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68章她还没有醒…

    只是他们到底在密谋什么,又在计划着什么呢?

    这种毫无答案的疑问就像几百只老鼠似得,简直是百爪挠心,令绿翘又焦躁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越发黑沉,不爽地瞪向自己的心腹,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把车开回去!”

    心腹困惑眨了眨眼睛,“现在?”

    明明王后等了那么久,如今终于等到了人,怎么突然要走?

    难道不是应该直接开进将军府,将里面搅个天翻地覆么?

    “不是现在难道还是明天不成?哪儿那么多废话,让你开车你就开!”

    绿翘心里窝着火,那种不确定几乎要将她给逼疯,这会儿将烦躁的情绪一股脑都发泄到了自己的心腹身上。

    心腹不敢再多吭声,立即启动汽车,缓缓离开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的悄然无声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,甚至连刚走过去的灵溪和兰馨都没有被惊动。

    绿翘扭头看向走进将军府内的灵溪,牙齿咬得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她才不管这些人想要密谋什么,反正都做好了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的准备。

    管他们要出什么招儿,她都会沉稳应对,谁也别想从她这里讨到便宜!

    载着绿翘的车子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,灵溪和兰馨全程并没有注意,注意力都已经飞到了将军府里,迫切想见到自己牵肠挂肚的那个人!

    她们的到来立即被佣人报告给了柯伽,刚回来连口水都没喝的柯伽接到信儿,立即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兰馨一路走来,心里都七上八下的,直到看到柯伽匆忙走过来,紧绷的脸上这才有了那么一点笑意。

    柯伽冲兰馨点点头,仗着腿长三两步来到她面前,声音无比的温柔,“都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没睡?还特意跑到将军府里?”

    兰馨将柯伽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,确认他身上没有半点伤,这才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立即恢复了之前的冷漠自持,声音淡淡说道,“没事,我就是突然想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灵溪在一旁挤眉弄眼,笑嘻嘻道,“兰姨才不是突然,从你们离开后,她可是担心了一整天呢!对了,平顺呢?怎么没见他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哦,他在房间里还没出来,”柯伽本来想告诉灵溪,平顺在照顾着阿凤,不过想了想,还是让灵溪自己去看的好。

    果然,灵溪顿时紧张起来,就连声音都变得有几分不自然,“你们……你们把她接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柯伽难得好心情地调侃了句,然后伸手指了下阿凤住着的客房,“他们就在那里,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灵溪等得就是这句话,拎起裙摆就快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迫切想要见到平顺,还想看看她心心念念着的,疑似是她母亲的那个神秘阿凤。

    “公主,等等我啊!”

    眼看着灵溪小跑过去,兰馨急了,连忙在后面喊了声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呼唤灵溪并没有注意,还是柯伽轻声毛遂自荐着,“没关系,我可以陪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兰馨仰头看向柯伽,突然勇敢地伸出手,主动握住了柯伽的手,眼神无比温柔,“好!”

    柯伽有些愕然楞在原地,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好一会儿,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“馨儿,你终于肯接受我了,是么?”

    兰馨勇敢看向柯伽的眼睛,无比认真道,“是的,我考虑了很久,或许应该给你一个机会,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柯伽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,整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!原本无论走到哪儿都自信无比的他,这会儿突然变得无比紧张起来,就连说话都开始磕磕巴巴,“馨儿,我……我保证,这辈子都会对你好!无论你做什么想要什么,我拼

    了命都要去为你达成。只要你开心,那我就……就跟着开心。”

    兰馨看着眼前这个手足无措的男人,眼睛笑得完成了两道月牙。

    往日里的他总是运筹帷幄,从来不会被任何事影响,如今却因为她的一句简单的话,紧张成了无所适从,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一丝丝甜美自兰馨心里涤荡开来,就像划过湖面的柳枝,一圈圈晕染了她的心房。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,自己的这个决定好像也不错,而且好像迟到了很多年。

    虽然未来的一切都还是未知数,还有那么多的危机并没有解除。

    可是兰馨却突然想为自己想想,至少,让自己的日子变成彩色,而不是按部就班地呆板度日。

    她应该勇敢迈出这一步,对自己好一些,也对柯伽好一些!

    柯伽整个人激动到手足无措,搓着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好,“馨儿,你放心好了,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看着喜形于色的柯伽,兰馨心里暗自好笑,脸上仍保持着不动声色的沉稳,“好了,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吧,她醒了没有?你告诉我,她有没有可能就是女王?”

    兰馨嘴里的她,不用说,就是平顺和柯伽从那座恶魔岛上带回来的阿凤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阿凤很有可能才是真正的女王,整个人都激动到身体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柯伽轻轻握住阿凤的手,声音里满是宠溺的笑,“等你见到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兰馨一楞,没想到柯伽居然还卖起了关子,无奈摇头,“好吧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意见达成一致,不再多说什么,并肩朝着阿凤住着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而之前离开的平顺和兰馨,已经快步来到了阿凤的住处,伸手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静悄悄的,平顺指了指床,“她就在哪儿,应该还没有醒过来,你过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灵溪重重点头,迈出去的步子变得无比轻盈,落地无声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面对很可能近在眼前的真相,居然有了种想要逃开的冲动。

    也许是希望越大,就害怕失望越大吧,灵溪强压住快要跳出来的心口,步子迈得缓慢。眼前那个静静睡在床上的,到底是不是她真正的生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