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65章小心那个旋窝…

    看着脸色铁青的鲍叔,平顺知道他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确实,他能保证带走两人,却不能保证在这些人的疯狂围追堵截下,他们俩不会有人受伤。

    就像鲍叔刚才腿上那粒子弹一样,难免会顾此失彼。

    鲍叔说的确实没错,也将所有的事情都看得通透。

    唯有留下人拖延住时间,才会让平顺更安全带着阿凤离开。

    “罢了,你自己多珍重。”平顺说完这句话,深深看了眼鲍叔,转身带着阿凤走向马厩的深处。

    这里的马厩是狭长形的,就算全部被围了起来,他也有把握带着阿凤全身而退!

    伴着平顺的离去,外面的枪声愈发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西摩的叫嚣声犹如响彻耳边,语气狠厉恶毒,“你们要是再不出来,就别怪我把你们变成烤全羊了!”

    鲍叔目送着平顺抱着昏迷中的阿凤离去,嘴里却说着拖延的话,“慢着,如果我把他们献出来,你能不能绕过我的过失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你毕竟跟了我多年,只要你把这两个外人交出来,我肯定会既往不咎。”外面传来西摩的回答,不过谁都知道,这不过是敷衍鲍叔的话罢了。

    鲍叔扬起抹不屑的笑,继续说着,“好!我向来相信你的人品,你让他们都退后,我马上就把人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退后,都特么给老子退后!”西摩呼号着自己的手下,眼里满是算计。

    他想不浪费一兵一卒就把人给抓到,然后再肆意羞辱残害。

    至于鲍叔,呵呵,他的手下可以无耻,但是绝对不可以背叛。

    对西摩来说,鲍叔瞒着他养了阿凤那么多年,已经是死也不能原谅的背叛。

    门外的乌合之众纷纷后退,平顺瞅准时机,从一个最为僻静的角落,抱着阿凤无声蹿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快速无声,人转瞬间就上了房顶,却没有被任何人所发现。

    而那个破旧的马棚,仍被西摩带着人围着,同时放声威胁,“老鲍,你到底准不准备把他们给交出来?我只给你十秒钟的时间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“快了,很快了。”鲍叔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,然后是他突然哼起的歌声,“我们是海盗,凶猛的海盗,左手拿着酒瓶,右手捧着财宝。美丽的姑娘们,请你来我的怀抱,跟

    我在七大洋上飘荡,享受自由自在的风,永远不为了明天烦恼。”他的歌声令之前西摩的老部下想起了之前当海盗的旧时光,眼神恍然了一会儿,跟着唱了起来,“我们是海盗,有本领的海盗。在骷髅旗的指引下,为了生存而辛劳。我们

    是海盗,没有明天的海盗,永远没有终点,不停掠夺寻找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海盗,自由自在的海盗……”

    在越来越整齐的歌声中,平顺再次看了眼鲍藏身着的马棚,心里为他默哀了一把,抱着阿凤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西摩所有的手下都被鲍叔吸引着,平顺这次的离开畅通无阻,再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。

    等他抱着阿凤来到藏着游艇的地方时,远远就看到柯伽正在四处张望着,等着他的归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平顺沉稳出声,抱着阿凤缓步到了柯伽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居然真的把她给救了出来,”柯伽欣慰地点头,同时探头看向平顺的身后,“那些爪牙走狗有没有跟过来?”

    平顺微微摇头,“没有,这次多亏了照顾阿凤多年的鲍叔,是他吸引了所有的坏人,我才能离开的这么顺畅。”

    柯伽微微惊讶,“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鲍叔?那他岂不是很危险?我们要不要冲过去,把他救出来?”

    平顺静默了下,仰头眺望向自己离开的地方,发现那里已经升起了冲天的狼烟。

    很明显,鲍叔已经行动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跟西摩同归于尽,但是想到鲍叔之前的海盗身份,平顺相信他绝对不会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平顺低下头为鲍叔默哀了会儿,这才低声说道,“不用了,他应该已经跟那些人同归于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柯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,怎么都没想到,住在恶魔岛上的人还有这样的异类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没有见过那个鲍叔,但是这种义薄云天的举动,仍是令柯伽深深的佩服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实在是很少见了。没见到这样的恶魔岛上,居然还有这样血性仗义的汉子。”柯伽由衷称赞了句。

    平顺赞同地点点头,不管鲍叔之前的身份如何,至少这一次,他用自己的鲜血,洗刷掉了之前做下的恶事。

    哪怕再恶劣的地方,都可以开出良善的璀璨小花。

    死寂般沉静的夜色下,平顺开着游艇,载着柯伽和仍昏迷着的阿凤一路穿行,朝着岸边驶去。

    晚上的海面上没有半点灯光,只有游艇的前置灯照着前方的路,显得格外孤寂。

    柯伽忧心忡忡凝视着前方,小声提醒着平顺,“小心我们白天时见到的那个漩涡,别被卷进去。”

    平顺无声点头,全神贯注看着海面,目光如星辰般闪耀。

    他的视力清晰如白天,早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处看似平静的漩涡,早已经开着游艇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游艇沉稳极速前行着,在夜色中犹如劈风斩浪的小舟,只用了几个小时,就安然返回到岸边。

    平顺熟练操纵着游艇停到岸边,将仍旧昏迷着的阿凤抱回了车上。

    柯伽跟着坐进来,关上后车门沉稳出声,“走吧,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先回将军府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平顺沉稳点头,默认了柯伽的提议。

    眼下虽然他们接回了真正的楚凤仪,然而危机却并没有解除。

    在没有彻底扳倒绿翘的把握前,藏好阿凤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离开了海边,在沉寂的夜色里,朝着柯伽的将军府驶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皇宫里,不止一个人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灵溪在房间里焦灼地走来走去,时不时焦急地轻咬嘴唇。自从天快亮平顺离开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眼看着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个小时,她怎么不心急如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