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想到藏在这些石头房子里的刑房,平顺的心顿时担心地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担心阿凤会疯跑到这里,那不等于羊入虎口么?

    万一遇到那个恶人西摩,那可就糟糕了!

    平顺的眉头高高皱起来,脚步迈得飞快,生怕自己猜测的情形真的会出现。

    他屏息静气,在这处石头房子群里搜寻起来,耐心寻找着阿凤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阿凤明显受了惊吓,就像个无头苍蝇似得,不管不顾的四处乱跑。

    她始终抱着怀里的那个破旧布包,光着的脚早已经被粗粝的石头磨出了血痕。

    再加上身上破旧的衣服,凌乱的头发,都不用出声,别人就能猜到她是个疯婆子。

    穿着褴褛白衣的阿凤抱着破旧布包,眼神茫然到处乱闯,嘴里喃喃自语着,“鲍叔,阿凤再也不乱跑了,你快出来好不好?阿凤好怕,带阿凤回家,回家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无论她怎么说,鲍叔的身影都没有出现,急的阿凤眼泪直打转。

    眼前是她从未来过的石头房子,阿凤偏头想了想,索性一间间推门去找。

    她眼下的智商只有几岁而已,根本不会考虑那么多,一心只想见到鲍叔。

    房子一间间被她推开,里面不是存放着杂物,就是堆积着木柴,甚至有一间还圈养着鸡鸭。

    “都不在,鲍叔不在,”阿凤本来就茫然的眼神更加慌乱,加快速度去推眼前那些木门,嘴里喃喃自语着,“鲍住,你快出来啊,阿凤不要玩捉迷藏,快让我找到你!鲍叔,出来啊!”

    只是一转眼的功夫,那些石头房子已经被阿凤推开了七八间,始终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阿凤身后突然传来道戾气的质问声,“你是谁?在这儿干什么?!”

    阿凤听到声音,立即惊喜转过头,“你有没有见到鲍叔?带我去找他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来人被阿凤突然转过来的相貌吓了一跳,轻声问道,“绿翘?”

    阿凤偏头想了下,眼神仍是茫然不已,“谁是绿翘?我是阿凤啊,我来找鲍叔,你带我去找鲍叔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人并没有拒绝,而是笑容诡诈地点头,“好,跟我来,我知道鲍叔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阿凤惊喜的当场跳起来,“太好了,你带我去找鲍叔啊!阿凤肚子好饿,想吃他煮的鱼粥。”

    来人笑得更加阴险,“没问题,跟我来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阿凤重重点头,跟在那人的身后,朝着石头房子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影刚消失不久,平顺就悄无声息摸了过来,焦急寻找着阿凤的身影。

    之前平顺来过这里,知道这儿是西摩用来堆积杂物的后院,再往前,很可能就是西摩住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阿凤这会儿跑去了哪儿,千万别被西摩给撞到就好!

    平顺心里担忧着,又不敢发出大动静,耐心继续寻找着阿凤,很是后悔刚才没有一见面就直接将阿凤给打昏。

    而平顺根本不知道,此时的阿凤正跟在一个她从未见过的男人身后,朝着未知的危险走去……

    阿凤仍抱着自己那只视若珍宝的破旧布包,跟在男人身后,边走边碎碎念着,“阿凤肚子好饿,找到鲍叔就有鱼粥吃,阿凤要吃鱼粥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在前面带路的男人被吵得不行,直接怒吼了声,吓得阿凤差点踩住自己的脚绊倒。

    她踉跄两步稳住身形,不满地看着前面走着的男人,停下来出声指控道,“我不跟你走了,鲍叔之前说过,大声骂人的都是坏人,让我不要接近!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领路的男人低声咒骂了句,飞快换上副和蔼的笑脸,“呵呵,我并没有骂你,你肯定是听错了。对了,你不是要找鲍叔么?跟我走才能找到他啊,难道你不想找他了?”

    “想!”阿凤单纯地笑了,仰头看着眼前满脸凶狠的男人,“可是我害怕你,我只想找到鲍叔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找到他,就不会害怕我了。”男人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,伸手指了下前面不远角落里的一间石头房子,“走吧,他就在前面那个房子里,你自己过去也行。”

    那间石头房子装着蓝色的门,外面高高的烟筒冒着烟,显然是个做饭的地方。

    阿凤似乎闻到了熟悉的饭香味,立即丢下眼前的男人,快步朝那间房子跑去,“鲍叔!鲍叔,阿凤肚子饿了!”

    正冒着烟的石头房子里,鲍叔正在细细切菜,紧皱着的眉头里布满了担忧。

    他已经来到这儿两天,也不知道阿凤现在怎样了,会不会被人欺负……

    就在鲍叔担忧不已时,突然听到了阿凤熟悉无比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他顿时停下切菜的动作,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的呼唤声戛然而止,鲍叔失望地笑了,果然是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他就说嘛,阿凤根本不可能到这里来的!

    唉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鲍叔长长叹了口气,低下头继续切菜,还没切两下,就听到身后传来阵跑步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跑步声而来的,是令人惊愕不已的熟悉呼唤,“鲍叔鲍叔,阿凤肚子饿了,阿凤要吃鱼粥!”

    鲍叔整个人定在原地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阿凤饿了,鲍叔,给阿凤做鱼粥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阿凤笑嘻嘻来到鲍叔跟前,调皮地用手去拽他的胡子,“好饿好饿,阿凤肚子好饿啊!”

    鲍叔楞神看着眼前的阿凤,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“阿凤?你怎么会来这儿?”

    “嗯,外面有个长得很凶的男人带我来的,”阿凤回答了句,低头研究起鲍叔切着的菜,“这是什么?阿凤可不可以吃?”

    鲍叔原本担忧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下意识扭头看向外面,“长得很凶的,男人?”

    “不用猜了,是我带她来的。”领阿凤来的男人终于现身,背着手出现在鲍叔的眼前,脸上的表情阴狠毒辣,“哼!鲍二,这些年你瞒的很不错嘛!难怪我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她,原来你把她偷偷藏在岛上?这才是真正的灯下黑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