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44章 目前的智商像七八岁的孩子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是真的将阿凤看成了亲女儿,又怎么可能会接受平顺的感谢呢?

    相仿,他甚至无数次感谢上天,谢谢它将阿凤送到了自己的身边!

    不然这十三年,他肯定过的十分艰难,而不是像现在,觉得真正有了个家。

    平顺看向鲍叔,似乎明白了他心里的想法,笑着问道,“她现在在哪儿?我可以过去看看她么?”

    鲍叔看了眼紧闭着的房门,十分认真地摇头,“不,夜很深了,她肯定睡得很香。有什么事,都放到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平顺想了下,认为自己已经顺利找到了灵溪真正的母亲,也就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听从了鲍叔的意思,“恐怕有件事还要麻烦你,今晚可不可以收留我和我的宠物?”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落下,豹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出现在鲍叔的眼前。

    之前它为了不引起恐慌,将身影隐匿起来,如今听到平顺的话,才不紧不慢走出来。

    鲍叔扬起灯看清了豹儿,脸上却并没有任何惊慌的神色,“好吧,我的茅草屋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,今晚可以将就住下来。”

    平顺眼里闪过抹惊讶,心里瞬间明了,眼前鲍叔之前绝对是个人物,至少是见惯了各种突发状况的!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,而是无声点点头,跟着鲍叔进了那间简陋的茅草屋。

    屋子里空间不大,里面就摆了张同样简陋的木床,上面放着床薄被子。

    鲍叔并没有多客气,直接丢了几大捆柴草,指了指看向平顺,“呐,这里就是你们今晚睡得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平顺第一次睡在茅草上了,他虽然自小生活在优渥的环境里,却比任何人都明白入乡随俗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豹儿,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平顺就十分坦然躺在茅草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豹儿嫌弃地绕着茅草转了圈儿,找了个角落盘卧下来,跟着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鲍叔看着坦荡荡的一人一豹,心里再次无声叹了口气,翻身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岛上再次陷入静寂,而此时远在皇宫里的灵溪,却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斜靠在窗前,看着半空中斜斜挂着的月亮,心里很是为平顺的安危担忧。

    不知道平顺有没有顺利抵达白天里说的那个岛屿,更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安全。

    还有他说的那个跟假楚凤仪想象的背柴女人,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?会不会真的像她猜想的那样……

    灵溪深吸口气,了无睡意,索性低头找过来纸币,信手而挥。

    这些年都是兰馨教导她读书识字,还有简单的绘画。

    不过灵溪似乎在绘画上面很有天赋,无论画什么都活灵活现的。

    很快,她的画稿上就出现了平顺惟妙惟肖的侧脸。

    他的鼻梁高、挺,薄唇刚毅,眼眸坚定明亮,就连脸上的轮廓,都完美到没有半点瑕疵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怎能不令她牵肠挂肚呢?

    灵溪注视着眼前刚画好的肖像画,将画笔轻轻放下,再次抬头看向外面的月色。

    溶溶的银光普照着大地,她忍不住双手合十,轻声祈祷着,“老天保佑,让平顺这次的行程分外顺利,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翌日,当红彤彤的朝阳从海平面跃起时,平顺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环顾了房间,发现豹儿和鲍叔都不在,应该是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大大伸了个懒腰,平顺从茅草上起来,晃着脖颈走出了茅草房。

    外面的空地上,支着只黑黝黝的圆形铁锅,里面咕嘟嘟冒着热气,食物的香气跟着飘来。

    平顺走过去细看,原来里面煮着香喷喷的鱼粥,汤白细腻,诱得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锅美味的鱼粥,是不是鲍叔煮的?

    平顺正想着,身后响起了鲍叔的声音,“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这锅鱼粥很香,我闻着都饿了。”平顺笑呵呵拍着自己的肚子,随口问道,“对了,豹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醒来就没见到它……”

    鲍叔说着脸色一变,脑海里跳出个可怕的想法,“它该不会,去了凤儿的房间吧?”

    说完,鲍叔就立即转身,快步朝着阿凤住着的简陋土房跑去。

    昨天是他大意了,虽然他不怕豹子,可是不代表阿凤不怕啊!

    平顺也被吓了一跳,跟在鲍叔身后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三两步就来到土房跟前,门口敞开着,豹儿果然在里面!

    鲍叔的脸唰的变白,大踏步就迈进去,嘴里担心喊着,“阿凤!阿凤!”

    “唔?”

    回应鲍叔的,是阿凤迷迷糊糊的声音,似乎才刚睡醒。

    她披着乱糟糟的头发,仰头看向鲍叔,眼里满是不解的茫然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鲍叔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,尴尬地咳嗽了声,“没事,我就是过来看看,你睡得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睡得好香,阿凤饿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呆滞的回应令平顺心里微叹了声,看来她真的像鲍叔说的,神智就像五六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饿了?没事,我已经做好了鱼粥,阿凤要不要吃啊?”鲍叔笑呵呵说着,看向阿凤的目光格外慈爱。

    “要!阿凤好饿,要吃鱼粥,去吃鱼粥喽!”

    阿凤立即跳下床,鞋子都没穿,就跑跳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此时她的眼里似乎只有食物,根本没注意到房间里的平顺和豹儿。

    鲍叔跟着追了出去,“慢点跑,鱼粥刚煮好,还很烫!”

    屋里就剩下平顺和豹儿,他轻拍了下豹儿的头,无奈摇头,“你呀,不睡在茅草屋,跑到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豹儿仰头看着他,眼神无比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哈,你还委屈上了,脾气还不小呢!”平顺笑了起来,“好啦好啦,我们也去吃点鱼粥!”

    说完,平顺刚想领着豹儿出去,就看到有两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夜里平顺还能肆无忌惮,白天他必须隐匿身形,免得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毕竟这座岛与世隔绝,他还没弄清楚这里真实的状况,小心才能行驶得万年船。

    平顺轻拍了下豹儿,一人一豹动作一致躲在了门后,聆听着外面的动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