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疾言厉色呵斥着鲍叔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掌控着这个恶魔岛的主教——西摩!

    他野心勃勃想要获取失传多年的宝藏,处心积虑让绿翘易容成女王的模样,一手设计了当年的刺杀计划!

    本来西摩认为计划万无一失,绿翘可以顺利顶替女王的位置,而他也可以将有着高贵血统的女王弄回岛上,做自己的玩物。

    谁知道一切都没有如他预计的那样发展,当年他守在悬崖下,并没有捡到受伤的楚凤仪。

    甚至到最后,绿翘成功冒充了楚凤仪成为王后,居然不再听他的号令!

    这一切令西摩起到快要吐血,却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他只可以施展些阴谋诡计去算计女王,却不敢真刀实枪跟整个王国抗衡,所以这些年都在窝着火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本来他以为这辈子也无法得到那笔宝藏,没想到绿翘那个蠢女人居然主动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宝藏计划又可以推行,西摩高兴地明天做梦都会笑醒。

    他更没想到的是,明明只是在后院随便转转,居然就让他遇到了真正的楚凤仪!

    当时他还以为是绿翘,等看到那双宝石般清澈蔚蓝的眼眸里,立即就明白过来,眼前的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,才是真真正正的女王,是他多年前推行的计划的受害者!

    西摩不知道楚凤仪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岛上,直到看到阿凤找到鲍叔,才终于明白过来,自己兜兜转转想要寻找的奴隶,原来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!

    这会儿的西摩心中无比的激动,他之前当海盗时,就对女王楚凤仪的仪态折服心仪,要不然也不会处心积虑想出狸猫换太子的损招。

    如今楚凤仪就在眼前,西摩反倒不着急,而是脸色阴沉盯视着鲍叔,认为他背叛了自己。

    西摩当年就是杀人无数的海盗,身上早就沾满了血腥,脾气暴戾凶残。

    他为人处世十分简单,只有短短的一句话,那就是——“宁肯我负天下人,不让天下人负我!”

    哪怕是眼前的鲍叔曾经跟了他多年,就单单私藏楚凤仪多年这条,就足够被千刀万剐!

    鲍叔之前是西摩最得力的手下,后来因为杀人太多,愧疚顿悟,借着一次受伤的机会脱离了西摩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潦草度过晚年,没想到十三年前的那个午后,偶然的出海捕鱼,改变了他整个的人生轨迹。

    当年他捡到楚凤仪时,并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,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抚养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平顺找上门,鲍叔又联想到当年,岛上居住的村邻私下里传言西摩谋害了女王的事,这才猜到阿凤的真正身份。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,自己捡到的疯丫头,居然会是当年睥睨一方的尊贵女王。

    如果他早知道,是无论如何,都不会趟这趟浑水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,十三年朝夕相处的情谊,让鲍叔已经俨然以父亲的身份自居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将阿凤藏在自己身后,凌然不惧跟西摩恶毒的眼神对视起来,“我不管她以前是什么身份,现在她已经神志不清,是我鲍二捡来抚养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?哈!”西摩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,“鲍二,你当年跟着我喋血海域,杀人无数,手上沾染到的鲜血并不比我干净。怎么突然玩起收养女儿这一套?是害怕死了之后没有人收尸么?”

    面对西摩犹如毒蛇般怨毒的眼神,鲍二凌然不惧,“没错,当年的我确实是人渣,今后就算是横尸当街也是罪有应得。但是她不行,不管是谁,休想动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哼!在我面前充英雄?”西摩晃了下脖颈,发出咔嚓的轻响,然后鄙视捏着自己的手指,“鲍二,你这些年只是我西摩面前的一条狗而已。我想什么时候让你死,你就得死。至于你说的什么女儿,哼,在你死之前,我会让你知道,她的下场有多么的凄惨。”

    说着,西摩就病态地狂笑出声,“我要把她让岛上的弟兄们玩个遍儿,然后把她绑起来祭天!哈哈哈,你的女儿,哼,干我们这行的,谁他妈也别想有后人!咱们就该死了没人收尸!”

    鲍叔冷眼看着面容狰狞的西摩,右手悄然摸上身后的案板,握紧了那把刚才还用来切菜的钢刀。

    他跟了西摩多年,知道西摩性格变态,最喜欢的就是看到别人痛哭流涕的求饶哀嚎。

    别人越是痛苦,西摩就越是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,他唯有劈开条血路,才能护住他捡来抚养多年的女儿!

    没有人能当着他的面伤害他的女儿,除非,那人从他的尸体上踩过去!

    “阿凤,”鲍叔做出决定后,不舍得看向眼神茫然的阿凤,“还记得之前我给你常玩的游戏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阿凤愣了下,很快笑着拍手,“我知道了,捉迷藏,好啊好啊,阿凤最会藏了!我先藏!”

    智商只有几岁的阿凤根本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孩,她说着要先藏,就真的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西摩阴沉着脸过来阻拦,“哼,你这是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捉迷藏啊,来,一起玩,阿凤可厉害了!”

    阿凤说着笑呵呵去抓西摩的手臂,被他下意识躲了过去,嫌弃出声,“疯子就是疯子!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疯子,大傻子!”阿凤顿时不高兴起来,轻哼了声,不再搭理西摩,扭头继续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西摩冷眼盯住阿凤,怒喝出声,“站住!谁也不准离开!”

    “阿凤快跑,藏好,等我去找你!”

    鲍叔说着,右手握紧的钢刀已经扬起,呼啸着朝西摩的脖颈砍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西摩的凶狠,想要先下手为强,免得失了先机。

    “哼,就凭你这两下子,也想伤到我?”西摩冷哼出声,扭身躲过了鲍叔的突然袭击,跟他撕打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还算宽敞的厨房里打斗着,阿凤对里面的动静浑然不知,眼神四处寻找着可以躲藏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之前经常跟鲍叔玩捉迷藏的游戏,只需要藏好,让鲍叔来找自己就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