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平顺抿了下唇,正准备说话,就看到阿凤的脚步一扭,朝地上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去扶,豹儿已经箭一般蹿了过去,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阿凤下坠的身形。

    平顺这才知道,豹儿似乎并不排斥阿凤,似乎还有些喜欢她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难怪早上时它待在阿凤的房间里,估计是嗅到了阿凤身上,那和灵溪一样的气味。

    幸好豹儿出现的及时,阿凤才没有狼狈摔倒,只是稍微晃了两下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向偎依在自己身旁的豹儿,伸手摸向它光滑柔顺的皮毛,“好可爱的大猫啊,你真漂亮!”

    平顺的嘴巴抽搐了下,觉得自己听到了今天最可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再没有谁比他更了解豹儿的凶残的兽、性,它的利爪挥出,可以轻易划破半尺厚的钢板!

    更不要提它那锋利的獠牙,轻易就可以咬断马的脖颈……

    阿凤居然把这种猛兽叫大猫?

    平顺只能说,果然无知者无畏啊!

    他刚想仔细问问阿凤,她已经笑呵呵拍着肚子凑了过来,“呵呵,你肚子饿不饿?阿凤的肚子已经瘪了,一起吃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平顺笑着点头,帮阿凤盛了喷香的鱼粥,跟她一起吃起来。

    鱼粥的味道还不错,虽然食材简陋了些,不过反而有着原汁原味的清香。

    平顺吃着看了眼阿凤,发现她似乎很喜欢鱼粥,三两口居然已经喝光了一碗。

    阿凤吃完用袖子擦了下嘴角,笑呵呵将碗递过去,“还要!”

    看着笑得毫无心机的阿凤,平顺再帮她盛了碗鱼粥,心里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或许唯有这样的生活,才真的适合眼下的阿凤,无忧无语,心无芥蒂。

    阿凤虽然长得瘦弱,食量却不小,接连喝了三碗鱼粥,才终于满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“唔,终于饱了!”

    平顺哭笑不得看着阿凤,笑着摇头,“终于吃饱了?那你现在可不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问题?”阿凤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满头雾水,“什么是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问的就是问题,”平顺语气十分温和,尽量不引起阿凤的排斥,“我想知道,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么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阿凤用食指指向自己的鼻尖,显然对这个问题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她努力思考了好一会儿,似乎并没有找到明显的答案,眉头越皱越紧,低声喃喃着,“是啊,我到底是谁?我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看着阿凤逐渐慌乱的眼神,平顺觉得自己这个问题似乎问的有些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他立即摆手,“没关系,你想不起来就先不要想,我们下次再讨论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阿凤拼命摇头,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太阳穴,“我是谁?我到底是谁?我的名字是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想了,我告诉你你叫什么名字。”平顺觉得不能再让阿凤继续想下去,索性扳住她的肩膀,郑重说道,“你的名字是——楚凤仪!”

    骤然听到这个名字,阿凤整个人就像被点了穴位似得,呆呆楞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茫然的眼神飞快转换着,就像流星划过天幕,显然在剧烈思考着。

    “楚、凤、仪?楚凤、仪?楚凤仪?”

    阿凤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,捂住太阳穴的双手越来越用力,眉头也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突然,她猛地扬天嘶吼起来,“啊!楚凤仪!谁是楚凤仪?!楚凤仪早就该死了啊!”

    平顺眼神一凝,知道眼前的情况显然超出了自己的掌控。

    他立即握紧阿凤瘦弱的肩头,努力想让她平复心绪,“你不要再去想这个,先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阿凤彻底陷入了疯魔,猛地将平顺推开,抬腿就漫无目的跑起来,边跑边大声嘶吼着,“楚凤仪!谁是楚凤仪?告诉我谁是楚凤仪?”

    平顺知道自己的话刺激到了阿凤,生怕她胡乱跑出去,连忙快步追上,伸手敲响她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稍微用力之后,原本正陷入癫狂状态的阿凤,身形瞬间绵软,晃了下往下倒去。

    平顺立即用手扶住,将阿凤搀扶到她的房间,暂时先把她安置在她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被打昏的阿凤十分安静,平顺沉思了会儿,领着豹儿大踏步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他要去找鲍叔,告诉鲍叔自己准备带走阿凤。

    其实平顺完全可以不声不响将阿凤带离这座小岛,不过想到鲍叔这些年对阿凤的照顾,平顺打算尊重他,打个招呼再离开。

    而且刚才听那两个人的语气,似乎鲍叔遇到了什么困难。

    平顺并不爱多管闲事,但是也因人而异。

    既然鲍叔可以将疯疯癫癫的阿凤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,默然无声照顾多年,他自然也可以顺手帮鲍叔解决些小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对于这座神秘的小岛,平顺十分好奇,想要弄清楚假的楚凤仪为什么要来这里。

    他领着豹儿走出鲍叔简陋的房子,伸手轻拍了下豹儿毛绒绒的头,“豹儿,嗅着鲍叔身上的气味,我们追过去。”

    豹儿甩了下尾巴,迈着平稳的步伐走在平顺前带路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村庄,穿过茂密的树林,踏上之前假的楚凤仪走过的那条路,一路往前。

    好在前行并没有多久,平顺就看到前方错落有致的圆顶房子。

    阳光下那些小房子显得十分可爱,就像一顶顶撑、开的小蘑菇。

    不过平顺知道,这里面的人肯定不像房子那么可爱,也就谨慎没有接近。

    他抬手拍了下豹儿的头,没有贸然领着他走进去,而是绕行到这些房子后方。

    后面有道歪歪斜斜的围墙,只是象征性的有些高度,刚到平顺大腿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这群房子的后院厨房,因为里面立着些架子,上面挂着不少晒晾着的咸鱼干。

    阳光下那些咸鱼发出不太好闻的味道,偶尔有几只苍蝇飞过,发出嗡嗡的响声。

    平顺捂住鼻子,有些受不了这些咸鱼独有的臭味,不过目光却越过这片咸鱼,搜寻着鲍叔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而院子里静悄悄的,并没有什么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