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571章宫里那个冒牌货…

    柯蒂斯跟着点头,“是啊,王后我可是经常见的,从来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高贵端庄,和蔼可亲,怎么会是假的呢?”柯伽嫌弃地看着两个笨蛋,毫不客气翻了个白眼,“说你们笨你们还真不是一般的蠢,哪有从小被换了身份的事?这件事说起来更玄妙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,如今宫里的那

    个楚凤仪,根本就是绿翘假冒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柯蒂斯听得更纳闷了,“绿翘?谁是绿翘?”

    他之前年纪小,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绿翘的名字。

    风习子倒是认识绿翘的,听到这个名字,眼前浮现的是绿翘黝黑的普通长相。

    他不由看向床上躺着的阿凤,满脸震惊道,“绿翘?居然是她?这不可能,一千万个不可能!”

    身为一名神医,风习子十分了解易容术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目前并没有任何手段,可以让人完全易容成别人的样子,而且生活中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柯伽是个直性子,见两人不信,也懒得多跟他们解释,烦躁地摆手道,“你们不信算了,总之她才是真正的女王,宫里那个是个莫冒牌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叔叔,有什么内情你得告诉我们啊,这样我们才好明白前因后果不是?”柯蒂斯的好奇心被调了起来,只想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风习子也不爽地瞪向柯伽,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不要拐来拐去地绕弯子。你要是不说,我可走了啊!”

    说着,风习子做出生气拂袖离去的样子,摆明了非要弄清楚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这下可把灵溪给急坏了,她生怕风习子就这么走了,连忙不好意思地冲他说道,“抱歉,这件事说来话长,可不可以请神医帮我母亲诊治,我在旁边慢慢讲给你们听。”

    风习子向来怜香惜玉,更何况如今央求着他的,是温言细语的灵溪呢?他有些尴尬地摸了下鼻子,彬彬有礼道,“公主,这句话严重了,身为医生我自然是以救死扶伤为本分的。就是我有些不明白,你们为什么要说宫里的那位王后是假的?她

    明明一直生活在皇宫里啊。”“是啊,她确实一直生活在皇宫里,享受着锦衣玉食的待遇。”灵溪眼神变得黯然下来,“可是我真正的母亲,却颠沛流离在外面受苦,甚至就连神智,都早已经不清楚,眼

    下只要三岁孩子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先来看看她的病症,其他先不着急说。”风习子立刻严肃起来,两步迈到床边,伸手想要去摸阿凤的手腕,“来,我帮你把脉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心里不太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是真正的王后,但是灵溪都这么说了,这世上应该不会有人认错自己的母亲吧?

    更何况这个母亲如今境况落魄,根本无法与皇宫里的王后相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血脉至亲的话,灵溪没必要撒这个谎。

    看着朝自己伸出手的风习子,阿凤眼神惊惧地摇头,整个人往后退,紧紧反手抱着自己,瑟缩在墙角边。

    自从她醒来后,就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。

    既没有常年笑呵呵的鲍叔,也没有她住习惯了的破房子。

    她虽然神智有些不太清楚,可是并不是十成十的傻,这会儿见到突然多出来那么多陌生人,本能地想要躲避所有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些目光藏着的东西太深奥,以阿凤目前只有三岁的智商来说,根本就看不懂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就像只受伤的小鹿,蓝色的眼眸格外澄净,警惕地审视着每一个人,突然高声说道,“我要鲍叔,鲍叔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说着,阿凤就鼓起所有的勇气,猛地从床上下来,光着脚踩在地上,在房间里四处寻找起来,“鲍叔,你在哪儿?阿凤好怕,你快出来啊鲍叔。”

    看着突然发狂起来的阿凤,灵溪第一个冲了上去,扶住了她的手臂,“妈咪,你先不要怕,我是你的女儿,这里很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兰馨跟着冲过来,附和着点头,“是啊女王,我们是你的至亲好友,绝对不会伤害你的。你先试着安静下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阿凤正急着寻找鲍叔,面对突然凑到自己身边的阿凤和兰馨,不满地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她瞪着眼睛在两人脸上看了一眼,十分果断的将灵溪推开,“走开,我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这一下阿凤用足了力气,将灵溪推得一个趔趄,朝后面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平顺和柯蒂斯同事关切大喊,朝灵溪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话音刚落,已经冲到了灵溪的身边。

    柯蒂斯准备来个英雄救美,然而平顺比他更快,已经将灵溪搂在怀里,潇洒转了个身。

    他动作无比优雅,转的灵溪有些头晕目眩,下意识愣怔看向平顺帅气的侧颜,暂时忘掉了被阿凤推开的难过。

    柯蒂斯被平顺抢了先机,气得狠狠瞪他一眼,重重挥了下手,黑沉着脸走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灵溪已经从刚才差点被摔倒的惊吓中回过神来,诚心向平顺道谢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因为这是下意识的举动,保护你是我这辈子的本能反应。”平顺轻声说着,握住灵溪的手微微用力,用行动给予她鼓励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间,全心全意照顾着阿凤的兰馨并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她此时早已经被泪水模糊了眼眶,无比痛心地看着眼前的阿凤,“女王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女人,真的是她侍奉了多年,运筹帷幄的女王么?

    往日里的女王高高在上,金贵无比,如今在屋子里来回打转的这个,分明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低能儿。

    阿凤看向兰馨,不解地偏头问道,“咦,你怎么哭了?是不是肚子饿了?我肚子饿时也会哭呢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这句话还好,一说出去,灵溪的眼泪立即无法控制地横流涌出。

    “妈咪她,她居然被饿到哭……”灵溪哽咽着,觉得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凌迟似得,令她痛心不已。平顺单臂拥着灵溪,轻轻拍着她的肩膀,“没关系,那些都过去了,现在有你在,她会越来越好的。”