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平顺才不会让这些人渣出来助纣为虐,长眠地下才是他们应得的归宿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枚子弹呼啸而出,朝着平顺的后心处飞过来。

    平顺向来警觉,没等子弹贴近,就带着鲍叔和阿凤转身,险险避过了子弹!

    “倒是小瞧了你,刚才我应该往里面灌些水淹死你们,就没这么多屁事了!”

    开枪的不是别人,正是闻声而来的西摩。

    他握着手枪,骂骂咧咧走过来,眼神凶悍暴戾,“今天一个都别想走,都要死在这儿!”

    说着,西摩将枪口对准平顺刚挪过去的方向,扳机连扣“砰!砰砰砰!”

    枪火四溅,场面惊险无比,平顺尽量护着阿凤不受伤,每一次都险险躲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前面不远有个废旧的马棚,平顺一脚踹开门,带着阿凤躲了进去,鲍叔紧跟随后准备进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子弹入肉的沉闷声响起,接下来是鲍叔努力隐忍的闷哼声,“唔。”

    平顺下意识低头,就看到鲍叔的左腿中了一枪,正汩汩往外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中枪了?”平顺皱眉将鲍叔拽进马棚里,然后用力关上废旧的门,暂时把这里当成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马棚里的光线十分昏暗,气味更是呛人的难闻,熏得平顺下示意皱眉。

    他微微弯下腰,低声询问着鲍叔的状况,“怎么样?或者我背着你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不,你照顾好阿凤就好,这辈子我做尽了坏事,就应该死得凄惨。”鲍叔眼里并没有任何惧怕,反而带着份释然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无限宠溺地摸了下阿凤的发顶,声音里带着不舍,“阿凤啊,以后我不在了,你要听平顺的话。”

    阿凤偏着头看向鲍叔,眼神十分茫然,“不在?你要去哪儿,怎么不带着阿凤一起离开?”

    这句话问的鲍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,他苦笑了下,声音格外的缥缈,“我要去个很远,很远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凤也要去,鲍叔去哪儿阿凤就去哪儿,不然阿凤要是肚子饿了,谁做饭给阿凤吃?”

    阿凤虽然只有几岁的智商,却不肯跟鲍叔分开,伸手拽紧他的胳膊,“阿凤不管,阿凤要跟着鲍叔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不等阿凤说完,鲍叔已经扬起手,用巧劲儿砍在了她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没防备的阿凤应声而倒,陷入昏厥中,被平顺及时扶住才没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鲍叔看向平顺,眼里带着几分嘱托,“我不知道你跟阿凤到底是什么关系,但是能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救她,我就可以放心把她托付给你。拜托了,平安带她离开这座恶魔岛。”

    平顺眉头紧皱,下意识问道,“你想做什么?我完全可以带你们一起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他自信的话却被鲍叔给打断,“我是个双手沾满血腥的人,早就下去向当年我杀的那些人赎罪了。苟且偷生这么多年,已经足够。现在,是时候带着他们一起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跟他们同归于尽?”平顺眼皮一跳,很是不赞同鲍叔的做法,“这是迂腐的行为,你完全可以改过自新,试着重新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这话时,只怕你自己也不相信吧?”鲍叔笑得通透,“我已经很老了,能带着这些恶贯满盈的家伙一起下去,勉强也算是种功德了。”

    平顺没有再出声,因为鲍叔说的没错,刚才他虽然这么劝鲍叔,其实自己心里并没有谱。

    生活在这座岛上的,个个手上都染满了鲜血,可谓恶贯满盈。

    他们避世在这里还好,一旦走出去,势必会被各种苦主寻仇,陷入无休止的追杀和被追杀中。

    见平顺沉默,鲍叔无声笑了,嘴角里噙满苦涩。

    欠下的债总要还的,他前半生做尽坏事,活该最后死得凄惨,这并没有什么值得亏心的。

    就是,他心中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。

    那就是以后,再也见不到这个自己视若亲生女儿的阿凤了。

    素来心肠冷硬的鲍叔无声红了眼眶,泪水在里面打转,不舍得再次看了眼昏迷中的阿凤,低声说道,“我的凤儿,后半生一定要过得幸福啊。”

    这声低喃平顺并没有听到,也没好意思追问,只是轻声说道,“你确定不跟我们一起离开?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鲍叔坦然摇头,“早在我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时,就已经将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,这座恶魔岛就是我最后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说着,鲍叔深吸口气,将所有的不舍都压下,尽量让自己笑得爽朗,冲平顺挥手,“走吧,带着阿凤离开这儿,送她回她原本的家,那里一定比这里温馨的多。”

    平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鲍叔这个问题,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,带阿凤回去究竟是好还是坏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情况恶劣,至少还有个真心对阿凤好的鲍叔。

    可是皇宫里,不仅有着顶替了阿凤身份的绿翘,还有个有眼无珠的东方柯羽。

    平顺不由庆幸此时的阿凤神志是混沌的,如果她回到皇宫,清楚知道自己深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相敬如宾十多年,那种痛,肯定格外的锥心刺骨吧?

    见平顺在楞神,鲍叔还以为他还想劝自己离开,坚定地挥挥手,“走吧,带着阿凤走,快走!”

    “砰!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出来!别以为你们躲在里面就万事大吉了,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这个破马厩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西摩歇斯底里的怒骂声,还有纷乱的脚步响动。

    很显然,西摩已经带着人将这个破旧的马厩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鲍叔顿时变得急躁起来,伸手推搡着平顺,“快,带她离开这儿!”

    平顺认真问着鲍叔,“你确定要这样?其实我可以带你们两个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换了别人,可能不敢说这种大话,但是平顺不同。

    他有着异于常人的体力和臂力,完全可以带着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了好几次,不需要你留下!”鲍叔显然已经急了,“只要你能安全带她离开就行,快走,不要到最后连这个你都做不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