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厨房里,鲍叔毕竟年纪大了,远没有西摩出手利索,没一会儿就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他手里握着的钢刀已经被西摩给夺走,身上也被砍出不少伤口,鲜血淋漓的,看上去很是渗人。

    “自不量力!”西摩不屑出声,招招狠辣,“放心,我绝对不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!等我砍断你的手筋和脚筋,就让你亲眼看着,我们是怎么凌虐你的宝贝女儿的!”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鲍叔被西摩说的心神恍惚,肩膀上重重挨了一砍刀,登时涌出更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放心吧,一时半会儿你死不了!”西摩见了血变得更加疯狂,将手里的钢刀舞得虎虎生风,没一会儿就给鲍叔身上又添了几道伤口。

    受伤的鲍叔累得气喘吁吁,仍坚持着跟西摩拼杀。

    最后被他一个反手制住手臂,森冷的钢刀架在了脖颈上。

    西摩猖狂仰头大笑起来,“老家伙,还挺能撑的嘛!你给我老实点,不是要玩捉迷藏么?很好,我现在就去找你的女儿!”

    说着,西摩就用钢刀挟持着鲍叔,两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打闹的动静很大,院子里的人纷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鲍叔被西摩用钢刀架住脖颈后,这些人非但没有半句求情的,反而幸灾乐祸嘲讽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来瞧瞧啊,这不是之前西摩主教的得意干将么?怎么这会儿被钢刀架住了脖子?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早就该死了,或者浪费粮食,对了,听说他还养着个漂亮的疯女人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等下这老东西死后,咱们去找那个疯子耍耍,说不定会别有一番滋味呢!”

    鲍叔浑身都带着伤,握拳听着周围的嘲讽奚落,心里杀机四起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也像这些人一样混蛋无耻!毫无底线的践踏着别人的尊严!

    或许捡到阿凤,就是对他前半生的报应吧,让他偿还自己之前做过的那些错事!

    如果已经犯下的罪孽能够有机会偿还的话,那么一定是用滚烫的鲜血来洗刷……

    早在刚才决心要为阿凤铺出条离开的血路时,鲍叔就没想过要退缩。

    他冷眼看着周围这些人丑恶的嘴脸,不屑地重啐了口,“你们这些人渣,迟早会下地狱!”

    “哼!”西摩冷哼着,用钢刀拍着鲍叔的脸,得意洋洋道,“当然,我们早就是地狱的住户,你也跑不掉。不过我们下地狱前,会让你先尝试下,什么是真正的无间地狱!”

    说着,西摩阴狠抡起钢刀,狠狠戳在了鲍叔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锋利的钢刀切入血肉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闷哼声,带起片带着温度的血雾。

    西摩早就见惯了这些,阴狠笑了起来,环顾着四周大声喊着,“阿凤!你不是要玩捉迷藏么?我一分钟找不到你,就给他一刀!现在就让我们看看,他能不能坚持到我找到你!”

    围观的那些人听得一知半解,不过仍是跟着拍掌附和起来,“这个好玩,找不到就给那个老家伙一刀,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老东西当年都是在这里横着走,这下看他怎么死!”

    几人的话音刚落,好不容易才藏好的阿凤就顶着乱蓬蓬的头发,从角落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智商不足,却也知道鲍叔如今的处境危险,知道其他人都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脸,阿凤怯生生走过来,勇敢地看向西蒙,“捉迷藏不是这么玩的,应该是我们藏起来,你来找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才没时间跟你玩这些!”西摩阴森眯起眼睛,挥舞了下手上的钢刀,“把她给我捉起来!赏给兄弟们一起玩!”

    听到西摩的吩咐,在场的这些混蛋们纷纷摩拳擦掌,朝着阿凤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神无比邪恶,似乎已经用眼神,将阿凤的衣服给剥了个精光……

    看着这些人朝自己走来,阿凤步步后退,无助地抱紧怀里的破布包,“你们,你们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然而不管她往后退几步,那些人都会不紧不慢地逼近过来,就像在玩弄老鼠的猫似得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们要是敢伤害她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鲍叔用力挣扎着,想要冲过去保护阿凤,右边肩膀又被西摩狠狠戳了一刀,“放心,我会把你挫骨扬灰,根本不会给你做鬼的机会!”

    浑身鲜血淋漓的鲍叔发了狠,低头撞向西摩,“我跟你拼了,咱们一起下地狱!”

    然而他刚冲过去,就被西摩一脚踹倒,狼狈摔在地上,“去死吧,没用的狗东西!”

    西摩的钢刀高高举起,准备对着鲍叔的心口狠狠来上一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这危急关头,一枚石子破空飞过来,狠狠打在西摩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这枚石子极速迅猛,打得西摩手腕吃痛,手里的钢刀应声落地,险险落在鲍叔的脸旁,只差两指不到的距离!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西摩捂住自己被打紫的手背,阴狠环顾着四周,“有本事出来,别躲躲藏藏的!”

    “小爷在此!”

    清朗的声音响起,然后一道身影从墙上翻下来,稳稳落在了阿凤的身旁,身形格外挺拔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四处寻找着阿凤的平顺,他刚开始只是在后院寻找着,听到了前院传来吵杂声,循着声音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平顺出现,西摩本就阴沉的脸色又黑沉了几分,“上次闯进岛上的,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他到现在还记得那名少年矫健的身影,虽然当时并没有看到平顺的相貌,但是平顺刚才出现时凌厉的身形,他已经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平顺不答反问,“你这么凶残,每晚都睡得安宁么?”

    “安宁?呵呵,哪天要是不沾点血腥,我猜睡不安宁!”西摩冷笑着,瞪视向平顺,“说吧,你三番两次到我的岛上,鬼鬼祟祟图谋些什么?”

    平顺桀骜直视着西摩阴森的眼睛,淡然出声,“你岛上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驻足停留,我是为她而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平顺将视线看向阿凤,自信说道,“我要带她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也太把自己当盘儿菜了吧?真以为我这里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客栈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