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569章 妈咪,我是您的女儿灵溪…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69章妈咪,我是您的女儿灵溪…

    灵溪心里无限的忐忑,却不得不鼓起勇气过去确认。

    随着她一步步往前迈进,呼吸不由跟着屏住,心狂跳的几乎要跃出胸腔。

    等灵溪终于在床边停下来,视线里出现的,赫然是仍在昏迷中的阿凤。

    柯伽和平顺将阿凤带回来时,已经让女佣帮她仔细梳洗了一番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穿着得体的睡衣,原先蓬乱的发也被洗得柔顺光亮,瀑布般垂在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她静静躺着,均匀的呼吸声几不可闻,鼻翼有规律的掀动着,远远看过去,就像个童话里传说的睡美人。

    灵溪只是看了那么一眼,就觉得有种酸楚从心底窜到了鼻头,令她眼中蓄满了热泪。

    眼前躺着的这个,才是真正生育了她的母亲啊!

    虽然她们之间并没有任何话语,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对视过半秒中。

    但是奇妙的血缘关系清楚无误地告诉了灵溪,眼前的这个,才是她的生母!

    泪水早已经将灵溪的视线模糊,她死死咬住嘴唇,不让眼泪滚落下来,神情激动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阿凤。

    此时的灵溪心头有千言万语,喉头却像被什么给塞住了似得,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手紧紧握成拳,又颓然松开,茫然无措了几秒后,再次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内心无比激动下,灵溪彻底手足无措起来,就连瘦弱的肩膀,都跟着微微轻颤着。

    平顺陪着灵溪静默站着,目睹了她激动无比的情绪,轻轻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无声给予她鼓励。

    感受到来自于平顺的温暖,灵溪下意识扭头看了他一眼,终于再也不用支撑假装,委顿靠在平顺的怀里,小声啜泣着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半点埋怨阿凤的意思,只在心里痛恨自己长大的太满,所以才拖了十多年,才跟自己的生母见面!

    都说母女连心,这些年自己不在她的身边,想必她肯定过得很苦吧?

    灵溪只觉得自己心里越来越酸,右手微颤伸出,想要去握住阿凤的手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年的分离,一直都是兰姨在照顾着她,包揽替代了母亲需要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灵溪仍记得,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,是多么想投入母亲的怀抱,让她温柔抚摸着自己的秀发啊!

    如今她的生母就在眼前,虽然人还没有醒来,可是她已经迫不及待,想要握住她那只饱经了岁月沧桑的手,告诉她自己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灵溪白、皙的手小心翼翼伸过去,轻轻包裹住阿凤的手,嘴角忍不住上扬,带着肖想许久如今终于实现的小幸福。

    她的嘴角弧度弯的可爱,手上微微用力,感受着阿凤手掌的体温,内心无比惬意。

    这是来自母亲的体温,多么熟悉而又陌生。

    她渴盼了多年的场景,如今竟然真的实现了……

    灵溪甜滋滋的心头涌上抹酸楚,按耐许久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,自眼角盈盈滚落。

    平顺心疼地看着无声流泪的灵溪,毫不犹豫伸出大手,擦拭掉她眼角的泪痕,声音无比温柔,“这刚见面,怎么还哭了呢?”

    灵溪吸了下红彤彤的鼻头,笑脸里带着几分哭腔,“我是高兴,是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知道你是高兴,那也不要高兴到掉眼泪啊!”平顺轻轻拍着灵溪的背,像哄孩子似得耐心,“应该开怀大笑啊,笑一个才美。”

    灵溪轻咬下唇,楚楚看向平顺,眼神格外的无助。

    终于见到失散多年的生母,她也知道自己应该笑的。

    可是心里就是弥漫着股酸楚,怎么都笑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那是久别经年的无奈和遗憾,是重逢的喜悦都无法填满削平的淡淡酸涩。

    平顺知道灵溪如今是百般滋味在心头,他没有再出声,只是轻拍着灵溪的背,用最温柔的目光鼓励着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原本静静躺在床上的阿凤睫毛微微掀动了两下,似乎有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灵溪立即看到,瞬间屏息静气,眼睛一秒不敢眨眼地盯视着阿凤,生怕会错过她醒来似得。

    随着扇儿般浓密的长睫毛微微翕动,不到两秒种,阿凤就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宛如璀璨的星空,晶亮深邃,就像苍穹内深藏的蓝色黑洞,瞬间可以吸走人的灵魂,令他们留恋在其中不舍得离去。

    灵溪注视着阿凤,就像在看自己似得,那种感觉是如此的温馨,又带着几分怪异。

    她一直盼望着见到母亲,可是真的见到,却觉得无论做什么都不自然,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似得。

    阿凤察觉到被注视,立即偏头看向灵溪,精致的眉头微皱起来,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盯着我看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格外清朗,又夹杂一丝丝柔糯的甜,听得灵溪笑脸舒展,“我是你的女儿啊,妈咪,你还记得我么?”

    “女儿?”阿凤眼睑瞬间垂下,似乎在记忆里搜寻着什么,“你是我的女儿?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女儿?”灵溪耐心解释着,哽咽再度俘虏了她的音调,颤巍巍说道,“妈咪,你还记得么?我们已经分开了十三年,整整十三年啊!我就是你生下的宝贝女儿,是你最疼爱的小公主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女儿?最疼爱的小公主?”阿凤低声喃喃着,原本晶亮的眼眸变得茫然起来,“谁是我的女儿?我的女儿在哪儿?”

    刚醒过来时的阿凤,神志基本是清醒的,所以才会对周围陌生的环境十分的茫然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灵溪的问话,阿凤不由糊涂起来,越想觉得脑子里的东西越乱,简直就像乱麻似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那些纷乱的思绪在她脑海里横冲直撞,越多越乱,最终搅合成一团麻,理得她脑壳痛得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儿,我的女儿,谁见到了我的女儿?”

    阿凤痛苦捂住自己的头,眼神已经彻底茫然起来,里面藏满了对未知的恐慌和胆怯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敢去看灵溪的眼睛,捂住头将身体往墙边缩去,“不要伤害我的女儿,不要伤害她!”见到神志迷乱的阿凤,灵溪好不容易安抚好的情绪再度崩溃,透过模糊的泪眼朝阿凤身边凑趣,“妈咪,你不要害怕,我是灵溪啊,是你的亲生女儿,绝对不会伤害你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