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唯独跟平顺一起掉下来的阿凤,在围着鲍叔不停转圈,而且边转圈边拍手,“哈哈,我们都掉下来了,好玩好玩!”

    “疯子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嫌弃骂了一句,还想再出声,被平顺一个眼刀扫过去,乖乖咽下了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鲍叔感激地看向平顺,语气里带着几分歉意出声,“对不起啊,今天这事儿是我们连累了你。如果不是为了救阿凤,你不会跟着掉进来,唉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这个地方困不住我的。”平顺自信答了句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地牢四周都是封闭的,平顺却依然相信自己可以从里面逃出去。

    他掉下来时虽然仓促,却知道上面的门可以往两边打开。

    只要他用力往上冲,应该不难把它们给推开。

    不过这需要等到夜深人静,免得还没等推开门,就引起西摩注意,趁机下黑手。

    这些话平顺并没有说出来,他席地而坐,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知道他怎么这么淡定,却又不敢多问,时不时将目光投向平顺,到底也没谁敢多出声。

    时间在众人的等待中悄然流逝着,起初还有几道光线从地牢留的透气孔落下来,渐渐的光线越来越弱,直到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显然,外面的天色正在一点点变暗,应该快天黑了。

    焦灼不安的等待令本来就惶恐不安的众人更加恐慌,就像死神即将收割的羔羊般无助。

    平顺始终不动如山地坐着,精心聆听着外面的动静在,知道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漫长的十多个小时转眼过去,期间阿凤跟鲍叔哭闹过几次肚子饿,都被他软声安抚了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地牢内的众人都又惊又俱地睡去,平顺才从黑暗中站起来,仰头注意着头顶上那道手指宽的缝隙。

    他的视力十分惊人,在黑暗中视物没有任何阻碍,甚至能看到鲍叔听到动静醒过来,正仰头看着他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平顺也没出声,深深吸了口气蓄力,然后缓缓下蹲,身体骤然猛地弹起,就像急射而出的出膛炮弹似得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震天的声音响起,原本密封住地牢的铁板狠狠震动了下,被往外推开了几寸,很快又合拢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平顺稳稳落地,刚才他全力冲出去才看清楚,原来那两扇门板外,还锁着一道粗铁链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西摩十分的狡猾,平顺烦躁地皱起眉头,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必须趁着闹出来的动静还没有把西摩吸引过来,以最快的速度挣脱牢笼!

    原本疲累到睡着的众人被平顺弄出来的声响警醒,然而却因为地牢里黑漆漆的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地震了么?还是西摩又把人塞了进来?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们什么都看不到,谁能告诉我,刚才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些人的询问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,平顺已经再次朝着密闭的钢板冲了过去!

    这一次,他积蓄了比之前更强悍的力量,将钢板狠狠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响彻云霄的声音过后,平顺的身影从地牢里破空而出,稳稳落在地牢旁边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他负手而立,低头冲地牢里的鲍叔喊道,“鲍叔,快,先把阿凤扶上来。”

    鲍叔一直在关注着平顺的动静,这会儿见他居然奇迹般撞开了密闭的钢门,立即将阿凤叫醒,“阿凤,阿凤,快醒醒,有东西吃了!”

    阿凤立即一骨碌爬起来,脏兮兮的脸上满是渴望,“太好了,终于有东西吃了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鲍叔指了指沐浴在月光下的平顺,声音清清淡淡,“就是他,你只要上去,他就能给你拿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鲍叔弯下腰,示意阿凤踩到自己的背上,“来,踩着我的背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阿凤开心踩上去,眼巴巴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平顺,“说好了的,只要我上去,你就给我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鲍叔用背驮住阿凤,扶着墙壁颤巍巍站起来,嘴里小心叮嘱着,“小心啊阿凤,站稳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等他终于站直了,平顺拉住阿凤伸出的手,顺利将她从地牢里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后院里突然响起道暴喝声,随之而来的,是光线极亮的探射灯照了过来。

    平顺根本不管不顾,弯腰继续往地牢里伸手,“鲍叔,我把你也拉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是什么人,大晚上在这里做什么!”负责巡夜的人已经朝平顺走了过来,借着灯光看清是平顺,吓得转身就跑,  “糟了,是白天里被关起来的家伙跑出来了!”

    阿凤在旁边不停拍手,“是啊,跑出来了,是不是很棒棒呢?再来玩,再来玩。”

    人仍旧待在地牢里的鲍叔生怕巡夜的人喊来西摩,仰头冲平顺挥手,“我没关系,你还是带着阿凤先离开吧!只要她安全,我死了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呢?”平顺说着,已经从旁边找来了条绳索,绑好后将另一头丢给了鲍叔,“咱们是一块掉下去的,就得一块儿上来!”

    地牢里面光线昏暗的厉害,看到有能摆脱桎梏的绳子,其他人纷纷挤了过来,“太好了,终于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我先出去,你们都在后面排队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你先出去,让我们排队啊?”立即有人不干了,怒声表达了自己的抗议。

    “都少给我废话,让鲍叔先上来,否则你们谁也别想离开!”

    平顺的话掷地有声,那些人生怕他翻脸,会把救命的绳索给解开,纷纷站在了鲍叔的身后。

    等鲍叔终于从地牢爬出,才发现外面的月色明晃晃的,令他有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庆幸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擦头上的汗,连声朝平顺道谢,“谢谢,要不是你,我今天恐怕就长眠在那个脏乱的地下室了。”

    平顺不在意笑笑,伸脚将地牢的钢板重新合上,根本就没打算让那些杂碎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的谩骂被隔绝在地牢里,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,等待他们的,只有绝望等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