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平顺暂时弄不清这些,准备先将这个消息带回去,好好跟灵溪商量后,再决定以后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他抬手就打晕了呗绑着的倒霉鬼,带着豹儿朝外面走去,“豹儿,我们走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    豹儿疑惑地看向平顺,似乎在用眼神问他,他们不是来找鲍叔的么?

    平顺自幼跟豹儿一起长大,能轻松看懂它每一个眼神,笑着轻拍了下平顺的头,“放心,我们离开前,肯定会找到鲍叔的。”

    豹儿这才满意地甩了甩尾巴,跟着平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出没多远,身后就传来几声呼喝,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谁让你们到这里来的?”

    平顺淡定转身,看到几个人正扛着米粮过来。

    显然平顺的出现令他们警觉起来,一个个放下肩膀上的东西,将平顺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只是远远围着,并不敢太靠近。

    毕竟任谁看到豹儿那样威武的豹子,也会识趣的离远些。

    跟人还可以较量下,但是猛兽显然并不讲究,随便挥一爪子过来,那结果就十分严重,不死也得掉半条命!

    看着虎视眈眈的众人,平顺脸上并没有半点惊慌,语气淡淡道,“我走错了路,现在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走错了路?哼,你骗傻子呢?这里可是孤岛,你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谁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呢!快说,你到后厨来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带只豹子就能顺利脱身,告诉你,我们几个可是练家子,你没那么容易跑掉!”

    眼看着几人耀武扬威呼号起来,平顺也不多说,一个猛冲过去,左右手挥拳,左脚凌厉侧踹。

    只是电光火石间,刚才还叫嚣不已的三人,就被秒放倒在地,瞬间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人知道了平顺的厉害,有聪明的已经偷偷溜走报信,剩下几个默契后退,生怕也被当场放倒。

    平顺轻拍了下身上不存在的尘埃,傲然出声,“还有没有要阻拦我离开的?没有的话,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敢作死过来阻拦。

    平顺冷哼了声,扭头就走,看也不看后面这些人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这些人根本就是个摆设,就算再多出几个也根本拦不住他!

    豹儿耀武扬威看了几眼身后的那些人,慢悠悠跟在平顺身后,尾巴悠然自得地晃着。

    平顺往前走了会儿,离开了后厨的范围,这才低声跟豹儿说道,“本来想找到鲍叔的,眼下估计没什么时间。我们还是先回去,暂时不要遭遇那个什么主教的好。”

    在平顺看来,鲍叔既然在这座岛上住了多年,肯定有他安稳存活下来的办法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主教,平顺暂时还不想跟他撞见,以免引起绿翘的警觉。

    只是很多事注定了不会随心所欲,平顺领着豹儿走出去几百米的距离,身后就传来声阴狠的断喝声,“站住!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平顺站住脚,都不用回头就已经猜出了这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敢肯定,说话的这个正是倒霉鬼嘴里说的西摩主教。

    也唯有他,口气才会这么目中无人,唯我独尊!

    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踪,平顺并没有停下脚步,反而加快速度,准备离开西摩的视线范围。

    西摩是听到手下的禀告赶来的,过来后只看到平顺貌似落荒而逃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自大地笑了,扬起手吩咐身后跟着的手下,厉声喝道,“都愣着干什么?把他给我留下!我倒要看看,是谁活腻了,居然不怕死来踩我的地盘!”

    随着西摩一声令下,那些相貌凶恶的手下纷纷朝平顺围拢了过来,个个目光不善。

    凡是居住在这座岛上的,大部分都是亡命之徒,凶悍暴戾,以伤人为乐趣。

    如今多了个平顺个陌生人,很多人已经跃跃欲试,根本没察觉之前倒在地上的三人。

    面对气势汹汹围过来的众人,平顺准备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他必须尽快离开,将这里的一切都告诉给灵溪知道!而且还不能打草惊蛇!

    至少,绝对不能让西摩看到自己的相貌,避免他提前让绿翘提防!

    心里念头已定,平顺不再犹豫,身形利落打倒几人,然后翻身跳上豹儿的背,轻轻拍了下它的脖颈,“走,我们离开这儿!”

    豹儿十分通人性,知道眼下的形式对平顺不利,当即就驮着他纵跃而起,呼啸着从跳出了众人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西摩原本好整以暇站着,等着自己的手下将平顺给打得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没想到事情却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,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不但没被打倒,反而骑在了一头豹子的身上?

    这座岛西摩再熟悉不过,他敢肯定,这里根本就没有豹子!

    “站住!你到底是谁?敢不敢报上名来?”西摩倨傲抱肩,冲着平顺高喊了声。

    然而平顺根本没有理会西摩,骑在豹儿身上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豹儿的身形矫健,纵跃间犹如猛虎下山,势不可挡!

    众人眼睁睁看着一人一豹扬长而去,很多人连平顺的长相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派人去追!你们这帮饭桶!”

    西摩气恼的一脚将身边的随从给踹倒,恶声恶气怒骂出声,“可恶,那个混蛋到底是谁?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岛上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可怜的随从刚想摇头,甚至话都没有说清楚,就被西摩用脚死死踩住了脖颈。

    西摩的脸色狰狞不已,脚上发狠用力,碾压着随从脆弱的脖颈,语气里满是愤恨的杀机,“岛上什么时候混进了外人,你们居然都不知道?我养你们有什么用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西摩的脚上发力,那名可怜的随从脸色苍白不已,窒息到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还不算,西摩脚下又加了几分力道,用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他是在杀鸡儆猴,趁机惩戒自己平时看不顺眼的随从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