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不过,当他拨开女人的头发,还是被她的容貌给镇住,楞在原地好久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人,有着他从未见过的美丽容貌,五官精致无比,就像是格外被上帝恩宠过似得。

    虽然她仍旧昏迷着,可是浑身上下那种高贵的气质,就算是外形狼狈也无法掩盖。

    鲍叔知道,自己很可能摊上了大麻烦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女人,肯定不是平凡的小家碧玉!

    而且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沉入海中,背后的原因肯定也不会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决定插手,鲍叔就不打算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毕竟他这么多年都是单身一人,孤单太久太久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宛如天使般的容颜,令他油然生出种保护欲。

    这种保护欲十分纯粹,是那种父亲对女儿的爱护,完全没有掺杂别的杂念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,”鲍叔弯腰抱起气若游丝的女人,边走边低声喃喃,“以后叔来保护你,再也不让别人来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在鲍叔的精心照料下,就剩半口气的女人奇迹般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不再像木偶般每天闭眼睡在床上,当她睁开眼睛的一刹那,鲍叔觉得,自己看到了这世间最璀璨美丽的星光!

    他更加细心地照顾着这个天使般的女人,很多时候都认为,这会不会是老天看他过得太孤独,特意给他送了个女儿?

    虽然这个女儿脑子不太清楚,但是她的出现,却令冷清的家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是的,就在女人睁开眼后,鲍叔才发现,她的眼睛虽然如浩瀚的大海般美丽,却格外的空洞茫然。

    不管鲍叔说什么,她都是愣愣坐着,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,根本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鲍叔之前跟着西摩,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,对于眼前的状况他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之前他见到她时,她几乎跟死人没什么区别,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眼下能活着已经很难得,至于神智是不是清醒的,根本就无所谓。

    就这样,随着时间的推移,原本应该葬身海底的女人,就这么成了鲍叔家里的一员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,经过将近一年的调养,已经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只是鲍叔始终不知道她的名字,问了无数次都没能得到答案,每次只能用喂来代替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岛上下起了漂泊大雨,外面闪电接连炸响,几乎撕、裂了半个天幕。

    鲍叔原本在茅草房里睡觉,睡着睡着就听道声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尖锐的声音直冲鲍叔的脑门,他立即从房间冲出来,就看到自己如女儿般看待的她,蜷缩着身子在地上打滚,双手痛苦地捂住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鲍叔有些束手无策,只好跟着她着急问着。

    然而她就像根本听不到似得,原本蔚蓝的眼眸变得猩红不已,尖利着嗓子怒吼着,“该死!你该死!”

    在那一刻,鲍叔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机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那是来自上位者自带的霸气,势不可挡!

    而他,居然下意识后退了两步,想要对她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“该死!你们都该死!”她仍在拼命嘶吼着,“我诅咒你们,负我者,永世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鲍叔远远站着,不敢太过靠近,生怕会更加刺激她。

    雷雨交加中,他根本听不清她在高喊什么,只隐约听到中间有个凤字。

    “凤?这是你的名字么?你名字里是不是带着凤?”鲍叔冲她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杀!杀了你们!我要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该死,去死啊!”

    然而不管鲍叔怎么询问,眼前的她都像疯了一般,拼命嘶吼着,根本不肯停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精疲力尽,才软绵瘫软在滂沱大雨中。

    鲍叔顶着雨把她抱回去,知道应该是雷声或者雨声刺激了她的记忆。

    说不定等明天醒来,她就能想起之前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安置好她后,鲍叔一晚上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他有些期望她想起往事,以后都不要浑浑噩噩;又有些期待她再也想不起,这样至少不会陷入剧烈的痛苦中。

    那种杀气睥睨四野,她之前肯定遭遇了很严重的重创,不然绝不会如此伤心!

    天色在鲍叔的辗转难眠中亮起来,雨竹风停。

    他烧好早饭端进去,心里无比的忐忑,生怕自己照顾了这么久的她,突然要离开。

    在这个恶魔小岛上,他浑浑噩噩活着,真的孤寂太久太久了。

    如果连她都走了,他以后大概又要陷入那种浑噩敷衍的日子吧?

    只是等鲍叔走进房间,看到她和之前一样茫然的眼神时,心里瞬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并没有成功想起以前,至少现在并没有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窃喜很不对,可是,他是真的不舍得这个女娃子离开啊!

    从那以后,鲍叔终于知道怎么称呼这个自己照顾了一年多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叫她阿凤,教给她各种生活常识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智力就像五六岁的小孩子,单纯的如同白纸。

    很快,经过几年的耐心教导,阿凤逐渐掌握了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。

    她可以烧些简单的饭菜,衣服也能差不多洗干净,就是偶尔遇到打雷的雨天,她就会疯魔般大吼大叫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鲍叔很满意眼前的现状,因为阿凤已经学会了最基本的生活技能。这样等自己老死后,他不用担心阿凤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就是她的智力时好时坏的,令他有些放不下心。

    似乎是一晃眼的功夫,距离他捡回来阿凤,居然已经过去了十三年。

    如今,看着站在眼前的平顺,鲍叔知道,自己跟阿凤分开的日子,很可能要到了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从回忆中醒来的鲍叔长长叹了口气,眼里是藏不住的无奈和不舍。

    嘴巴张了好几次,却突然不知道该跟平顺说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平顺定定注视着眼前的鲍叔,知道他并没有想要伤害真正楚凤仪的意思。

    甚至如果不是这位鲍叔的照料,很可能楚凤仪早已经不在人世。

    他珍重地代表灵溪,冲鲍叔深深鞠了个躬,“谢谢你这些年的照料,我十分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鲍叔摆摆手,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