顾着。”

    平顺微微有些失望,他以为自己可以顺利查出那个跟楚凤仪十分相似的女人的身份,没想到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他正想叹气离开,屋内的女人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,高声说道,“对了,我总是听到鲍叔叫她阿凤,说不定这就是她自己的名字。因为有次我这样叫她,她跟了我好久,吓得我再也不敢叫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凤?”平顺重复着,脸上喜色尽显。

    看来,他离真相又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她跟那个鲍叔住在哪个院子?”平顺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女人从房间里走出来,指了下自己房子后面,“就在我这里后面的第五家,最穷的那个院子。”

    平顺没再多说,领着豹儿转身就走,剩下目光仍不舍追随着他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