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42章 她是我十三年前在海边捡到的女人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直到平顺的背影消失后,女人似乎才回过神,发现了躺在地上被吓昏倒的自家男人。

    “呸!没用的东西,还想让你保护我呢,等下辈子吧!”

    女人嫌弃地唾弃了声,转身走回房间,猛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发生的一切,平顺根本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他已经领着豹儿,来到了第五家门前。

    这里就像那个女人说的,是这里最穷最破的,甚至都没有个院子,只有间土房,和一间半茅草屋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说一间半,完全是因为有半间的茅草屋已经垮掉。

    平顺皱眉走进去,黑沉沉的院子里立即响起警觉的质问声,“谁?!”

    这是道饱经岁月沧桑的浑厚男低音,应该就是之前女人嘴里说的鲍叔。

    平顺也不含糊,低声说道,“鲍叔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听着声音很陌生,大半夜不睡觉,到我院子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鲍叔显然十分警惕,说话间,人已经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他的身形完全出现在平顺面前,他才发现,眼前这个鲍叔已经年过半百,身形却格外硬朗,走路虎步生风,明显是经常劳作的关系。

    鲍叔手里举着盏气死风灯,朝着平顺的方向找过来,越看越是疑惑,“小伙子,我们应该是第一次碰面吧?你到底是谁?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鲍叔,我来是想向你打听件事。”平顺并没有拐外抹角,直接问道,“我在找一个失散多年的亲人,想知道是不是就是你捡来的阿凤。”

    “阿凤?”鲍叔眯起眼睛,警惕审视着平顺,面露不悦,“你是不是知道阿凤神志不清,所以才想拿话蒙我?告诉你,阿凤就是我的女儿,谁也别想欺负她!”

    平顺知道眼前的老人十分耿直,直接抛出杀手锏,“鲍叔,我真的是阿凤的亲人,找她已经找了十三年啊!你当年是不是在海边捡到的她,当时她身上还带着伤,胸口被刀穿了一个洞?”

    鲍叔听得震惊不已,“你……你果然是阿凤的亲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平顺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点头,继续说着阿凤的特征,“她虽然神智不太清醒,但是模样绝对不会改变。她有着这世间最完美的容貌,眼眸是比天空还要纯净的蔚蓝色。”

    鲍叔眼神犹豫了下,神色有些动容,显然已经被平顺给说动。

    “没错,阿凤确实住在我这里,”鲍叔点点头,“十三年前,我出海打渔,一网下去把她给捞了出来,当时她气若游丝,身上还有伤,几乎已经差不多是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平顺的心跳的更加厉害,果然没错!

    这个叫阿凤的疯癫女人,可能才是真正的楚凤仪,是真正生下灵溪的前女王,东方柯羽的真正原配妻子!

    虽然心中的猜测被逐渐证实,平顺却并没有露出狂喜的神色,而是低声问道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?如果是你捡到一个半死的人,你是会竭尽全力把她救活,还是再把她丢进水里呢?”

    鲍叔笑着,眼里闪过一抹内疚。

    平顺已经猜到了鲍叔的答案,不过并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,眼前这个硬朗的男人,当时肯定不会救非亲非故的陌生人,毕竟谁也不想留个快要死的人在船上。

    鲍叔的神情恍惚,整个人都被带到了当年……

    十三年前——

    那时的鲍叔还没有现在这么老,住在这座小岛上唯一的村子里。

    这个村子里的人,之前都是西摩的旧部下,不是因为年迈就是身体有了残疾,被西摩放逐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日子过得十分清贫,不过能够填饱肚子活着,对他们这些见惯了杀戮的人来说,已经是上苍最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鲍叔的房子是这个小村子里最简陋的,只有间要倒不倒的茅草房,是家徒四壁这四个字的完美样板。

    平常的大多数时间,他都会摇船出海打渔,看到喜欢的鱼就留下回来果腹,不喜欢的直接丢进海里。

    率性而活,就是鲍叔的性格,他每天过着恣意悠然的日子,虽然睡在破茅草房里,却觉得并不比之前跟着西摩时的奢侈差。

    毕竟,那时候的他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还有命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他,呼吸的每一秒空气都带着自由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天,他像往常一样,摇船出海打渔,漫不经心在海面上晃悠着。

    扬臂挥舞的渔网下去,就像张开的圆润裙摆,重重落入水面,瞬间下沉。

    鲍叔等了片刻,娴熟收网,发觉里面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今天运气不错,网到了鱼群,谁知道等渔网露出水面,却发现里面裹着的,居然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隔着渔网,看不清楚那女人的长相,只勉强看到她凌乱的长发,还有胸口渗人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啐,晦气!”

    鲍叔暗骂了声,根本没再多看第二眼,直接撒开渔网,刚被捞出来的女人扑通落水,激起几朵水花。

    本来出海打渔的鲍叔心情瞬间阴沉,毕竟谁也不想从水里捞出尸体。

    那女人虽然他没细看,却也知道,就算她暂时还不算尸体,却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泛着死寂的灰白色,捞上来时浑身僵硬,跟尸体也就差了半口气的区别而已。

    捞到死尸是晦气的,至少鲍叔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他直接连渔网都不要了,调转船头,朝着岸边划去。

    晃晃悠悠的小船荡开重重波浪,慢慢滑向岸边。

    等鲍叔跳上岸,才发现自己的船后居然勾着渔网。

    而那个不小心捞上来的女人,远远在后面拖着。

    他翻了个白眼,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本来他真的不想多管闲事的,可是看来这是天意,到底还是没有甩掉这个眼看着就要断气的女人。

    鲍叔只好重新跳上船,将渔网拉到跟前,解开把女人弄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路在水面拖行的原因,女人身上的血污已经被冲洗干净。

    就连之前乱糟糟的头发,也跟着变得柔顺很多。

    这些鲍叔并不在意,毕竟既然打算多管闲事,也就不在乎救上来的人是美还是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